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聚焦安徽旱情 一場人與天災的抗爭
2019-12-09 07:42:3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聚焦安徽旱情 一場人與天災的抗爭

  ●持續4個月高溫少雨 ●省級工作組派駐地市鄉鎮 ●為緩解水資源不足從長江調水

  終于下雨了。

  11月25日,農民吳寶國的稻田迎來了一場久違的“甘霖”。綿綿小雨持續了兩三天,原本幹癟打蔫兒的稻穗兒經雨水衝刷,鮮亮了許多。幹裂的田地像一塊巨大的海綿,將雨水迅速吸收進去。

  據安徽省應急管理廳發布的信息,受冷空氣和人工增雨共同影響,11月24日-27日,安徽省內出現一次明顯降雨過程,江淮之間、大別山區及沿江江南降中到大雨,淮河以北、皖南山區降小到中雨。

  這場雨讓吳寶國等了太久。作為滁州市定遠縣桑澗鎮河北村的種糧大戶,吳寶國承包了一千畝農田,從8月中旬至今,他和幹癟的稻穗、龜甲般開裂的土地,都在祈盼著一場“解渴”的雨。

  據國家氣象局介紹,7月下旬以來,長江中下遊地區持續高溫少雨,氣象幹旱迅速發展。截至10月31日,湖北東南部、安徽大部、江蘇大部、江西大部、浙江西北部、福建東南部、雲南西南部等地有中度至重度氣象幹旱,其中安徽中部等地為特旱。

  為了對抗旱災,安徽省水利廳于10月26日啟動旱災防禦Ⅳ級應急響應,在水的調度、蓄水保水、開辟水源等方面做了諸多努力。雨水過後,旱情已有所緩解,但前景仍不樂觀。據水利部信息中心預測,今年11月到明年2月,安徽淮河以南發生秋冬春連旱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在這場人與天災的抗爭中,節約用水的重要性,也讓更多的人深切感知。

  “地裏本該是綠油油的”

  稻株高矮不齊,長勢無序,近前一看,稻株上挂著的盡是些幹癟的稻穗。田地硬邦邦的,被無數條裂縫切割開,汽車經過時,揚塵涌起,久久不落。這一切都顯示,這裏已經太長時間缺水。

  這是吳寶國承包的稻田。11月上旬,吳寶國站在田間,愁眉緊鎖,往常這個時節,水稻早已收割完畢,種上了冬小麥,“地裏本該是綠油油的。”

  附近有兩個塘壩,是灌溉稻田的水源。吳寶國説,塘壩往年都能蓄滿水。但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兩個塘壩均已無水,塘底裸露開裂,長出了雜草。

  吳寶國算了一筆賬,風調雨順時,一畝地能收1000多斤水稻,但今年,一畝地也就能收一二百斤,近乎絕收。因為久久無雨,本該種植的小麥他也不打算種了。“明年不幹田了,出去打工。本來想致富的,現在要脫貧了。”吳寶國説。

  定遠縣水務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31日,全縣總蓄水量僅有0.76億立方米——僅是年初蓄水量的18.3%,且大多在中型水庫,全縣232座小型水庫低于死水位,塘壩基本幹涸。

  這場旱災影響的遠不止定遠一個縣。截至11月12日,安徽有72個市縣維持重等及以上氣象幹旱,淮河以南至江南北部有48個市縣達特旱,其中就包括滁州。

  在河北村西南方30多公裏處,坐落著安徽省十大水庫之一、滁州最大的黃栗樹水庫。這座水庫供應著滁州市區和全椒縣城的居民生活用水,同時兼具農業灌溉功能。

  11月上旬,新京報記者站在黃栗樹水庫大壩頂,看見部分庫底已經顯露出來。水庫管理處主任趙大龍介紹,當天黃栗樹水庫的水位是40米出頭,比正常蓄水水位降低了8米多;庫容為2410萬立方米,僅為正常蓄水庫容的約四分之一,總庫容的約十分之一。

  從10月下旬開始,住在滁州市瑯琊區清流街道某小區四樓的劉娟(化名)發現,到了晚上,“衝馬桶都沒水”。

  這種情況源于滁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10月19日發布的《關于實施分時減壓供水的通告》(下稱“通告”)。為了應對水資源緊張局面,《通告》規定,滁州市區早7時至晚9時正常供水,晚9時至次日早7時減壓供水。

  “來水時間短,而且水壓小,沒辦法洗澡,只能去澡堂。”劉娟抱怨,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隨著旱情的持續,10月23日,滁州住建局發布《關于實施第二階段分時減壓供水的通告》,減壓供水方案從11月1日起再次調整,改成了早、中、晚三個時段共7個小時正常供水,其余時間減壓供水——和上一份《通告》相比,正常供水時間進一步減少到了二分之一。

  “僧”多水少

  旱災的最直接原因是降水少。滁州市水利係統的受訪者表示,往年當地會有持續一兩個月的梅雨期,但今年的梅雨期降雨量很少,業內俗稱“空梅”,這是導致滁州出現嚴重缺水的最主要原因。

  安徽省氣候中心主任吳必文向新京報記者介紹,8月中旬以來,安徽省平均降水量85毫米,較常年同期偏少近7成,為1961年有氣象記錄以來同期最少。加上全省平均氣溫偏高,蒸發量偏大,導致全省普遍陷入幹旱。

  降水量照比往年銳減的原因,有觀點認為是受到厄爾尼諾現象的影響。“出現厄爾尼諾的地方要麼容易幹旱,要麼容易洪澇。”吳必文説,“從直觀上看,就是副熱帶高壓的強度比較大,也就是暖空氣勢力太強,冷空氣勢力太弱,而安徽以及江淮一帶正好處于冷暖氣團交鋒地帶。”

  亦有觀點認為,人類活動造成森林植被破壞、溫室氣體排放增加,引起全球氣候變暖,也對災情産生影響。吳必文説,以合肥為例,今年的溫度偏高1.1-2.3攝氏度,往年在11月中旬都該穿秋衣秋褲了,但是今年卻還嫌熱,“現在發生極端氣候的頻率和強度,都要比以前加強了。”

  水少了,用水的地方卻沒少。

  環衛部門需要用水。滁州市城管執法局市容管理科一位負責人表示,由于近年來大氣防治和清掃保潔的標準提高,環衛清潔用水量也隨之增加,“過去只是清掃城區各主幹道,現在連小巷也要衝洗,人行道上也有專門的微型車輛衝洗。”

  工業部門也需要用水。滁州市經信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9年1月-9月,滁州市工業企業月平均用水量在3000噸以上的(100家)企業,每月用水總量是163萬噸,其中兩家企業一個月用水量超過10萬噸。

  滁州市經信局一位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城區,工業企業的確是用水大戶,但“從全社會來講,農業才是用水大戶”。

  從數據來看,的確如此。《2018年安徽省水資源公報》顯示,2018年滁州市農業用水量佔全市總用水量逾七成。

  但大旱之下,“僧”多水少,各方用水都無法保證。

  針對環衛用水,兩次《通告》均規定,“嚴禁園林、環衛、施工、洗車等與消防無關的用水在市政消防栓上取水。”

  前述市容管理科負責人表示,目前,衝洗地面的環衛灑水車全部從河流中取水。

  滁州市某水庫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梅雨季過後,市水利局就要求該水庫停止向農業灌溉供水。

  為了灌溉,有農民偷偷地挖開水庫放水,水庫管理處只能每天巡查,把被農民挖開的地方補上。

  滁州市多位水利係統官員表示,停止灌溉是執行上級指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抗旱條例》第36條,“發生幹旱災害,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按照統一調度、保證重點、兼顧一般的原則對水源進行調配,優先保障城鄉居民生活用水,合理安排生産和生態用水。”

  作為全社會用水的最大戶,安徽省農業農村廳種植業局副局長吳志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如果一個地方不向農業灌溉供水,也不該向工業企業供水。

  “抗旱工作沒完成不能回來”

  旱災當前,政府部門行動了起來。

  安徽省抗旱工作的省直部門聯絡人、省種植業局副局長吳志偉的微信群裏,每天都被密密麻麻的信息刷屏,大量駐點工作人員每天匯報工作情況:哪天幫助哪裏的農民解決了用水難題,哪裏又完成了多少小麥播種面積。

  吳志偉介紹,安徽省農業農村廳成立了14個抗旱服務指導組,分別駐各市、重點縣、重點鄉鎮。“實行層層包制,即省包市,市包縣,縣包鎮村,每天有什麼工作進展都要做匯報”。比如,某天一位駐點幹部匯報,他幫種植戶找水,開車在田地周圍轉了一上午,終于在距離三四公裏的地方發現了合適的水源。

  吳志偉本人駐點宣城,一周4天在宣城,3天在合肥,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了三個星期。在合肥接受採訪的11月15日,他是回來參加當天上午省應急管理廳召開的抗旱協調會。會後,他要在當天回到宣城,盡管第二天就是周末。而這種“連軸轉”在他的同事當中屬于常態。

  多位受訪對象表示,早在一個多月前,安徽省省長李國英在省防汛抗旱指揮部旱情會商會議上下了死命令,駐點人員“抗旱工作沒有完成不能回來”。

  定遠縣是皖東農業大縣,此次旱災中受災嚴重。定遠縣農業農村局成立了6個“全縣抗旱和秋冬種工作指導組”。副局長許福祥介紹,每個工作指導組由3人組成,一名主任科員帶隊,配備一名水利和一名農技人員,負責三個鄉鎮的秋種抗旱指導工作。

  在黃山腳下的黟縣,油菜花是當地重要的旅遊資源。11月初第一次播下的油菜花籽因為太旱沒出苗,農業係統工作人員上山找水,把山裏的河流小溪打壩圍堰,截存起來,解決了白天大流量灌溉水源不足和夜晚小流量水源浪費問題。

  11月15日,700多畝的油菜花田已經全部綠油油,“終于保住了以油菜花為代表的中國最美田野”,一位工作人員欣慰地説。

  為了獲取更多的水,他們向天“借”水。吳必文介紹,10月份以來,全省共實施飛機人工增雨作業16架次,組織各市實施地面人工增雨作業366點次,發射火箭彈619枚。

  向地“借”水。在黃山市休寧縣,農業水利係統鼓勵農民打地下水。休寧縣農業農村水利局局長淩志武告訴新京報記者,休寧縣地下水豐富,他們向農民免費提供抽水設備,並鼓勵鄉村兩級打井作為灌溉後備水源。截至目前,休寧縣已新打井70處,清理老井84處。

  為了保證未來的用水,滁州市還上馬了“引江入滁”工程,從長江調水。

  旱災形勢逼人,這項工程進展也格外“神速”。滁州市水利局官網資料顯示,10月24日,“引江入滁”工程尚處于徵求意見階段,但29日即進入了一級站工程建設用地徵地階段,31日即進入了施工階段。

  《滁州日報》報道,“引江入滁”工程的取水口位于滁河駟馬山分洪道上遊,最終輸入滁州市第三自來水廠。工程預計2020年1月份完工投入使用,屆時將每日向第三自來水廠供水10萬立方米,滿足60萬城鄉居民用水需求。

  不僅滁州,合肥也從長江調水。據中安在線報道,10月21日晚,“江水西調”工程通過八級提水,注入大房郢、董鋪水庫,改變了大別山水庫群作為合肥唯一補水水源的局面。

  從長江調水其實早已是安徽省政府的一項計劃。

  早在2012年初,安徽省人民政府下發《關于印發安徽省淮河流域(防洪防旱防污供水)綜合治理規劃綱要的通知》,指出水資源短缺和區域供水能力不足已成為制約安徽産業布局和進一步發展的主要瓶頸,提出了“構建以長江、淠史杭-駟馬山、淮河為橫,以引江濟淮、淮水北調、引淮入亳為縱的‘三橫三縱’骨幹輸水線路格局,輔以其他水源和調配網絡建設”方案。

  然而,長江並非豐水河流,長江水並非取之不竭。河海大學水文水資源學院教授榮淑艷研究發現,近年來,長江年流量和豐水期、枯水期流量減小趨勢顯著,枯水年多以連續形式出現,枯水狀態明顯增多。

  除了安徽,還有多個省份也從長江調水。面對諸多“取水戶”,長江水利委員會方面多次表示,要細化各行政區域用水指標,進一步加強取水總量監控。這也意味著,安徽從長江調水並非一勞永逸之法。

  “現在知道節約用水的重要性了”

  持續月余的抗旱工作取得了一定效果。《安徽省農業農村廳關于全省秋種進展情況的通報(八)》顯示,截至11月13日,全省小麥已播面積完成率達90.06%,油菜已播面積完成率達85.31%,蔬菜已播面積完成率達94.80%。

  這一成績讓吳志偉感到振奮。吳志偉表示,盡管一些缺水的地區秋種進度比較慢,情況最嚴峻的地方小麥完成已播面積尚不足六成,但“完成抗旱秋種任務,我們是有信心的。”

  這種信心來源于過去月余的辛苦工作,更來自于腳下慢慢變化的土地。

  11月底,全省普降連綿雨後,吳志偉知道,今年的冬小麥搶種補種工作目標能夠完成了。“加上前幾天的一場小雨,全省降雨量達到41毫米,土壤滲透了,旱情得到了很大的緩解,只要皖北四個市種下了,我們就放心了。”

  吳寶國也改變了放棄種小麥的想法,雇了兩個人,趁著這場雨水補種了300畝小麥。

  滁州市住建局呼吁,“社會各界和廣大人民群眾要進一步提高節水意識,努力減少水資源浪費。工業企業要合理調整生産工藝,避開供水高峰時段用水。”並現金鼓勵市民對違規取水行為進行舉報。

  農業節水技術的重要性也再一次被提出來。

  定遠縣、休寧縣都提出方案,大力推廣噴灌、溝灌或霧噴等節水灌溉方式,防止大水漫灌,提高水資源利用率。

  “在平常年份,推廣節水技術還容易遇到各種推辭。”休寧縣農業農村水利局局長淩志武説,但經歷這場大旱,大家的想法空前地統一起來,必須要節水。

  吳志偉回憶,他們一個指導組在給駐地農民指導農田澆灌工作時,採用了噴灌技術,一畝地只需20立方米水,但傳統的漫灌方法,至少需要60立方米水,漫灌後還得晾幹地才能播種。“這就能讓農民很快認識到節水技術的好處,也容易接受”。

  多位滁州受訪者表示,這次幹旱讓他們知道,即便在南方,也會有缺水很嚴重的時候。

  最近,劉娟養成了一個新習慣。每天用兩個桶接好水,一桶用來洗漱,一桶用來做飯。洗菜、涮拖把的水都留著用來衝馬桶,臟衣服攢夠一桶(洗衣機)了再一並洗。“以前不這樣做,但現在知道節約用水的重要性了。”劉娟説。(記者 肖隆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中國彩燈節在莫斯科開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飛瞰大涼山雪景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99701125322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