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美國經濟溫和增長面臨三大隱憂
2017-12-19 07:38:0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新華社發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看來,世界經濟在2017年迎來了“可喜的復蘇”:按照IMF最新估測,今年世界經濟增長3.6%,為2011年以來最快增速。

  即將與2017年揮別的世界經濟,如何從“平庸”的困局中掙脫?復蘇進程中,又存在哪些危機和挑戰?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新一年,又將怎樣抓住難得的機遇?從今天起,我們推出係列報道,本報駐外記者帶您一同透視世界主要經濟體。

  12月15日,美國國會共和黨人公布稅改議案最終版本,計劃本周表決。這是美國時隔31年再次對稅收進行重大改革,將對經濟發展産生深遠影響。此次減稅,加之今年以來加大基礎設施建設,以及美聯儲推出的加息和資産負債表正常化項目(“縮表”)等舉措,在一係列刺激政策和寬松財政的推動下,美國經濟保持溫和增長,乃至持續擴張的態勢。但任何增長都有周期,巨額債務、實際GDP增長放緩以及“謎”一般的低通脹等現象,則是影響美國經濟長遠發展不可忽視的因素。

  經濟擴張在各行業越來越廣泛

  12月13日,美聯儲主席耶倫在其任內最後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美聯儲將逐步加息,影響通脹的因素可能是暫時的,預計就業市場仍將在未來數年保持強勁勢頭。

  此前,在美國國會聯合經濟委員會就美國經濟前景舉行的聽證會上,耶倫盛讚美國當前經濟形勢。她表示,經濟擴張在美國各個行業以及全球大部分地區都越來越廣泛,美國經濟將繼續增長。

  素來表態謹慎的耶倫作出如此評價有足夠的底氣。從今年1月到10月,美國就業每月平均增長17萬,而隨著就業增長,今年比8年前增加了1700萬個就業崗位。10月美國失業率為4.1%,接近17年來最低點。此外,雖然面臨人口老齡化壓力,但近年來美國勞動參與率變化並不大,説明勞動力市場狀況持續改善。而被認為對整體經濟狀況敏感度高于白人的非洲裔美國人和拉美裔美國人的失業率在過去一年逐漸下降,目前接近經濟衰退前的水平。

  2008年,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破産將本輪金融危機推向高潮。近10年來,美國努力從危機的衰退中恢復,限制金融體係過度增長和擴張,警惕危機影響的非均衡性。目前銀行體係資本充足,金融部門整體風險處于溫和水平。此外,股市表現搶眼,今年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上漲約18.5%。大企業聯合會公布的11月數據顯示,消費者信心指數為125.9,為17年來最高。

  美國商務部近日稱,今年第三季度美國經濟按年率增長3.3%,高于此前預估的3%,創下2014年第三季度以來最快增速。國會預算辦公室也表示,第三季度的經濟産出略高于潛在GDP。《華爾街日報》稱,這是美國經濟10年來實際GDP首次超過潛在GDP,表明美國經濟資源正在被有效利用。據最近國會通過的稅改法案,預計未來10年內將削減1.4萬億美元的稅收。美國聯邦稅收委員會預測,稅改將令美國經濟額外增長0.8個百分點,還將一定程度上吸引海外資産回流,短期內都將刺激私人消費和投資明顯增長。

  而對于2018年的美國經濟前景,外界普遍比較樂觀。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創始人、現任名譽所長及高級研究員弗萊德·博格斯滕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經濟已經保持了8年增長,並且這種增長趨勢會持續下去。11月28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最新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中,將2017年美國經濟增速預期由2.1%上調至2.2%,將2018年預期由2.4%上調至2.5%。

  經濟增長恐跑不過“借錢”速度

  經濟繁榮,帶來的擔憂則是經濟過熱。耶倫坦言,美聯儲擔心經濟增長失控,不想經濟繁榮之後又出現蕭條,因此致力于繼續漸進式加息。高盛首席經濟學家簡·哈特蘇思也認為,雖然美國經濟短期衰退風險看似不大,但防止經濟過熱將成為2018年及以後更為緊迫的任務。目前來看,美國經濟至少存在三大隱憂,給長期增長蒙上陰影。

  一是巨額債務難以持續。欣欣向榮之下暗流涌動的是美國政府與個人的雙重債務危機。美國聯邦稅收委員會預測,稅改政策將在10年內增加1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耶倫對減稅刺激導致美國公債增長、財政赤字擴大表示擔憂,稱“非常擔心美國債務路徑的可持續性”,目前美國的債務與GDP之比約為75%,已經到達“那種應該會讓人夜不能寐”的水平。下任美聯儲主席人選傑羅姆·鮑威爾也表示對債務增長深感擔憂。家庭債務方面,根據美聯儲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二季度家庭負債總額同比增加了逾5000億美元,達到12.84萬億美元,這相當于美國目前GDP的2/3,人均負債高達近4萬美元。

  二是實際GDP增長緩慢。相對于前幾十年的經濟擴張,目前美國實際GDP增長相當緩慢,持續8年的經濟擴張周期年均增長率僅略高于2%,耶倫稱該速度“令人失望”。加之已經是巨額的債務規模,美國經濟增長的速度恐跑不過“借錢”的速度。究其原因,勞動力結構存在巨大隱患,嬰兒潮一代退休,老齡化壓力日益增大,而勞動生産率也保持低迷。實際GDP增長緩慢,還將引發巨大的社會問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凱瑞商學院副教授亞歷山德羅·瑞布奇對本報記者表示,當初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最大的是年輕員工和即將退休的員工。危機時,剛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年輕員工由于缺乏經驗往往成為首批被解雇對象,很難再就業,這將對他們的收入增長産生持久影響。過去幾年,美國高校畢業生長期就業前景急劇惡化。年長員工的積蓄和再就業前景也逐漸消失,加劇收入不平等,嚴重傷害缺少社會保險的窮人,美國新一輪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即源于此。

  三是“謎”一般的低通脹現象。即使在經濟活動增長和勞動力市場走強的情況下,通貨膨脹率仍然低于2%,核心通脹仍受抑制。過去5年的大部分時間裏,美國通脹率一直低于美聯儲2%的目標。對此,耶倫稱,這有可能受暫時性因素影響,中期內美國通脹率有望回升至2%的目標。不過,耶倫也指出,今年通脹率再次走低有可能也反映了一些長期性因素。分析認為,通脹持續低迷令人費解,將對未來貨幣政策的實施帶來不確定性。

  稅改增加資本向美國流動意願

  特朗普執政以來,推行“美國優先”策略,而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經濟表現將直接影響全球經濟,其貨幣、稅收、貿易等政策都會産生外溢效應。

  特朗普政府早已開始為金融監管松綁,美聯儲13日宣布加息25個基點,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三次加息。耶倫表示,美國勞動力市場繼續改善,預計通脹水平將逐步回升至美聯儲目標區間,因此美聯儲保持漸進加息的節奏是合適的。加之,美聯儲“縮表”有實質加息的效果,讓美元呈現走強趨勢,而此次稅改,根據最新版本,企業稅稅率將從35%下降至21%。以上措施長期來看,理論上都有吸引資本回流至美國的作用,並增加全球資本向美國流動的意願。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勢必對流動性産生影響,很多新興經濟體恐面臨金融緊縮壓力。

  因此,其他經濟體一方面要繼續結構性改革,釋放潛能,擴大內需,另一方面則需要從營商環境、法治環境、宏觀政策、産業鏈等因素考量如何確保本國對外資的吸引力。(記者 吳樂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小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卡塔爾舉行盛大國慶閱兵式
卡塔爾舉行盛大國慶閱兵式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冬日櫻花谷 美景宛如畫
重慶街邊銀杏冬日展秋色
重慶街邊銀杏冬日展秋色
福建長汀天井山現霧凇奇觀
福建長汀天井山現霧凇奇觀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693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