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勿忘“定遠”!一場跨越中外的歷史尋蹤
2019-08-20 11:43:31 來源: 新華國際頭條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2019年,甲午戰爭爆發125周年。

  山東威海灣,一場水下考古正在進行。考古人員鎖定的目標是劉公島東村外的甲午沉艦遺址。據史料記載,這裏是北洋旗艦定遠艦坐沉水域。

  萬裏之外,新華社記者也在定遠艦出生地德國輾轉採訪,找尋史料檔案,希望一同撥開籠罩著那個蒸汽鐵甲時代的歷史迷霧。

這一次,我們能否找到定遠沉艦的力證?

  定遠艦是清政府在1881年簽署合同、由德國伏爾鏗造船廠制造的一等鐵甲艦,排水量7355噸,最高航速14.5節,1885年回國入役,編作清政府北洋水師旗艦,號稱“亞洲第一巨艦”。

  這是一張定遠艦素描,刊載于1885年6月27日發行的《字林滬報》。這份報紙現收藏于德國人彼得·塔姆的私人圖書館中。新華社記者張遠攝

  然而,這艘巨艦並沒有改變北洋水師的命運。1895年,北洋水師在甲午海戰中全軍覆沒,包括定遠艦在內的多艘軍艦沉于威海灣內,書寫了一段何其悲壯辛酸的歷史。

  沉艦于戰後遭到日軍破拆。其後,威海又被英國租為軍港,加之後來港道疏浚、泥沙淤埋等種種因素,時至今日,灣內沉艦現狀不清。

  今年7月20日,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山東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院和威海市博物館聯合啟動“2019·山東威海灣甲午沉艦遺址第一期調查項目”,為期60天。

  身穿潛水服的水下考古隊員在劉公島附近海域中查探沉船遺物。圖片由威海劉公島管理委員會提供。

  甲午沉艦遺址調查項目隊長周春水介紹説,為摸清威海灣水下遺産分布狀況,我國于2017年開啟威海灣水下遺址調查工作,2018年在劉公島東村外發現一處沉艦遺址,並發現鋼板、木船板、煤塊、毛瑟槍子彈、開花彈引信等一批沉艦遺物,推測來自定遠艦。

  他説,此次採取抽沙揭露方式,對暴露的沉艦艦體按照考古操作規程和標準開展測繪、影像、文字記錄等水下考古工作,力爭找到標志性證物。

  真正“找到”定遠沉艦還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根據後續計劃,到2020年,將對沉艦遺址的剩余面積進行抽沙;通過兩年的抽沙發掘,將初步明確這一沉艦的性質、保存狀況等信息。

珍貴!德國艦船建造總負責人的定遠舊圖

  記者回到定遠艦出生之地尋找線索,同樣不易。

  打造定遠艦的伏爾鏗船廠位于19世紀末的德國城市斯德丁。經歷兩次世界大戰戰火洗禮,斯德丁劃歸波蘭,現名什切青,船廠也經歷多次拆分、重組,資料散逸多處。

  經過多方打聽,記者在德國人彼得·塔姆的私人圖書館館藏資料中找到一些珍貴線索。

  塔姆原是德國《漢堡晚報》一名跑海事口的記者,後半生發達,成為出版業巨頭阿克塞爾·施普林格集團的董事會主席。他對船政史料、艦船模型有著狂熱興趣。遺憾的是,塔姆先生已于2016年去世,無從問起他收藏的諸多故事。

  私人圖書館藏身于漢堡海事博物館內。入館走廊內挂滿畫作和舊照片,館內萬簽插架,連側身行走都略顯逼仄。

  圖書館館員蓋裏特·門策爾在一張小桌上為記者展開了兩張泛黃卷邊的舊圖紙。

  圖紙正上方用德文花體字寫著“中國裝甲巡洋艦定遠”,右上方寫著“海軍樞密顧問報告附件,迪特裏希 15/6 83”。

塔姆收藏的北洋水師定遠艦圖紙。新華社記者連振攝

  經德國漢學家、歷史學家培高德辨認,這是定遠艦建造完工後,德意志帝國海軍樞密顧問阿爾弗雷德·迪特裏希得到的兩張復制圖紙。

  據史料記載,迪特裏希在1879年至1898年間是德國海軍艦船建造工作的總負責人,“海軍樞密顧問”是少數人享有的頭銜。

  圖紙也間接證明,定遠艦的建造受到當時德國最高層的重視。培高德還補充説,德意志帝國首相俾斯麥曾就清政府造艦作出“重要批示”,強調要做好這一軍火大單,展現工業實力。

  多次擊中敵艦的堅船利炮是變革時代的産物

  “從某種角度來説,德國售予清政府的是新品,也是試驗品。這也是甲午海戰中歐陸多國都派出觀察員仔細查看戰況的原因。”圖書館館員門策爾説。

  他説,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是海軍技術戰術迅猛發展的大變革時代,新式鐵甲戰艦剛剛出現不久,孰優孰劣難以判斷。就造船技術而言,德國雖是“新手”,海軍傳統強國英國也算不上“老手”。

  塔姆收藏的北洋水師定遠艦甲板的圖紙。上方8字型顯示了主炮塔的位置布局。新華社記者連振攝

  他還告訴記者,定遠艦及其同級姊妹艦鎮遠艦均參考了德國“薩克森”級裝甲巡洋艦和英國“英弗萊息白(不屈)”的防護形式和主炮布置方法,屬于彼時最新的設計。

  這堅船利炮的雄姿,今天的人們依舊可以領略。

  圖為停泊在山東威海旅遊碼頭附近的定遠紀念艦資料照片。新華社記者朱崢攝

  在山東威海灣,停靠著一艘定遠紀念艦,按照定遠艦原貌1:1復制,外觀與原艦完全相同,艦上各種武器裝備齊全逼真,于2005年起開放參觀。

  據定遠紀念艦講解員魯姍姍介紹,艦上有4門主炮,分別配備于軍艦兩側,成斜對角式布局,由德國克虜伯公司生産,口徑305毫米,是北洋海軍裝備口徑最大的火炮,可以240度旋轉,每門炮重35噸,備彈50發,射程7800米。艦艏艦尾各裝備一門副炮,口徑150毫米,每門炮重4.77噸,操作時需要12名水兵協作,有效射程11000米。

  甲午戰爭中,黃海海戰尤為壯烈,北洋艦隊奮勇抵抗主力傾巢出動的日本艦隊,折損嚴重,寫下了可歌可泣的一幕幕,至今仍為國人追憶。其間,定遠艦火炮曾多次命中敵艦,紛飛彈片還擊中了日軍赤城艦艦長坂元八郎太的頭部,使其當場斃命。

  紙盒中藏著一個關于慈禧壽辰的歷史密碼

  堅船利炮仍逃不過失敗的命運,令人唏噓。

  記者在彼得·塔姆私人圖書館找到一個紙盒,裏面的內容耐人尋味。

  紙盒上面寫著“艦長約翰納斯·梅勒未展出的私人物品”。據史料記載,定遠艦及其姊妹艦鎮遠艦完工後,按中德兩國間的合同由德國人駕駛回中國交付,梅勒(清政府檔案譯為密拉)是鎮遠艦的回程艦長。

  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手書。書信內容事關鎮遠臨時艦長梅勒(信中譯為密拉)合同款項的修改。新華社記者連振攝

  紙盒內有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關于梅勒合同的一封手書、梅勒收藏的中國報紙《字林滬報》一份。但一副皮夾子引起記者的注意,裏面有若幹中文請柬。

  皮夾子內右側有金色黑色字體穿插寫的“萬壽聖節”“皇太後十月初十日”“皇帝六月二十八日”“文武百官俱穿朝服”字樣。夾子內有紅色請柬若幹。其中一張寫有“謹詹初七日準午刻春茗候”“席設本船便章恕速”“劉步蟾、丁汝昌、林泰曾仝拜訂”等字樣。

  梅勒留存的裝邀請函的皮夾子,右側寫著慈禧太後與光緒皇帝的生日。新華社記者連振攝

  熟悉清史的中國國家博物館館員李琮認為,從其時間以及內容推斷,是定遠、鎮遠兩艦1885年回國泊駐大沽口後,恰逢慈禧太後壽辰,北洋水師官兵邀請德方人員參加一場船上的招待會。

  相隔130多年,皮夾子顏色油亮,內襯靚麗,大紅色請柬雖有水跡污損,字跡依舊鐵畫銀鉤。

  不禁遙想,梅勒等德國人與北洋水師官兵身著禮服,手捧香茗,朵頤宴席的場景。

  梅勒留存的一封邀請函封皮。上面寫著“鎮遠大船主暨大副、大機器、大醫生各位”。新華社記者連振攝

  梅勒或許是因為對慈禧壽辰招待會印象深刻,也或許是因為請柬精致而將這些物件留存了下來。

  九年之後的又一場慈禧壽辰,或許是更為人熟悉的話題。按照坊間流傳的説法,為籌備慶祝慈禧六十大壽,海軍經費被挪用修建頤和園。

  也正是1894年,慈禧六十壽辰那一年,甲午戰爭爆發。次年,戰爭以北洋水師全軍覆沒而告終。鎮遠艦被日軍擄走,定遠艦沉于威海灣。

  對歷史的告慰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理念是當時中國自強進程中的主要障礙之一。”德國漢學家、歷史學家培高德説。

  “甲午戰爭失敗是民族復興的悲劇,説明唯依賴器物的洋務運動實現自強的道路行不通。”中國政治思想史研究會副秘書長、山東大學教授王成説,“這對中華民族探索民族復興的道路具有警示作用。”

  2014年7月16日,在威海定遠紀念艦內部,參觀者在觀看定遠艦殘留的構建。新華社記者徐速繪攝

  定遠紀念艦上常設一個關于定遠艦歷史的展覽。展覽結尾有一段題為《勿忘“定遠”》的總結詞:

  “定遠艦是近代中國興辦海防的産物,其成軍時的輝煌,體現出國家民族海洋意識的蘇醒和萌動,其消亡時的悲壯,折射出那個時代海洋意識所存在的局限。定遠艦以其不平凡的生涯,昭示著鞏固國家海權的重要,闡述著面海而興、背海而亡的歷史真諦,成為中華民族走向海洋強國航程中的一座獨特的航標。”

  如果説定遠艦的沉沒,見證了中華民族深陷危機重重、落後就要挨打的屈辱歷史,那麼今天對甲午沉艦的探尋,正值中國展開建設“海洋強國”的新航程。

  這是2019年4月23日慶祝人民海軍成立70周年海上閱兵活動上拍攝的“遼寧”號航空母艦。新華社記者琚振華攝

  今日之中國早已不再羸弱。今年,在山東半島舉行的慶祝人民海軍成立70周年海上閱兵活動上,海水滔滔,艦陣巍巍。

  這既是對歷史的告慰,也預示著中華民族向海圖強的世代夙願正逐步變為現實。

-END-

  監制:閆珺岩

  記者:張遠 連振 邵魯文 王歡

  編輯:唐志強 孫浩 王申

  剪輯:孫碩 李昕陽(實習)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余申芳
勿忘“定遠”!一場跨越中外的歷史尋蹤-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99431210249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