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攀登者“黃埔軍校”,撐起中國登山界半壁江山
2020-06-19 08:11:0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攀登者“黃埔軍校”,撐起中國登山界半壁江山

  在2020珠峰高程測量隊中,有12名地大校友,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山

  5月9日,陳剛等人從6500米營地前往7028米營地,攀登大冰壁途中。中國地質大學(武漢)供圖

  8名登頂珠峰隊員與2名高山攝像師在珠峰頂合影。記者李偉

  珠峰“新身高”數據處理正在加緊進行,5月27日,中國人又一次登上世界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峰頂,舉世矚目。無懼風雪、不懈攀登的背後,一所大學的登山隊也在悄然引發關注。

  60余年來,中國地質大學培養出6000多名登山人才,撐起中國登山界的半壁江山,是名副其實的攀登者“黃埔軍校”,師生們的足跡遍布祖國的天涯海角、邊疆大漠,踏遍了全球七大洲最高峰和南北兩極。

  攀登者的榮耀,書寫登山運動傳奇

  在2020珠峰高程測量隊中,共有12名來自中國地質大學(武漢)的校友。從4月7日進駐珠峰大本營開始,他們在這座世界最高峰上,停留了52天,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

  “今年的登山測量工作非常艱辛,5月我們衝頂了3次,前兩次我親歷了衝頂測量整個過程,在海拔七八千米的地方,我們要冒著大風,背負著20公斤左右的儀器設備,奮力向上攀登。第三次衝頂,我因為前兩次的體力透支,不能繼續登到8300米,只能在7900米的地方攜帶我們的儀器設備靜候,有些遺憾。”國測一大隊副總工程師、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海洋學院教授陳剛説。

  作為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隊長,同為地大校友的次落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這是他第四次登頂。對于2020珠峰高程測量攀登隊隊長袁復棟來説,這是他繼2008年之後第二次登頂珠峰。

  “他們在這次的測量過程中確實不容易,因為天氣原因,可以説是‘三上三下’。第三次搶到了最後一個窗口期,成功登頂。通過他們傳回來的視頻可以看到,風非常大,而且珠峰頂上可佔用的位置和資源也很少,測量非常危險和困難。”地大體育學院院長董范説。

  “這次登頂珠峰,還有一重意義——再次鼓舞全國人民、特別是湖北人民、武漢人民取得抗疫最終勝利的信心和決心。”董范説。在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徹底消除的情況下,人們更需要這種勇攀高峰、永不服輸的行動和力量鼓舞。

  董范也是中國登山界的明星,今年59歲的他,經歷並見證了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登山運動的快速發展歷程。常年從事戶外運動、保持健身習慣的董范,身材健碩,看上去不像年近六旬的人,只能從膚色中看出這個漢子經歷過風霜洗禮。他曾帶隊登頂珠峰,並在4年時間內帶隊“打卡”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和南北兩極極點,是一名令業內人士尊敬的攀登者。

  去年走紅的電影《攀登者》,還原了我國登山隊1960年、1975年兩次登頂珠峰的經歷。董范聽地大老教授朱發榮講過多次。朱發榮是新中國第一批登山人,與《攀登者》電影中吳京扮演的角色原型王富洲等人一起,被國家派往蘇聯學習登山。學成回國之後,朱發榮從事登山訓練教學等工作,為中國登山運動培養了一批批人才。

  “曾聽王富洲、朱發榮等老前輩講過,當時國際上對我們封鎖打壓,國家也是從綜合角度考慮,要爭一口氣,決定成立國家登山隊,挑戰從珠峰北坡登頂。”董范告訴記者,為了登珠峰,當時中國登山隊調動了不少資源,但仍然只有簡單裝備。對當時的登山運動員來説,困難可想而知。

  當時,剛從北京地質學院(中國地質大學前身)畢業兩年的王富洲等人被選進國家登山隊。從事地質工作的人,要常年進行野外科考,與登山運動有著密不可分的聯係。

  自上世紀50年代末,登山運動便被學校列入體育必修課,野外科考翻山越嶺,需要強健的身體和徵服大自然的智慧勇氣,“為祖國健康工作50年”是地大人的心願。上世紀80年代開始,地大人誓要“為祖國地質事業練就一雙鐵腳板”,經常以班級為單位,全員參加“10公裏負重行軍”,這也成為學校傳統的體育盛事。如今,地大的學生堅持每天集體出早操,保持著早起床、早鍛煉、早學習的良好習慣。

  “老一輩國家登山隊只有部分老同志,國家決定培養年輕人,我有幸入選,從此與登山結緣。”董范正是上世紀80年代初國家決定再次成立登山隊後的新一批攀登者,1984年8月他入選中國登山隊,經過組隊訓練,挑戰位于青海的6000余米的阿尼瑪卿山,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登山。

  當年還是年輕小夥子的董范,一提登山就很興奮,上上下下幫忙運送物資跑了好幾趟,帶隊前輩還提醒他悠著點兒,但董范沒放在心上,結果後來高原反應強烈,還鬧了笑話。

  “頭疼得厲害,我喊了一句‘媽媽我要回家!’”董范笑著回憶説,後來這句話成了他的人生“污點”,不少人直到現在還會拿這事開他玩笑。

  如果説王富洲等人是中國第一代攀登者,董范等人是第二代攀登者,那麼董范的學生、有著珠峰環保衛士之稱的次仁旦達,中國首位登頂珠峰的在校女大學生陳晨等年輕人,就是中國登山界的新生代。

  一批批中國登山人,從地大石油係、水文係、物探係等學科中走出,經過專業訓練後,成了中國登山界的脊梁,撐起了中國登山運動。67年來,地大培養了6000多名登山人才,一部中國登山史,滿載著幾代地大人的光輝足跡。

  榮譽的背後,是一次次生死考驗

  在地大體育學院的宣傳欄上,張貼著我國攀登者徵服一座座高山的歷史成就,登山運動早已成為這所學校的亮麗名片。

  目前,這裏擁有國際登山健將1名,國家登山、攀岩健將7名,一級登山運動員20余人。社會上稱讚地大是“中國登山戶外運動的‘黃埔軍校’”,一點不為過。用董范的話來説,中國登山協會裏約三分之二的人是地大校友,全國有名氣的登山俱樂部開辦者也多是地大人。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自古以來,攀登高峰,就是一種不畏艱險的精神象徵,激勵著人們前行。然而,大風、凍傷、迷路、滑墜、雪崩,還有變幻多端的天氣,讓登山成為一個高危運動項目。登山者經常面臨一次次生死考驗。勇攀高峰的過程,更是一路與死神同行。

  董范在帶學生攀登珠峰的途中,就曾遇見過著名的“綠靴子”屍體。登頂途中,遇見的屍體就有四五具。遇難者們這種地標性的特殊存在,也給後來的登山人一種警示。

  “戶外登山運動遇到意想不到的狀況,是正常的,只有憑著大家頑強的意志力和團隊力量,才能化險為夷。”董范説,團隊在攀登北美麥金利峰途中,前面隊員一條腿卡入進了冰川暗裂縫,因為是結繩一起前行,如果前面有人掉進去,後面會跟著一串掉進去。情勢危急之下,其他隊員立即奮不顧身地展開營救,利用繩索、使出全身力氣死死扯著,才將遇險隊員拉了上來。

  “很多時候救別人就是救自己,在一次次挑戰極限中,大家才能深刻體會到不畏艱難、團結協作理念的重要性。”董范説,身處野外,更能感受到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細節決定成敗,攀登也在錘煉攀登者的思維,拓寬攀登者的想象,考驗著攀登者處理問題的智慧,更離不開團隊的合作支持。

  作為一項靠天吃飯的運動,中國登山運動一路與科學考察相隨,離不開地質、氣象、測繪等相關學科支撐。中國地質大學曾先後在1978年、1985年、1989年按地學專業特點,編寫了供地質院校師生使用的野外理論教材、實用教材及視頻教材,以強化師生在地質找礦工作中身體技能和身體素質的適用性。

  長期以來,在楊遵儀、王鴻禎、池際尚等著名地質學家帶領下,一代代登山科考師生薪火相傳,對珠峰、阿裏、三江源等地進行地質考察,取得了一批開拓性成果。《西藏阿裏地質》《西藏阿裏古生物》等著作,填補了我國西藏高山地區相關研究的空白。在這所攀登者的“黃埔軍校”裏,登山不再局限于其常規意義,而是與地學科考緊密結合。

  無限風光在險峰,勇攀人生新高峰

  登山危險,為什麼攀登者前赴後繼?

  董范告訴記者,當經歷千辛萬苦登頂的那一刻,才能切身體會到“無限風光在險峰”的攀登魅力。

  不過,這些年的攀登,也讓董范看到了全球變暖帶來的地質變化,例如,電影《攀登者》中呈現出的犬牙交錯的冰塔林,如今在珠峰已經少見。雪線上升、垃圾越來越多等現象,也讓董范感到著急。2018年,董范的學生次仁旦達與其他登山者在珠峰大本營海拔5200米以上區域進行了3次大規模登山垃圾清理行動,清理食品包裝袋、食品罐子、酒瓶等生活垃圾5240公斤,在次仁旦達等攀登者的呼吁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珠峰環保。

  “地質人是天然的登山工作者,登山是為了親近山、了解山、認識山、欣賞山,與山進行心靈交流,登山精神的核心是攀登、團隊、和諧。”構造地質學家楊巍然認為,一代代地質工作者,一直奔走在探索科學的道路上,攀登精神也激勵著一代代地質人勇攀自然高峰和科學高峰。楊巍然的學生李德威教授前年因病去世,在楊巍然眼中,李德威就是一個不斷攀登的人,面對青藏高原上與地質構造學説相矛盾的現象,李德威用“30年時間,8萬多公裏行程”去解答。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山,如何去攀登?

  “中國登山人的精神傳承,也一棒棒在交接。”董范現在需要攀登的“山”,已經變成讓更多的人了解登山、喜愛攀登。

  在董范等人的推動下,地大也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登山戶外運動人才培養體係。1998年,地大在全國高校率先開設野外生存體驗課,成為首批擁有野外生存教育資源庫的大學。2004年,地大成為全國首批擁有野外生存通選課的大學,直到現在,課堂常常爆滿,一座難求。2005年創辦了全國第一個戶外運動本科專業,2007年率先招收了登山戶外運動方向的碩士研究生。2018年11月16日,中國登山戶外運動學院落戶中國地質大學,成為全國高校首個登山戶外運動專業學院,為國家登山戶外運動培養後備人才,“登山戶外運動的搖籃”名副其實。

  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校長王焰新説,學校的地球科學學科特色與登山戶外運動及高山極地科考血脈相通、相輔相成。學校將進一步整合國內外優質資源,開展包括大眾戶外休閒與探險、高水平競技、戶外産業經濟、戶外資源調查和青少年戶外教育等領域的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工作。

  攀岩是登山運動衍生出的新興競賽項目,學校上世紀90年代建起了當時亞洲最大的室內攀岩館,每年到攀岩館參加訓練的學生多達5000人。如今,一批攀岩“小將”也已在國際國內攀岩賽事中嶄露頭角。

  在中國地質大學博物館的登山科考專題展覽館,透過一幅幅泛黃的老照片,回望曾經青春而堅毅的臉龐,敢為人先、不畏艱險、頑強拼搏、勇攀高峰的中國攀登精神,一直在這裏延續傳承。(記者李偉)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613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