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崛起的中國魔術新生代——從2015央視春晚魔術説起

時間:2015年03月02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徐 秋

 

2015年央視春晚魔術《紙牌幻想》 

   

  2015年央視春晚魔術表演者周家宏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新人,《紙牌幻想》是他正式演出的首秀。在演出後採訪中他坦言“從沒想過會被春晚選中並留到最後” ,現在是“如釋重負” ,今後發展“還沒想過” ,一臉笑意,一臉萌態。

  當然周家宏不是純粹的“白丁”,他在紙牌魔術上有一套,比如拿一張牌在手裏看好點數,晃晃就變成另一張了,比如一副牌看上去完全正常,轉眼就每張上都有了一個洞,可以套在手指頭上旋轉……都讓人驚訝,也因此獲得了魔術比賽上很好的獎項(不如此也入不了春晚的法眼),但是大年三十晚上所表演的並不是他更有技術含量和原創元素的獲獎節目,而是一套以道具魔術為主的表演,令內行觀眾大呼不過癮,當然普通觀眾未必覺得不好。對一點不能出差錯的春晚演出來説,換節目也是“難演”的題中之義,他經受住了,表現還可以,有功力。

  相信在主持人介紹他是一個公司職員時,觀眾會感到一點驚訝:“業余的也會演得好嗎?”其實在我們眼中,這一點都不奇怪。在國外演得好的業余魔術師多了去了,拿世界魔術比賽總冠軍的都有。在中國,隨著整個社會的富裕、多元和百姓文化素質的提高,“高手在民間”、“自古英雄出少年”也已經多見了,《星光大道》等海選比賽中,能唱能演的業余高手不是層出不窮?魔術也一樣。

  在我心中好的業余魔術師一般分兩種,一種是無限接近專業的,從形象到表演都非常“精英”,節目也很有娛樂性,沒走職業化道路,純粹因為偶然。另一種就是劍走偏鋒式的了,表演帶有其職業、生活和個性的特徵,節目切入角度十分新穎,但由于抓住了魔術藝術規律,也能一擊即中。周家宏算哪一類?可能偏前者吧。

  二

  近年來,亞洲地區好的年輕魔術師越來越多,除了社會經濟發展的原因,也和各國魔術文化的不斷交流有關,比如更有效率的現代魔術傳承方式的普及。

  傳統的魔術傳承方式是什麼樣呢?説起來可憐。首先要有過硬的人際關係,要想辦法認識人,獲得引見,待老師認可,建立起師生感情,才能真正開始學習。傳統魔術教學特別注重學生品行,因為魔術秘密是把雙刃劍,同樣的方法,有的會拿去做老千,有的會用作裝神弄鬼,有的會老老實實作藝、清清白白做人,老師要較長時間考察學生,一點點教,把精彩的留在最後。東西都在老師的心裏,教不教,何時教,全看老師的意願。即使一切順利,老師願意全教,學生也只是在跟一個老師學習,眼界是不寬的。這是有老師的情況,沒有老師的就更慘了。那些在大街上教魔術的往往都只會幾個小表演,主要精力都放在觀察觀眾對魔術的興趣上,一旦發現有“入神”的,就會停止演出,全力以赴,利用其對魔術的好奇“把水火點” (了解經濟狀況) ,將能掙的錢都掙走。因此在過去,魔術愛好者或是因為不得其門而入或是因為不願上當受騙,許多都靠自己琢磨來猜、試魔術,進步非常緩慢。

  而現代魔術學習方式就非常快捷了,比如“魔術大會”,這是由行業協會年會發展而來的大型魔術交流活動,將原來只為魔術師服務的比賽評獎發展成為也為魔術愛好者服務的比賽評獎、示范演出、名師講座和道具市場四大內容,將原來只存在于特定師生間的魔術傳授變成了大會內部的集體分享。其中國際大型魔術大會是最受歡迎的,組織者會把世界范圍內最優秀的魔術師、魔術演出、魔術愛好者、魔術老師、道具工廠、道具商店、魔術學校整合到一起,魔術愛好者只要買票就可以現場看到最好的演出,面對面接觸到最好的老師,購買到最新的道具,聽到最好的講座,和大批同好進行最具體的交流,滿足進入行業、建立榮譽、交流經驗、流通物資等諸多需求。

  魔術大會當然有商業的考慮:魔術師為什麼要將只為魔術師服務的年會擴大到為魔術愛好者服務的大會?是因為魔術師需要更多的演出,魔術用品生産商需要更多的買家,魔術老師需要更多的學生……至今也有人質疑這種商業化的魔術交流方式過于簡單,只要交上費用,人人都可以學習,沒有認真的人品考察和行規教育,導致魚龍混雜,甚至帶來了一批“我知道,我告訴大家”的解密者,但正面效應就是極有效率地激活了廣大青年人的魔術能量,批量化地為魔術的發展繁榮培養了用之不竭的人才。

  三

  上世紀末,中國雜協代表中國魔術界同世界上最大的幾個魔術組織建立了聯係,雖然加入世界魔術大家庭的時間比“四小龍”晚了一點,但中國人勁頭足,進步快,不但積極“走出去”,組織魔術師參與世界各地的魔術活動,也頻繁“請進來”,毫不遜色地主辦各類魔術活動,有力地推動了中國魔術發展,培養了大批的年輕魔術愛好者。2009北京世界魔術大會影響的一批年輕人許多都成為了新一代魔術工作者:

  一是成為專業演員,加入專業團體或自組表演團體。這幾年許多雜技團都招募了大學生出身的魔術師,推出了以魔術為主要內容的新晚會。尹浩、胡金玲、楊小磊等相繼獲得全國專業魔術比賽金獎,傅琰東、鄧男子等逐步成為國內外有影響的著名魔術師。

  二是成立魔術經濟公司、工作室。第二屆中國北京國際魔術大會上,國際魔術師協會主席托尼·哈悉尼向北京阿拉索魔術公司頒發了“梅林獎”,表彰其在魔術交流活動中所做的貢獻。阿拉索魔術工作室是一家主要成員來自“高校魔術聯盟”的魔術經紀公司,至今部分人員仍與“高魔”重合。他們與政府部門合作,協辦各類比賽、活動,簽約國內一流魔術師,推出大型魔幻專場、小劇場魔術專場演出,目前公司已從當初的幾個人發展到幾十人,工資也達到了同行業平均最高。

  三是成為魔術産品供應商、魔術培訓公司負責人。“魔術8000”是一家涉足魔術行業的電子商務公司,通過持續的客戶積累、強大的線上功能,依托于直營、特許授權、線上線下等互動經營形式,已經全范圍覆蓋了國內及國際B 2 B、B 2 C等平臺市場,2014年實現了年度産品銷售及魔術文化演繹銷售共計1200余萬元、“雙十一”淘寶日銷售36萬元,營業額破中國魔術産業紀錄。

  在過去,中國魔術行業的主要構成是演員,需要演出、道具、技術時,都要找外國的供應商,而現在這一切我們自己就可以解決了。

  像周家宏一樣,年輕的魔術師知識豐富、思維活躍,能接受新鮮事物,有創新意識,是未來魔術行業的生力軍,中國魔術將由于他們的參與,走上高科技含量、高知識水平、創新有為的發展道路。


(編輯:高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