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家長被老師“移交”作業的背後:形式主義任務充斥校園
2020-12-21 07:54:1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則吐槽教師要求家長批改作業、輔導功課的短視頻熱傳,江蘇一家長在發布的短視頻中大呼:“我就退出家長群怎麼了!”這條短視頻再次引發公眾對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職能的大討論。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當下,家庭作業花樣多、家長承擔多重角色,成為普遍現象,引發許多家長不滿。是什麼讓家校分工邊界不清?學校和家庭各自應該承擔怎樣的教育責任?

  1

  作業花樣多,未教就要練

  廣州市荔灣區區女士的孩子今年8月初幼兒園大班畢業,一家人計劃等孩子放假後進行一次暑假旅行。沒想到,小學老師找上門,要求加入QQ群和微信群。原以為是老師通知上學事宜,可進群後就收到了體育老師布置的暑假作業。

  這位體育老師在群裏通知:“按市裏通知要求,一年級新生在假期進行跳繩掃盲(及格標準),請家長們督促小朋友每天進行跳繩練習。建議初學者用珠繩。”老師隨後將某電商平臺購買跳繩的截圖發到群裏,並叮囑“已達優秀標準的建議用速度繩,例如沙式跳繩”。

  對此,區女士大為不解,盡管一年級跳繩的及格標準是1分鐘16個,讓家長教也不是難事。但是,作為專業的體育老師,除了強調器材的專業性之外,不是更應該教授學習的方法嗎?

  “怎麼能連教都不教呢?轉個別人的教學視頻也行啊。更何況,跳繩作為廣州市體育考試的必考項目,手腳協調、使用手腕力量、起跳高度、跳繩節奏、呼吸調整都是有技巧和規范的。家長自己萬一教錯了,會影響孩子的規范學習和成績,老師再重新糾正也很費時費力。”區女士説。

  不僅僅是跳繩,採訪中,不少家長抱怨如今承擔的學校任務越來越多,家校分工的天平似乎正在傾斜:孩子做閱讀任務,家長負責錄像打卡;學校布置手工作業,經常變成對家長動手能力的考驗;學校組織秋遊,家長需要“承包”學生管理和出行事務……

  不少家長叫苦:為了輔導小孩作業,事情有時拖到淩晨才完成,家庭教育無形中成了另一項超負荷工作。在網絡論壇中,一些諸如“老師有什麼權力安排家長打掃衛生”“批改作業明明是老師的本職工作”“老師被家長慣壞了”的聲音不斷放大,家校矛盾愈發突出。

  2

  形式主義任務下沉,教師也無奈

  一些教育專家指出,當前家校合作存在學校教育“越位”的問題,即校園將自身承擔的教學工作轉嫁給了家庭,給家長“布置作業”。這就導致了校園教育、知識教育膨脹,而家庭自身教育變得貧弱、乏力,原本是培養感情、培養品格的教育內容讓位于學校的教育教學工作,影響了少年兒童的全面發展。

  受訪教師坦言,在一些學校,有部分教師從事著教學以外的工作,例如上級檢查、報送材料、開會培訓等。上級部門形式主義的任務下沉,可能導致校園教育空間被侵佔。

  翻開廣東一小學英語教師王老師的工作日程,一周16節課以外,還有文明校園申報、少年宮資料報送、英語比賽準備等,而這些任務基本都是“急命令”,需要在一兩天內完成。“其實都是一些無謂的檢查,但是不做不行,不做好又會被通報批評。”王老師説。

  採訪中,有家長拋出了一份不可思議的新生暑假作業:為做好文明校園的申報工作,順利通過督查,請指導孩子熟記以下內容(開學抽查):“文明校園六好標準:領導班子建設好,思想道德教育好,活動陣地好,教師隊伍好,校園文化好,校園環境好。”

  “這所學校不要求學生背誦古詩詞、文明禮儀歌等,反而背誦抽查這些應付檢查的東西。試問一個一年級小學生,怎麼能知道領導班子是什麼、活動陣地是什麼?這是給學生和家長增加不必要的負擔。”受訪家長對半月談記者説。

  還有家長説,在家長群裏,老師有時候會發一些諸如消防知識競賽、校園安全知識競賽等網上答題通知,要求家長參與答題,過關後在最後寫明學校和年級。

  “有一次老師發的是消防知識競賽題,必須5道題全對才算過關,我做了好幾次都是錯了一道題,只能重新做,最後花了20多分鐘才算過關。”一位家長説,雖然不是要求必須參加,但老師發了通知,不參加總歸不太好。

  3

  緩解家校矛盾,需多方共同努力

  形式主義之風入侵校園,將不必要的任務傳導至教師、學生,最後由家庭教育來消化,不僅導致家校矛盾進一步升級,更偏離了教育本質。

  首都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薛海平説,當下一種現象值得警惕,即從行政管理思維出發,而不是從教育和培養人的思維出發來管理學校,導致一些非教學任務擠佔大量的教學時間。

  基層教育工作者認為,為遏制這一現象,應暢通監督渠道,避免形式主義下沉之風蔓延。同時,當盡快厘清家校合作的邊界。

  專家提出,家庭和學校都承擔著育人的職責,二者共同構建起孩子健康成長的支持係統。學校教育主要覆蓋知識的學習、技能的培養以及態度和價值觀的形成,是集體化的過程;家庭則主要通過日常生活的互動來培養孩子的習慣和性格,是個性化的過程,二者有各自的教育功能和規律。

  薛海平建議,學校應科學合理布置家庭作業,避免給學生和家長造成過重的負擔,真正實現減負目標;學校管理者和教師應學習和思考家校合作內容、途徑、邊界等,在實踐中,科學合理引導家長主動參與學校教育,而非強制逼迫家長被動參與學校教育。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專家孫雲曉表示,家校合作的方向不是讓家庭變為學校,而是讓家庭更像家庭,有魅力的家庭才有利于孩子的成長:“家校合作不能將家庭變為第二課堂,把父母變為老師的助教。”(黃浩苑 楊淑馨)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加載更多
龍頭山雪韻
龍頭山雪韻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河北石家莊:包餃子 畫民俗 迎冬至
冬日星空
冬日星空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山東棗莊:紅火的溫室大棚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885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