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雞將軍”“返貧”記
2019-11-01 14:48:5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1月1日電 題:“雞將軍”“返貧”記

  程子龍、黃騰、謝劍飛

  今秋,大興安嶺南麓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一個在外闖蕩出“名堂”的漢子,卻堅持返回貧困縣創業的“返貧”故事,牽動著黑龍江省明水縣崇德鎮茂盛村貧困戶的心。

  他叫桑慶軍,在草原上“訓練”了7萬只“溜達雞”,他把“群雞飛舞”的壯觀場景傳到短視頻平臺上,每只雞賣出了128元的高價。桑慶軍被鄉親們稱為“雞將軍”,創業初衷就是想帶貧困戶脫貧。

  “訓練公雞”——公雞中的“戰鬥雞”

  夕陽西照,一輛三輪車在草原上急馳,車上的玉米飼料被一鍬鍬拋撒下來,上萬只紅公雞從四面八方涌來,飛快地追逐啄食。“咯咯咯”的叫聲此起彼伏,雞群像風一樣掠過,霞光中翻飛著鮮亮的羽毛。

  一個瘦高的漢子站在三輪車上,臉上挂著笑容,雙手揮著鐵鍬,像一個將軍在指揮著自己的部隊。他就是桑慶軍——草原上的網紅“雞將軍”。

  桑慶軍今年40歲,出生在茂盛村。幼時貧窮,初中沒讀完便進城打工。由于勤奮好學,在經過數年闖蕩後,在齊齊哈爾市開了自己的公司,每年有幾十萬元的收入。

  “一想到家鄉還有那麼多貧困戶,我就睡不著覺。”2019年春天,桑慶軍毅然決定返鄉創業,帶貧困戶脫貧致富。

  他承包了30多畝草原和林地,養起了“溜達雞”。“幾十天就出欄的速生雞營養少,也賣不上價,所以我就養210天才出欄的笨雞。”桑慶軍説著他的兩個決定,一是雞肉的質量必須高,二是養殖規模不能“小打小鬧”,所以一下就買了75000多只雞雛。

  不用圍欄,雞群在廣闊的草原上自由活動,食昆蟲、捕螞蚱。桑慶軍不給雞喂有添加劑成分的飼料,只喂自己加工的谷物和玉米料。

  “網紅雞”賣天價,貧困戶“借雞生蛋”

  桑慶軍當過公司“老板”,也深諳銷售之道。他一邊養雞,一邊把他“訓雞”的視頻傳到快手短視頻平臺上。沒想到,一夜之間就有了3000多粉絲。他又往火山和抖音短視頻平臺上傳視頻,傳趕雞、喂雞、賣雞甚至燉雞的視頻,漸漸地,粉絲總數漲到將近6萬,他成了“網紅”,他的雞也成了“網紅雞”。

  桑慶軍開啟了短視頻直播,每天清晨和傍晚是他最喜歡直播的時段。金燦燦的陽光灑向地面,雞群雄赳赳地在草原上奔跑,數萬只雞一起伸直脖子打鳴。桑慶軍的雞火了,每只賣出了128元的高價。

  “行,您把地址發過來,我馬上安排發貨。”成為“網紅”的桑慶軍有些忙不過來,每天能賣200多只雞。目前雞的銷量已超過5萬只,通過短視頻平臺賣出的佔一半以上,客戶有的來自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訂單已經排到了農歷“小年”。

  桑慶軍雇用了13名建檔立卡貧困村民在雞場務工,還雇用了50名“留守婦女”搞屠宰和包裝,每人每月4000元工資。“這些貧困戶一年就脫貧”,崇德鎮黨委副書記喬海林説。

  10月底,桑慶軍實施了他的扶貧“借雞生蛋”行動:他給村裏的100戶建檔立卡貧困村民每戶免費送去了2只母雞。計劃明年春天,2只母雞3個月生150個蛋,至少可孵化100只雞雛,飼養到3斤左右,桑慶軍再以每只雞80元的價格回收。這樣,每戶貧困戶可有8000元的收入。

  “我先調動一下全村人養雞的積極性,讓他們融入這個可致富的産業。”桑慶軍説。

  “雞將軍”的“野心”

  為把事業做大,桑慶軍又做了兩件事。一件事是注冊了“鳴天”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另一件事是給他的“溜達雞”注冊了“軍蕊”商標,“軍”是他的名字,“蕊”代表草原上,萬眾一心,和鄉親們一心往前奔。

  桑慶軍有自己的“野心”,明年要上更好的養殖項目——“有機溜達雞”。他準備自己種有機小米和玉米給雞做飼料,飼養出優質的肉雞。在增加養殖項目之上,創建自己的熟雞加工品牌,像“德州扒雞”那樣,行銷全國。

  夜深了,桑慶軍還睡不著覺,像“打了雞血”一樣。他計劃明年建6萬平方米的雞舍和屠宰車間,養殖30萬只“溜達雞”和5萬只“有機溜達雞”,另外還建一個能住100名工人的宿舍。他找過村支部書記,希望村集體能入股他的雞場,和他的養雞事業一起“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5181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