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譽參半的今日頭條前路漫漫
  6月3日,今日頭條創始人兼CEO張一鳴向媒體宣布“今日頭條”本周獲得1億美元的第三輪融資,而投資方對其估值至少達到5億美元(30億元人民幣)。
  一時間行業裏掀起爭辯,正方津津樂道地解析這款新聞資訊應用走紅的秘訣,反方則不遺余力地抨擊它竊取知識産權的不良行為。毀譽參半的今日頭條究竟承受著怎樣的雙重評價?未來的今日頭條又將如何發展?
1.jpg
  在傳統的新聞客戶端産品上,用戶閱讀到的新聞大都是經過編輯篩選的,有著很強的編輯意志在裏面,而在今日頭條的産品裏,這種人的主觀因素被最大限度的削弱。
  今日頭條背後倚仗的是IT領域前沿的推薦引擎和機器學習相關的技術,通過分析用戶的行為習慣,由機器判斷哪些信息是用戶感興趣的,進而向其進行推送。
  簡而言之,在今日頭條上,你看到符合自己興趣信息的概率要遠超過其他同類型的産品。這意味著,每個用戶在其首頁上看到的新聞都是不同的,正如今日頭條登陸頁上的那句廣告語所説——“你關心的才是頭條”。相比之下,傳統新聞客戶端打開之後都是千人一面。另外,隨著用戶使用時間的增加,今日頭條推送的新聞也會越發精準。
  對于今日頭條這樣的內容分發應用,除了産品本身技術層面的挑戰,更大的挑戰在于要獲取到足夠多的原始信息,只有收集到足夠多的信息,個性化的分發才可能實現。這次今日頭條的侵權麻煩正是出現在收集信息的這一環節上,一些媒體指責今日頭條未經許可抓取了它們的內容,而今日頭條則辯稱,主觀上並沒有侵權的意圖,只是為了方便用戶閱讀,對一些對移動端支持不夠的網站進行了轉碼,並且也承認這種做法存在爭議。
  在今日頭條的引領之下,從2013年開始,搜狐、網易以及百度的新聞客戶端産品紛紛開始向今日頭條靠攏,將推薦引擎技術引入自己的産品中。
  從2012年下半年産品上線,經過近兩年時間的發展,眼下今日頭條的用戶規模已經超過1億,其中日活躍用戶已經超過1000萬,月活躍用戶達到4000萬。 【閱讀詳細】
2.jpg
今日頭條的創新,在于它對新聞渠道的徹底重組,基于破壞性技術的産品通常價格更低、性能更簡單、體積更小,而且通常更為方便消費者使用。
3.jpg
與其説搜狐起訴今日頭條是一場商業戰爭,不妨説這是傳統媒體與移動新聞閱讀平臺的革命之戰,創新模式PK傳統巨頭,今日頭條是成了移動互聯網上的“攪局者”。
11.jpg
  6月24日,搜狐公司宣布對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今日頭條)侵犯著作權不正當競爭行為提起訴訟,要求對方立刻停止侵權行為,刊登道歉聲明,並賠償經濟損失1100萬元。
在此之前,也有新京報網、21世紀網等多家媒體以及眾多媒體人多次聲討今日頭條“搬運”新聞的行為,而其也剛剛與《廣州日報》結束著作權訴訟。
  遺憾的是,筆者並未看出今日頭條真正對其行為的反思。在其官網上,今日頭條的“合作聲明”醒目的提醒著新聞的生産者們:如媒體不希望內容被《今日頭條》推薦,請及時郵件至某某郵箱,或在網站頁面中根據拒絕蜘蛛協議加注拒絕收錄的標記,我們將對有異議的內容採取斷開鏈接的做法。也就是説,“碼農”告訴各位媒體,如果你不想被侵權,請主動聯係今日頭條,或者在網絡頁面中加以標記,仍然背離了著作權法“先許可,後使用”的基本原則。
  有業內人士指出,新技術的發展,將會給傳統媒體帶來更多衝擊。但技術的發展不應當帶來版權保護的惡化。如果靠“搬運”內容可以暴富,誰還願意“生産”內容?如果基本的著作權得不到保障,我們的文化産業如何發展?
  我們關注的版權問題,會是今日頭條的頭條嗎?【閱讀詳細】
22.jpg
普通鏈接如果是完整展現、對原網頁不做任何調整或者改動,與搜索引擎類似,不構成侵權。但如果通過技術轉碼進行優化,屏蔽掉原網頁的廣告或其他內容,存在版權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雙重風險。
4.jpg
只懂得“拿來”,學不會創造,無論披著什麼新潮外衣,都注定是皇帝的新裝。網絡不是巧取豪奪的江湖,必須堅守“先許可,後使用”的原則。
未標題-1.png
  “今日頭條”獲得上億融資,其後估值上到5億之後,立即引發了媒體界的大地震。不過我説句醜話在前頭,這都屬于這些媒體界人士的先是“羨慕嫉妒恨”、然後“也想分杯羹”所致。理由是考慮一個反向事實,那就是如果“今日頭條”只值5千?是的,當今日頭條剛起步的時候,這幫也想分杯羹的早幹嘛去了呢?
   答案是之前維權不值得,收益太低。成本/收益問題永遠是精明計算的第一考量。這就是辜朝明在解釋2008年以來的金融危機時説的,流動性不足不是因為企業沒錢,是因為企業有錢先去平自己的資産負載表,不是用于再投資。因為這個時候缺錢,你有點錢就可以壓低還錢的成本。
   對今日頭條的維權是兩階段策略。第一階段,一個小APP,你覺得反正它也沒錢,維權不值得,因為收益率太低;第二個階段,忽成大金豬,它有錢了,所以比較盡管很高的維權成本,但預期收益上去了,所以大家就跳出來維權。
   換個例子,也是一樣。比如説“騰訊大家”上的文章被一個小破網站侵權使用了,你會怎麼辦呢?通常就是聽之任之。就算打一個電話過去讓其下架,你都覺得沒有必要,因為實在是太不值得了。但如果是一個大的網站侵權,你會怎麼辦呢?保留證據到一定的量,足以證明是係統性侵權,然後有足夠的收益的時候,你再維權。所以還是成本收益的考慮。【閱讀詳細】
33.jpg
版權是一種基礎的財産權利,可以放棄,但不能強制或者被誘導放棄。那麼,如果“今日頭條”的供應方完全是不在乎版權的自媒體,我們沒任何意見,我們樂見其成“今日頭條”是一個自媒體大雜燴。
44.jpg
今日頭條的潛在價值是背後這一套引擎,可復制性非常強,在不同的垂直領域都可能有發展,從而形成各種入口。這套後臺引擎,我想是大家對今日頭條如此估值的很主要的一個理由。
結束語
  隨著不斷有大型媒體機構對今日頭條發起版權訴訟,可想未來今日頭條的版權費用將大舉抬高,網絡爬蟲的免費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也看到,很多之前猛烈抨擊今日頭條的媒體機構,在與後者接觸後,也逐步與今日頭條達成和解。一方面有流量,另一方面有錢賺,傳統媒體機構不僅找到了存在感,更找到了內容變現的另一種方式——別説蒼蠅太小不是肉,傳統媒體機構本已沒有多少肉可以啃了!
  今日頭條的巨大流量和相對科學的推薦機制,可以保證自媒體內容快速傳播,而這和微信公眾賬號的封閉、信息流轉不便完全不同。好的原創內容和編輯再加工的內容,完全有可能憑借今日頭條這個平臺,獲得更大的關注度。
  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之下,渠道為王。今日頭條受到資本的追捧就是一個例證。今日頭條本身不做內容,它沒有雇用一個記者或者編輯,只是基于復雜的數學模型給讀者推送新聞信息。究其實質,今日頭條就是一個新聞信息傳播的渠道。
  那麼內容到底重不重要?紙媒們大多信奉“內容為王”,但是“內容為王”其實是個偽命題。不是所有內容都能稱王的,只有高質量、稀缺的內容才能稱王。
背景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