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美國槍支泛濫的制度原因
2019-08-24 22:37:4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網北京8月24日電 中國人權研究會24日發表《美國痼疾難除的槍支暴力嚴重踐踏人權》一文,揭露美國在槍支暴力方面長期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指出美國在人權議題上的雙重標準和虛偽實質。

  文章説,盡管槍支暴力嚴重威脅民眾生命安全,但美國一直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美國槍支暴力痼疾難除,同美國特殊的社會政治制度有直接關聯。

  第一,美國僵硬的憲法規定使得全面禁槍無法實現。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規定,“紀律嚴明的民兵乃保障自由國家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與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這條憲法修正案制定于1791年,反映了剛剛通過獨立戰爭從英國獨立出來的北美人民的願望,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當時美國人的實際需求。正是在民眾普遍擁槍的背景下,北美13州人民才開始武力反抗英國殖民統治,組建以民兵為主體的“大陸軍”,並最終贏得獨立。這種特殊的歷史經驗使得美國人相信,持槍權是一項至關重要的權利。這項規定對美國政治生活産生了重要影響。美國44個州的憲法中都明確規定要保護公民持槍的權利。

  但是,隨著槍支威力的不斷增強,隨著城市化造成的人口密度增加,私人普遍擁槍的負面影響日益顯現。世界各國普遍承認,私人持槍不利公共安全。私人普遍擁槍同槍支暴力有直接關係,會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和暴力犯罪現象增加。絕大多數國家都對私人持槍採取嚴格控制的政策。美國憲法規定的持槍權已明顯不符合現代社會需要。事實上,多年以前美國社會就認識到了持槍權的負面影響和槍支泛濫的危險性,並探討通過修改憲法實現禁槍的可能性。然而,修憲在美國門檻很高,且過程復雜、漫長。在美國持槍文化深厚、持槍人口眾多和槍支利益集團勢力強大的情況下,試圖通過修憲禁槍,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實現憲法禁槍的另一條可能途徑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憲法重新進行解釋。事實上,歷史上許多憲法條款都經由聯邦最高法院的重新解釋解決了滯後性問題。然而,美國社會對憲法第二修正案一直存在不同解讀。一種觀點認為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的是公民個人權利,另一種觀點認為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的是集體權利,因為該條款中的“民兵”組織是一個集體。在歷次槍支問題爭論中,自由派都把集體權利論作為控槍的理論根據,希望聯邦最高法院通過這種解釋控制槍支泛濫現象。但是,2008年6月聯邦最高法院對赫勒案的裁決卻讓自由派的希望灰飛煙滅。在這個裁決中,聯邦最高法院認定,持有和攜帶槍支是一項“天賦”人權,公民個人有權擁有和使用槍支,地方政府制訂控槍法律是違憲行為。2010年6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進一步裁定,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有關公民享有持槍自由的條款同樣適用于各州和地方法律,從而將個人持有槍支的權利擴大到整個美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這兩個裁決徹底消除了通過釋憲禁槍的可能性。

  第二,美國政黨政治的弊端使控槍努力停滯不前。由于美國禁槍無望,所以只能想辦法管控槍支,即從槍支購買方式、購買資格以及流通槍支的類型、登記和管理等方面做出限制性規定。但是,即使這種對個人擁槍的有限約束,也遇到重重阻力。近幾十年來,美國政治“極化”現象嚴重,兩黨對立加劇。兩黨核心選民團體在這個問題上的主張截然對立。民主黨支援槍支管制,主張實行更為嚴格的槍支管制政策,共和黨則反對槍支管制。槍支管控已成為總統和國會選舉的主要議題之一,並已成為決定競選成敗的重要因素。克林頓政府時期,美國國會通過《聯邦攻擊性武器禁售令》,明確禁止在民間出售19種攻擊性較強的半自動槍械以及10發以上的子彈夾,在控槍問題上取得一些進展。奧巴馬政府時期,鑒于美國槍擊暴力案件居高不下、校園槍擊等惡性案件頻繁發生,參議院民主黨人提出槍支管理修正案,要求將購槍背景審查范圍擴展到槍支展銷會和網上購槍領域。盡管該法案得到90%美國人的支援,但還是在2013年被參議院否決了。事實上,奧巴馬政府推動的控槍法案全部鎩羽而歸。在此背景下,2016年1月,奧巴馬政府不得不繞開國會,用發布行政命令的方式管控槍支,規定禁止精神病患者持有槍支,要求槍支經銷商持證上崗,加強槍支購買者的背景審查。但是,隨著共和黨政府上臺,奧巴馬政府這些微弱的控槍措施也無法得到保持。

  由于受到美國選舉政治支配,近年來民主黨對槍支管控的立場持續軟化,因為嚴格控槍政策不利于民主黨選票最大化。克林頓政府時期,民主黨在1994年中期選舉中丟失了參眾兩院控制權,政府堅持通過了兩個控槍法案成為民主黨失去大量選票與資助的主要原因。戈爾在副總統任上曾經以參議院院長的身份投票支援一項槍支管制法案,這使他被視為反對持槍者,成為其最終在總統選舉中落敗的一個重要因素。這些活生生的教訓使民主黨在槍支管制問題上態度變得搖擺不定。一方面,他們不敢明確支援槍支管制,因為激進的控槍政策會丟失大量選票;另一方面,他們更不敢反對槍支管制,因為這會失去傳統選民。民主黨在槍支問題上的立場開始變得有些模糊。為了爭取更多選票和政治獻金,一些參選公職的民主黨政治人物甚至不敢要求嚴格控槍,更不敢要求全面禁槍。

  共和黨一貫支援持槍權,反對嚴格管制槍支。共和黨執政時期,美國通常會放松槍支管制。裏根政府時期,國會于1986年通過《武器擁有者保護法》,大幅放寬對槍支銷售者和購買者的限制,將聯邦政府部門對槍支的檢查限定為每年一次。這個法律極大強化了美國的持槍權,是美國槍支管制方面的嚴重倒退。小布希政府時期,《聯邦攻擊性武器禁售令》10年期滿,國會拒絕重新進行審議,致使法案最後自動失效。

  當前的共和黨政府支援私人持槍自由。2017年2月,共和黨控制的參、眾兩院廢除了奧巴馬政府發布的一項行政命令。該行政命令禁止患有某些嚴重精神疾病的患者購槍,要求精神疾病患者的醫療保險商向聯邦調查局提交相關身份資訊以供購槍許可審核。2018年4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出席全國步槍協會年會並發表講話説:“總統和我都問心無愧地支援憲法第二修正案。本屆政府不會侵犯人民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鑒于嚴重的校園槍擊事件,2018年3月,佛羅裏達州參議院通過一項允許教師在校園內攜槍的法案。隨後,美國聯邦政府也提出類似的計劃,要求通過武裝學校教職員工來阻止校園槍擊案的發生。根據共和黨一貫反對控槍的立場,有理由相信美國未來會進一步放松槍支管理。美國解決槍支泛濫問題的前景十分渺茫,槍支暴力和槍擊傷亡事件恐怕只會增加,不會減少。

  共和黨擁護持槍權的立場不但影響國會立法,而且影響到聯邦最高法院裁決。2010年,共和黨支援者佔多數的聯邦最高法院對麥克唐納案做出裁決,判定美國公民在全國各州各市都可以依據憲法賦予的權利擁有槍支,即持槍權適用于全國。這個裁決生效後,美國的槍支管控水準大幅後退,一半左右的州修改原有法律,以便允許槍支擁有者在大多數公共場所公開攜帶槍支。隨著伊利諾伊州于2014年1月5日正式實施隱蔽持槍法,隱蔽持有和攜帶武器在美國50個州全部合法。隱蔽持槍法規定,除禁止民眾在政府大樓、學校、醫院和公交車等公共場所攜帶或者持有槍支外,獲得持槍證的人可以在任何地方隱蔽攜帶槍支,這就意味著會有更多的槍支出現在大街小巷。費城、洛杉磯、舊金山等20多個機場允許有槍支許可的人攜帶槍支到安檢口。在得克薩斯州北部的學校,校方允許教師攜帶槍支到校。田納西州、亞利桑那州、佐治亞州和弗吉尼亞州允許在酒吧裏攜帶裝有彈藥的手槍。還有另外18個州允許在提供酒精飲品的飯店裏攜帶武器。

  第三,利益集團是美國控槍的最大阻力。美國控槍難有成效,除了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持槍文化這個因素以外,還有利益集團因素。如果説法律因素是“表”的話,利益集團因素則是美國控槍難問題的“裏”,是主要原因。美國的槍支制造、買賣和使用已形成龐大産業鏈,涉及龐大利益。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2015年報道,美國的槍支和彈藥制造業年收益達135億美元,槍支和彈藥商店平均年收益31億美元,實際盈利達到4億7840萬美元,槍支制造和銷售行業繳稅總額達到20億美元,雇傭26.3萬全職員工,僅正式登記的武器銷售點就有10萬個之多。美國槍支和彈藥行業的總體經濟影響估計達429億美元。反對槍支管控的協會組織是槍支行業和持槍者利益的代表,在控槍議題上擁有強大影響力。在美國,反對控槍的利益集團有全國步槍協會、全國持槍者協會、全國射擊運動協會、全國槍支權利協會等12個組織。這些利益集團為美國總統選舉和國會選舉提供大量政治捐款,僅2010年至2018年期間就通過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1.13億美元。全國步槍協會是美國主要的反控槍組織,創立于1871年,有500萬會員,其中包括實力強大的槍支生産商和經銷商。該組織的宗旨就是反對槍支管制,具體的活動方式包括開展擁槍宣傳、組織反控槍行動、進行院外遊説和政治捐助等。全國步槍協會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院外遊説組織,每年運營經費高達2.5億美元,競選年份經費更多。根據有關統計數據,全國步槍協會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捐出政治競選資金5440萬美元,其中3000萬美元捐給了共和黨候選人。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統計,目前美國國會兩院的535名成員中,有307人要麼直接從協會及其附屬機構處獲得過競選資金,要麼就是從協會的廣告活動中受益。全國步槍協會向國會議員捐出政治獻金,數額較大的20筆都流向共和黨籍議員。近年來,以全國步槍協會為代表的美國反槍支管制利益集團取得了巨大成功,幾乎封殺了所有控槍法案,使美國槍支管制更加寬鬆。

  第四,槍支泛濫同美國警察過度使用槍支現象有相當關係。美國警方在執法過程中濫用槍支現象非常嚴重。警察常常暴力執法,在執法過程中往往以被執法對象疑似持有槍支等武器為由過度使用槍械,造成大量人員傷亡。2017年,美國警察槍殺987人。在被警察槍殺的人中,有很多是無辜者。《華盛頓郵報》報道,截至2016年7月8日,在半年多一點時間內被美國警方槍殺的509人中,至少有124人是精神疾病患者。警察濫用職權槍殺平民卻極少被追究刑事責任,每年有約1000名平民被警察射殺,至少致死400人,但在2005年至2016年的10多年裏,只有77名警察因此而被指控犯有過失殺人罪或謀殺罪,平均每年僅為7.7人,並且絕大多數都被免予起訴。2015年前5個月,美國警察槍擊致死人數達385人,平均每天致死超過2人。而與此形成強烈反差的是,這期間被起訴的警察只有3人,還不到總數的1%。這種情況引起很大社會反響。2015年,射殺17歲非洲裔男孩麥克唐納的芝加哥警察,遲遲未被起訴,公眾為此舉行抗議遊行。該警察之前曾遭20項投訴,居然未受到任何追究。

  文章指出,由于上述根本性的制度原因,美國槍支問題看不到解決的前景。美國深陷槍支泥淖,在槍支管制方面進退兩難,充分反映了其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遭遇困境。美國政治制度不能解決個人自由與公共安全的矛盾,無法維持兩者之間的平衡。當天平向個人持槍自由過度傾斜、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威脅公共安全時,美國政府無力糾正,任由事態持續惡化。“美式民主”找不到解決槍支問題的出路,因為美國民主的根基是競選,而競選離不開金錢。槍支利益集團通過金錢捐贈獲得政治影響力,阻止政府控槍。同時,候選人為了爭取擁護持槍權的選民的選票,常常迎合他們。另外,美國黨派政治已經滲透到號稱獨立的國家司法機構——聯邦最高法院,使聯邦最高法院面對槍支管制問題時陷于分裂。槍支管制問題折射出美國政治制度的根本困境,宣告美國自由民主走進死胡同。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美國槍支泛濫的制度原因-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917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