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大美意境《青花瓷》——2015年央視春晚雜技簡評

時間:2015年03月02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郭雲鵬

 

2015年央視春晚雜技《青花瓷》 

  在藍白相間、牡丹花盛開的天幕下,一位妙齡少女頭頂瓷碗端坐于男子單腿之上,清新俊雅好似青花瓷上一彎美麗的紋飾。隨著舒緩妙曼音樂的彌漫,凝固的雕塑泛起了生命,少女開始在雲中漫步,一個由雜技《頂碗》演繹的《青花瓷》唯美的畫卷徐徐展示開來……

  瓷碗,原本是普通的生活器具,可是在雜技藝術家天馬行空的藝術創造力下,演化成舞臺表演的道具,賦予了新的生命力!一摞摞瓷碗,無論是在演員的腳上還是頭頂,無論是在旋轉還是翻騰,它始終紋絲不動,而其背後,則是雜技演員對動與靜的精準把握與掌控。在2015年央視春晚上,編導們將雜技《頂碗》節目再次進行藝術創作,青花瓷是充滿中國風韻的藝術精品,與《頂碗》中的“碗”天然契合,其清雅脫俗的紋飾、濃重明艷的呈色,與雜技動與靜轉化中呈現出的變化無窮的藝術造型完美融合,使中國傳統雜技的美學韻味得以升華。在《青花瓷》這一作品中,無論是演員服飾、道具瓷碗,還是舞臺背景、燈光,都洋溢著“青花”的元素,充滿了“中國味道”。而“單臂舉單手頂滾臥起腰”、“腳舉碗變單臂倒立回碗”、“雙舉頂後下腰滾臥起腰”等高難度雜技動作的連番上演,三人與雙人的對手技巧漸變展現,配合默契的演員們時而輕盈地倒立、翻轉,時而奮然地拋接、力舉……舞臺上雕塑般的造型之美與靜中有動、動靜結合的律動之美交替呈現,讓觀眾隨之徜徉在青花瓷韻的大美意境中,唯美浪漫回味悠遠。尤其是一位女演員從夾在雙腳間的一摞碗中倒出清水這一環節的巧妙設計,讓節目平添了幾分乖巧和靈動。雖然節目只有短短的四分多鐘,但整個表演中高難驚險的雜技技巧已足以讓現場所有觀眾為之震撼、為之傾倒,央視一號演播廳為其響起了近20次掌聲!

  而讓我們為之叫好的,還有帶來這個精品節目的四川省遂寧雜技團。不僅因為他們代表雜技界,把這門有著悠久歷史的中國優秀傳統藝術展現在央視春晚這個大舞臺,更因為該團是國內第一個登上央視春晚的民營雜技院團!這個成立40年,從巴山蜀水民間鄉土走出的雜技團,沒有國家的一分資助,自力更生,不斷發展壯大,而且能夠不斷編創出高水準的雜技節目,在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法國巴黎“明日”國際雜技節、意大利拉蒂那國際馬戲節、俄羅斯國際馬戲節等國際重大賽場不斷取得優異成績,讓人不由地心生敬意,為他們豎起大拇指。

  雜技《頂碗》是一個源于中國,可謂“純粹”的本土節目。在考古發掘的2000多年前漢墓石磚上就已有“單手倒立頂碗”的表演形象。雜技藝術家夏菊花就是因為將《頂碗》表演得爐火純青,贏得了“頂碗皇後”的美譽;1983年,武漢雜技團的李莉萍憑借《頂碗》的完美表演,在有“國際雜技界奧林匹克”之稱的第九屆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上,為中國雜技界摘取第一個“金小醜”獎;上世紀九十年代,大連雜技團、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等雜技院團又創新出一係列《頂碗》的高難技巧,將這一中國傳統節目推上了新的高度;2004年,中國雜技團對《頂碗》節目再次革新,文活武演,開創性地加入出手拋接動作,創作出大氣磅薄、氣勢恢宏的《十三人頂碗》 ,並再次捧得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金小醜”獎!

  究尋《頂碗》的發展脈絡,我們不難看出,類似《頂碗》的一些傳統雜技節目,經過幾十年的發展,被好幾代雜技人傳承演繹,動作技巧達到一個相當高的水平,已經非常成熟。而追求更高的技巧難度終歸要受到人體生理極限的制約,創作一個全新樣式的節目可謂難上加難,絕非易事。對于這類傳統雜技節目,在“拼技術”的同時更要“拼創意”,進行獨辟蹊徑的創新編排,體現獨特的藝術風格和審美取向,拓展藝術本體的張力,才能讓其煥發新的生命力。此外,選取和挖掘中國傳統文化,創造極具中國元素符號和文化內涵的雜技作品,無論在國內外賽場,還是商業演出市場,都倍受推崇和青睞。這將是未來中國雜技藝術發展的必然走向!

  筆者曾親歷2014年第十三屆莫斯科青少年國際馬戲節,見證了遂寧雜技團《頂碗》演員以精湛的技藝表演完畢後,馬戲節主席馬克西姆·尼古林帶頭起立鼓掌,隨後全體評委、全場觀眾起立,為中國演員的精彩表演報以經久不息的掌聲,最後捧得金獎凱旋而歸的全過程。雜技《頂碗》正是因為獲得此項國際金獎而被春晚節目組選中的。不過,由于央視春晚演出時長的限制,原來由七人表演的節目被精減到三人出演,完整的節目被“片段化”;而表演中過多的雜技技巧“炫技”,讓節目的藝術性打了折扣;有時電視轉播鏡頭的切換、畫面的捕捉沒有將節目最精彩的一瞬完美展示,給熱愛雜技的觀眾們留下些許的遺憾……


(編輯: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