萬眾矚目的中央電視臺羊年春晚如期而來並圓滿落下帷幕,十余億人在家家團圓時圍爐夜看這臺給所有家庭帶來歡樂、吉祥、祝福的電視文藝晚會,一臺臺電視機播放著這同一臺精彩紛呈的文藝晚會,把全國人民凝聚在一起,共度美好幸福愉快的“守歲”之夜。[詳細>>]
  客觀地説,有些年沒有“正視”過“央視春晚”了!不知何故?可能是因為與我的心理期待距離多了些,每每屆臨,都不能提起興趣。但又一想,實在是大可不必,春晚的最高意義是圖一個喜氣祥和的節日氛圍,也許此刻的藝術性要求原本就不合時宜,于是就淡然處之。[詳細>>]
  家與回家,是整個春節文化最核心的主旋律,今年使用這個主題,貫穿這個主題,明年呢?如何在此前提下再尋新意又不失傳統,既體現主創者的用意又留存大眾的基本需求,或者,既努力應合大眾需求又不失藝術創作的時代創新要求,這是一種極具難度也極具興奮點的挑戰。[詳細>>]
  《這不是我的》演員我了解不多,因工作緣故,與苗阜在北京曾有過一面之交。後來聽過他與王聲的幾段相聲,印象不錯。他哥倆舞臺上給我的感覺是“新相聲人”,即舞臺上自然流露出的氣質,能與所處的這個時代相吻合,是能説“新相聲”的人。[詳細>>]
  這三十來年,除夕夜看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漸成新年俗。盡管近年每次春晚後觀眾都會有不少意見,但有意見恰説明人家看了,還挺在意;就是沒看的,恐怕年中年後也會説到春晚。春晚,成了春節繞不開的話題,看春晚説春晚包括給春晚挑毛病,也漸成“民俗” 。[詳細>>]
  一年又一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早已成為除夕夜每個家庭餐桌上一道“不可或缺”的家常菜。羊年春晚, 36個節目在4個多小時的時間裏逐一亮相,或是賞心悅目、或是妙語解頤、或是發人深省。總導演哈文對于這臺晚會有著嚴苛的標準,只有“好節目才是硬道理”。[詳細>>]
  在電視節目領域,春晚幾乎是最難做的一道菜。春晚承載的意向之明確,形式之傳統,氣氛之固定,乃至話題范圍之統一,都是創作春晚難以逾越的問題。眾多的既定元素直接限制了節目內容的選擇與表現手法,這正是春晚創新最大的障礙與難點。[詳細>>]
  歌曲反串節目更是廣受歡迎,新浪網友“等太陽的人luky”為今年的春晚歌曲反串點讚,指出這個節目中流行歌手唱傳統歌曲,傳統歌手唱流行歌曲,別有一番味道。還有一位騰訊網友説:“歌曲反串制造了反差,頗具新意,廣場舞大媽再也不用擔心沒曲子了!”[詳細>>]
  隨著2015羊年春晚的落幕,或許有愈發挑剔的觀眾會抱怨女神不美,遺憾沒能看到“小鮮肉”,嘆息沒能搶到春晚派發的紅包。但在“不百分百完美”之余,我們也能看到很多亮點:大尺度反腐的相聲、狂飚美聲的“烤串姐”、合二為一的神曲等等。[詳細>>]
  有人提醒,春晚不應讓人們“抱著手機不撒手”,切莫讓商業紅包衝淡親情。應該説,電商的加入,的確為春晚注入了新鮮的力量,提高了關注度,但關注替代不了欣賞。從這個角度講,羊年央視春晚還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但總的來説瑕不掩瑜。[詳細>>]
  今年,形勢似乎出現了逆轉。今年央視春晚和北京臺春晚,這兩臺最受關注的春晚舞臺上,相聲作品的數量和質量都在提升,央視突出了反腐的內容,同時也加大了諷刺現實的作品力度。苗阜、王聲、岳雲鵬等人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重啟了相聲諷刺現實的傳統功效。[詳細>>]
  無論是唱出自強民族傳説的《中華好兒孫》,還是舞出武術魂的《江山如畫》;無論是融入全息成像技術的《蜀繡》,還是展現傳統雜技風採的《青花瓷》;無論是充滿創意的流行歌曲和京劇混搭,還是純粹自然的戲曲聯唱,都為觀眾奉上了美輪美奐的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産特色菜。[詳細>>]
  新浪網友宋玉峰在博客中説。隨著“反腐三部曲”的登場,“你這拍馬屁的功夫都是血液裏流淌的。”“別總想著領導喜歡什麼,多想想老百姓需要什麼吧!”等反腐金句也迅速在網友中流傳。在觀眾歡笑的同時,反腐作品也把諷刺真正融入了語言類節目中,真正起到針砭時弊的作用。[詳細>>]
  一旦“化裝”了去進行表演,就不是曲藝包括相聲的表演了。從這個意義上説,那種“化裝”了的“相聲”表演,即打扮成故事中人物模樣並借助某些道具的代言式表演,幾近于“活報劇”或者説“戲劇小品” ,不是真正典范的曲藝即相聲的表演,故而不應鼓勵和提倡。[詳細>>]
  在藍白相間、牡丹花盛開的天幕下,一位妙齡少女頭頂瓷碗端坐于男子單腿之上,清新俊雅好似青花瓷上一彎美麗的紋飾。隨著舒緩妙曼音樂的彌漫,凝固的雕塑泛起了生命,少女開始在雲中漫步,一個由雜技《頂碗》演繹的《青花瓷》唯美的畫卷徐徐展示開來。[詳細>>]
  像周家宏一樣,年輕的魔術師知識豐富、思維活躍,能接受新鮮事物,有創新意識,是未來魔術行業的生力軍,中國魔術將由于他們的參與,走上高科技含量、高知識水平、創新有為的發展道路。[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