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述五常大米“Q彈”背後的故事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 圖片視頻娛樂時尚 體育 汽車科技食品
8月中旬,站在稻浪滾滾、稻香陣陣的田野上,黑龍江省五常市喬府大院農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喬文志對新華網一行説,作為頭頂五項桂冠的五常大米,它的“好”和“真”一直被世人津津樂道。在保“好”保“真”的路上,公司經歷了不少困難,闖過很多難關,已成為我國農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
精彩觀點
1

坊間説‘五常大米行天下,天下大米亂五常’,您覺得五常大米好在哪裏?過去在‘真’上存在哪些問題?

坊間説‘五常大米行天下,天下大米亂五常’,您覺得五常大米好在哪裏?過去在‘真’上存在哪些問題?
2

吃到嘴裏Q彈,有彈性,然後香、甜、糯。

吃到嘴裏Q彈,有彈性,然後香、甜、糯。
吃到嘴裏Q彈,有彈性,然後香、甜、糯。
過去,五常大米被稱為“皇室貢米”,一檔節目把它冠以“中國最好的稻米”稱號。
五常大米為什麼“好”?它的地域、土質、氣候、環境加特殊的品種結合到一起,這“五好”成就了五常大米的“好”。五常土壤肥沃、水係發達、森林覆蓋率高。水稻生長一年一季,從種到收145天。晝夜溫差大,幹物質積累多,品質、口感好。
歷經多年,五常大米先後獲得“中國地理標志保護産品”“原産地證明商標”“中國名牌産品”“中國名牌農産品”“中國馳名商標”五項桂冠,五常大米成為黑龍江的一塊金字招牌。
就因為它“好”,所以過去就出現過外埠大量倣冒五常大米的牌子,還有一些東北産的相近品種也打著五常大米的旗號銷售。
1

為了確保五常大米的‘真’和‘好’,你們做了哪些努力?

為了確保五常大米的‘真’和‘好’,你們做了哪些努力?
2

我們從源頭抓起,對全産業鏈進行控制。

我們從源頭抓起,對全産業鏈進行控制。
我們從源頭抓起,對全産業鏈進行控制。
我們從源頭抓起,從培育良種、建設基地開始,然後實現標準化種植,進行歐盟認證、有機食品認證和綠色食品認證,之後我們就按照認證的標準統一生産、種植和管理。
同時,我們還引入溯源體係,實現一品一碼,客戶即使遠在萬裏之遙,坐在家中就能清楚地看到水稻生長全過程。如果來到五常,還可以到田間插秧、收割,體驗春種秋收的幸福。
在這些基礎上,我們投入了品牌建設,讓消費者對喬府大院的品牌從認知到認可。
1

企業運營中遇到哪些困難和障礙?又是如何克服的?

企業運營中遇到哪些困難和障礙?又是如何克服的?
2

保“真”保“好”過程中遇到不少難題,我們都想辦法化解。

保“真”保“好”過程中遇到不少難題,我們都想辦法化解。
保“真”保“好”過程中遇到不少難題,我們都想辦法化解。
十年前,我們遇到過“真”的問題,當時我們僅僅做大米加工,很難從源頭上保證它的“真”和“好”。當時我就想,如果把它建成一個完整的産業鏈,就能解決這一難題。
建設標準化種植基地,需要大規模流轉農民的土地,出乎意料的是不少農戶不同意,他們擔憂地説,土地給了你,種完以後不得(意為“收成”)咋辦?你種完了出現問題,我們咋辦?地給你種了,我們幹啥去?類似的言論在農戶間傳播,土地流轉工作難以推進下去。
看到這種情況,我們決定先在一個屯做小型的流轉試驗,等大家認可了再推進。同時,我走進反對呼聲最高的村民家裏,跟他一起算賬:把土地流轉給我種大米,除了1.7萬元保底收入外,全家人就地轉化為基地工人,每年每人收入3萬元,全家一年的收入就是10萬多元。聽完我算的賬,這位老哥動心了,決定試一試。結果他當年增收8萬元,從負面信息的傳播者一躍成為正面宣傳員,走到哪裏都説流轉好、增收快。
一家一戶的工作做通後,我們在2012年成立五常市王家屯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把附近兩個鄉鎮八個村,6千多戶農民的5萬畝土地集中到一起,實行連片種植。現在,增收的農民有進城買房的、出國旅遊的,還有做農家樂的。
1

做好五常大米産業,最關鍵的問題是什麼?您的設想怎樣?

做好五常大米産業,最關鍵的問題是什麼?您的設想怎樣?
2

要想脫穎而出,大量的品牌工作和傳播推廣必不可少。

要想脫穎而出,大量的品牌工作和傳播推廣必不可少。
要想脫穎而出,大量的品牌工作和傳播推廣必不可少。
盡管我們的大米近三年在全國銷量第一,但之前很多年都是很艱難的。五常大米是在全國大米類排名第一,但同時市場的推進難度也是很大的。
這個品牌琳瑯滿目,僅五常市就有300多家企業,還有合作社,外埠也在做五常大米。所以你要脫穎而出,只是做産業化遠遠不夠,我們需要做大量的品牌工作和傳播推廣,讓消費者能夠認知、認可到認準我們,所以我們後續在打品牌時下了大力氣。
未來,我們的目標確定為“傳承稻米文化,鑄造國米品牌”,上下一心致力于講好五常大米故事,為中國民族品牌爭光。
1

如果把企業最初的模樣和今天的規模、影響力做一下對比,您有哪些感受和體會?

如果把企業最初的模樣和今天的規模、影響力做一下對比,您有哪些感受和體會?
2

越做産業鏈條越長,越做難度越大,責任也越大。

越做産業鏈條越長,越做難度越大,責任也越大。
越做産業鏈條越長,越做難度越大,責任也越大。
我是土生土長的五常人,2001年創業之初,揣著2萬元到北京銷售五常大米,當時的喬府大院就是一個小作坊。當年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五常大米好,我要到北京、上海把它賣個好價錢。
創業20年來,從最初的小作坊,到現在集基地建設、科技育種、農機服務、倉儲物流、稻米綜合深加工、市場營銷、生態旅遊于一體的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的農業科技型企業,一步步成長為我國農業産業化重點龍頭企業。
我的感覺是越做産業鏈條越長,越做難度越大,責任也越大。
喬文志
五常市喬府大院農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