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不滿與憂慮交織——探訪荷蘭極右政黨領導人家鄉
2017-03-12 14:00:51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海牙3月11日電 通訊:不滿與憂慮交織——探訪荷蘭極右政黨領導人家鄉

  新華社記者翟偉 劉芳 甘春

  “每個月光吃飯就要500歐元,兩萬歐元的年收入怎麼撐得起三口之家?”在荷蘭南部林堡省芬洛小城一家快餐店裏,一身油漆的建築工人布爾亨內在大嚼著漢堡的同時,不忘“吐槽”荷蘭大選:昔日競選承諾沒能兌現,如今百姓生活沒有改善。

  芬洛是荷蘭極右翼自由黨創始人維爾德斯的家鄉。3月15日,荷蘭將舉行議會選舉。最新民調顯示,自由黨可能在選舉中贏得15.7%的選票,成為荷蘭第二大黨。在民粹主義思潮影響日增的歐洲,維爾德斯能夠贏得多少荷蘭選民支持,被視為歐洲政治變化的“風向標”。

  芬洛小城臨近德國,穿城而過的馬斯河將小城一分為二,河東為芬洛商貿和旅遊業集中的老城,而河西區域則聚集著大量的産業工人和移民。1963年出生在這裏的維爾德斯中學畢業之前一直住在芬洛。2006年,他創建自由黨。十多年來,他一直高調宣揚反移民、反歐盟等立場。

  芬洛市“城市發展推介夥伴”負責人呂德·斯蒂克爾布魯克告訴記者,近年來芬洛市物流、倉儲業蓬勃發展,但市民收入並沒有獲得同步增長。他説,2012年議會選舉中,超過20%的芬洛選民把票投給了自由黨。但他強調,自己並不支持維爾德斯。他説,維爾德斯“專用放大鏡挑小毛病,然後大呼小叫”。

  維爾德斯確實出語驚人。今年2月中旬競選啟動時,維爾德斯説“很多摩洛哥人渣讓荷蘭街頭變得不安全”。去年12月,他曾因發表侮辱摩洛哥裔及帶有煽動性的歧視言論,被荷蘭法庭判決有罪。

  不過,不少芬洛人認為維爾德斯喊出了他們的心聲。在略顯蕭瑟的河西一處居民小區,低矮的紅磚小樓散布其間,有的陽臺積滿灰塵。附近集市上,50歲開外的家居雜貨攤主屈安希望“換個新人執政”,他甚至後悔四年前把票投給了現任首相呂特領導的傳統右翼自由民主黨。他説,“他們的承諾都沒兌現,我的生活一點沒改善。”

  芬洛小城擁有10萬人口,其中移民近萬人,以摩洛哥、土耳其、意大利裔為主,最近三年又接收了不少難民。“荷蘭本土文化面臨喪失的風險,”修車廠老板約抱怨道,政客迎來難民就撒手不管,缺少對社會如何應對的完整考慮。魚鮮攤販埃德面對記者的鏡頭説:“我用雙手辛苦工作,如果政府養著那些不勞而獲的懶人,讓他們喝著啤酒,拿著手機,看著電視,我們心裏肯定不痛快。”

  近期調查發現,像屈安、埃德和約這些明顯帶有極右傾向的選民,大多居住在中産聚集、移民增長較快的城市及其近郊,在人口萎縮迅速的老工業區、傳統宗教迅速衰退使得社會分裂明顯的南部地區也有不少。顯然,社會經濟發展未能普惠中下層群體、移民整合融入艱難是荷蘭極右翼勢力快速增長的主要原因。

  荷蘭烏特勒支大學法學院教授湯姆·茲瓦特分析認為,自由黨積極回應選民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