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感染HPV有助抵禦皮膚癌 病毒中也有抗癌“友軍”
2019-12-09 07:44:0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們常常談“病毒”色變,但有一些病毒,因為會激起人體免疫係統的反擊,或者間接影響其他病毒的致病性,反而陰差陽錯地助攻人類戰勝某些疾病。

  與癌症的鬥爭,人類不再孤軍奮戰。只不過這一次,“友軍”是病毒。

  美國著名的麻省總醫院腫瘤免疫中心的科學家們,最近發現了幫助人類抗衡癌症的“神隊友”。在近期發表于頂尖學術期刊《自然》的一篇文章中,他們表示,發現一些低風險的人乳頭瘤病毒(HPV)在間接保護人們免受皮膚癌的侵害。研究者介紹:“這是首次在實驗模型和人體中發現,常見病毒可能對健康有益,並且這種益處與癌症防護有關。”

  在人類漫長的進化史中,病毒與人一樣,都是地球的主人。長期以來,人們談“病毒”色變,然而,有一些病毒,因為激起免疫係統的反擊,或者間接影響其他病毒的致病性,反而陰差陽錯地助攻人類戰勝某些疾病。不過,受制于技術和認知的局限,人類對這些熟悉而陌生的客人,認識還是不夠深入。

  80%的女性會感染人乳頭瘤病毒

  宮頸癌一直是困擾女性健康的巨大難題,有數據顯示,99.7%的宮頸癌都是因感染HPV造成的。

  “人乳頭瘤病毒,顧名思義,就是一類會引起皮膚和黏膜發生增生性病變的病毒,病灶往往形似乳頭狀突起。”南京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病原生物學係副主任、副教授嚴沁介紹。迄今為止,HPV已經分離出200多種亞型,不同的亞型引起不同的臨床表現。臨床上根據HPV致癌性的不同,將其分為高危型和低危型。

  其中,高危型HPV有HPV-16、18、31、33、39、52、58等,多與宮頸癌、肛門癌、口腔癌等惡性腫瘤相關。在宮頸癌組織中,檢測出的HPV-16約佔50%—60%,HPV-18約佔20%。高危型HPV持續感染往往與宮頸癌前病變和宮頸癌發生高度相關,HPV引發細胞癌變的主要機制是將病毒DNA整合入宿主染色體,病毒致癌蛋白E6及E7在腫瘤發生過程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嚴沁表示,低危型HPV感染往往引發皮膚疣。例如HPV-1、2、3、4感染會産生跖疣和扁平疣,HPV-6、11會引起生殖器疣,例如尖銳濕疣。

  HPV的傳播途徑很多。江蘇省醫學會婦科腫瘤分會主任委員程文俊介紹,HPV多通過性傳播、醫源性感染、間接接觸等途徑傳播,“80%的女性都會或多或少感染HPV病毒,但不是感染HPV就會致病,低危型的HPV就像流感病毒一樣,對于免疫力強的人,這些病毒都是一過性的,就像打了你一下就跑了,但如果機體免疫力下降,這些病毒會整合到基因裏,重新産生細胞致病。例如體內有腎病等基礎代謝病,就有可能被‘攻陷’。”程文俊説。

  皮膚癌並非全是病毒的“錯”

  目前,也有一些可能會致癌但還沒有證實的HPV亞型。有研究指出,人群中廣泛存在的β亞型HPV感染或許和一些惡性皮膚癌的風險有關聯。然而,在《自然》雜志刊發的這篇文章中,研究者們得到的實驗結果,卻與過去的猜想相反。他們利用小鼠模型進行的實驗表明,免疫係統完整、對HPV能産生天然免疫的小鼠,以及那些因輸注T細胞而獲得免疫的小鼠,在暴露于紫外線輻射,或是接觸已知會導致皮膚癌的化學物質時,都能夠抵抗皮膚癌。

  “HPV病毒進入小鼠體內後,HPV的肽類分子——也就是病毒蛋白,會像一個外來入侵者,誘導T細胞産生免疫應答。在這次研究中,皮膚癌細胞中的病毒活性反而比正常細胞低,這意味著被激活的T細胞可以有效攻擊早期皮膚癌細胞,而這與研究者們此前的設想並不相同,反而是意外收獲。”嚴沁解釋。

  僅僅是動物實驗還不足以構成説服力,研究者還檢測了人類的皮膚癌樣本,他們分析了25種低風險HPV的活性後發現,皮膚癌細胞中的病毒活性和病毒載量,顯著低于相鄰的正常皮膚,這意味著機體對病毒陽性的腫瘤細胞有很強的免疫選擇。研究人員解釋,那些免疫係統受抑制的患者,之所以患皮膚癌的風險大大增加,是因為免疫力的喪失,而不是HPV的致癌作用。

  基于這些發現,研究人員提出,“以針對共生HPV的T細胞為基礎開發疫苗,或許可以提供一種創新方法,增強皮膚的抗病毒免疫力,有助于高危人群預防疣和皮膚癌。”

  人類能與很多病毒和諧相處

  此次研究的低危型HPV病毒,幫人類打開了了解如何與病毒和諧相處的一扇窗。

  其實,同為病毒,有些病毒可以通過影響機體免疫係統,間接影響其他病毒的致病性,這種“負負得正”的關係鏈,反而會讓部分人群受益。

  嚴沁稱,有研究表明,當合並感染庚型肝炎病毒(HGV)時,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的進程減緩,患者的存活期會相對延長。

  而上月底,中國科學家在《自然·免疫學》刊文稱,率先發現了腸道內的共生病毒,可以抑制腸道組織損傷和炎症發生。

  腸道免疫係統主要由腸道上皮內淋巴細胞(IEL)、固有層淋巴細胞和派氏結組成。“我們吃東西的時候,會吃進很多抗原和細菌,而IEL存在于腸道上皮細胞內,所以對于抵抗腸道感染起著重要作用。缺乏IEL,機體的免疫和屏障功能會減弱,患腸道感染等疾病的風險會更高。”研究者之一、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生物和醫學學部教授周榮斌介紹,他們向小鼠體內輸入抗病毒藥物後,小鼠腸道的IEL減少。這意味著,減少共生病毒,會導致IEL顯著減少。

  進一步的研究發現,腸道內的巨噬細胞一旦識別共生病毒産生的核糖核酸(RNA),便可以誘導抗原呈遞細胞,産生白細胞介素-15,從而維持腸道上皮內淋巴細胞存活和增殖。“如果腸道共生病毒失衡,還可能引發腸炎、腸癌等疾病。”周榮斌説。

  讓身體儲備與病毒打仗的“軍隊”

  不過,因為檢測技術和認知水平的局限,人類對共生病毒的了解仍是“霧裏看花”。周榮斌介紹,人體腸道、肺部、皮膚等組織存在大量的共生微生物,包括細菌、病毒和真菌等。這些共生微生物已經成為人體的一部分,在許多正常生理功能和幾乎所有疾病的發生中發揮重要作用。但是,過去幾乎所有的研究集中于共生細菌,而對于共生病毒的病理、生理功能研究還非常缺乏。

  “以腸道共生病毒為例,目前可以鑒定的共生病毒還很少,對其功能、特性及在健康維持和疾病中的作用,人類都了解甚微。”不過,周榮斌認為,未來5—10年,共生病毒的研究可能會迎來快速發展。

  既然知道共生病毒的存在,短期內卻又對其無可奈何,人類該如何與共生病毒相處?

  “病毒會看人下菜,針對不同個體、不同的免疫狀態,會有不同的結果。只要平時注意提升自己的免疫力,讓身體隨時儲備一支能與病毒打仗的‘軍隊’,就可以與病毒處于自然的平衡狀態,甚至可能利用這些微生物為人類健康服務。”嚴沁説。

  程文俊認為,與病毒的相處,防大于治。“如果酗酒、吸煙、熬夜、焦慮、壓力大,免疫能力就差,這時,體內和平相處的病毒就會‘變臉’,而如果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和心態,病毒就無機可乘。”(金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532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