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失散紅軍,不能忘記的迭部記憶
2019-08-17 14:52:0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8月17日電  題:失散紅軍,不能忘記的迭部記憶

  新華社記者王作葵、梁軍、文靜

  尼瑪才讓的爺爺肖光勝是位紅軍老戰士。肖光勝有一把軍號,一直珍藏在自己的房間裏,從來不讓別人碰。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把軍號拿出來,仔細地擦拭一番。

  尼瑪才讓是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縣達拉鄉崗嶺村村民,他至今保留著爺爺的紅軍老戰士光榮證。這個紅色封皮的證件,由迭部縣民政局頒發。根據上面的記載,肖光勝1919年出生,1932年在湖南參加紅軍,1936年7月流落于迭部縣達拉鄉。

  由于一路上沒有食物,肖光勝當年來到迭部生了場大病,只得留下來。“爺爺當年是一名司號員,紅軍留給他的一把軍號,還有幾本書,他一直帶在身邊,直到去世。”尼瑪才讓説。

  達吉草的父親趙雲彪也是一名紅軍,當年因腿部受傷發炎,沒跟上隊伍。他生前的珍愛之物是一張面值五角的紙幣。紙幣的一面寫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另一面可看到“國家銀行”“一九三三年”字樣。

  “父親並不識字,但他特意找了一本書,把這張紙幣夾在裏面,保存在櫃子裏。他告訴我們,雖然這樣的錢幣早就不能使用了,但是一定要好好保存下去。”達吉草説。

  對于很多紅軍戰士來説,留在迭部,失去了與部隊的聯係,也失去了親人的消息。

  “我們曾訪問過一位名叫阿它的老人,他跟著父親一起參加紅軍時,只有8歲。由于年幼,實在無法跟上部隊行軍,父親只好把阿它托付給當地一對無兒無女的老夫婦。這一別,父親再也沒有回來。”達拉鄉副鄉長劉學海説。

  分別的時候,阿它還小,並不知道父親的姓名,只知道他是一名“挎手槍”的紅軍。而老家在他的記憶中,只是一個“門前長有很多竹子”的地方。“聽到老人講述這些,心裏發酸。”劉學海説。

  迭部縣婦幼保健計劃生育服務中心主任唐玉玲的父親唐明軍,也是長徵隊伍中的一名紅軍。他從老家四川閬中參軍入伍時,才和槍一樣高。

  “父親常常説,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草地下全是水。走著走著,就有人陷進去爬不出來;走著走著,就有人倒地再也站不起來。”唐玉玲説。

  紅軍衣衫襤褸、缺醫少藥、糧食緊缺。路過四川省巴西、松潘和若爾蓋,餓得緊,大家會啃樹皮、吃草根、煮皮帶。最艱難的時候,戰士們從馬糞中撿出未消化的青稞吃。雖然當時唐明軍也想去追趕大部隊,但腳傷太重,只得留在迭部。

  唐玉玲記憶裏,父親在世時,兩條小腿布滿紅疹,那是過草地時落下的皮膚病。

  “父親親歷了生死考驗,覺得醫術能幫人消除病痛,是很有意義的事。”唐玉玲遵從父親的願望,于1983年考入甘肅省中醫學院,畢業至今從醫30多年。

  晚年時,唐明軍曾幾次去過臘子口戰役紀念碑。每每站立在碑前,他都緘默不語。“其實我知道父親在想什麼,他在想假如自己能追上隊伍,一生就不會有遺憾了。”唐玉玲説。

  在經歷了雪山草地到達甘肅後,許多受傷、患病的紅軍戰士不得不脫離部隊留在當地。劉學海告訴記者,僅達拉鄉一地,這樣的“失散老紅軍”就有19名。政府部門做了不少工作,來保存這些老紅軍的檔案和故事。近年來,隨著老人們相繼故去,這項工作的難度越來越大。

  “我們會繼續努力做下去。這些老人都為新中國做出過自己的貢獻,他們不應該被忘記。”劉學海説。(參與採寫:盛瑞麗)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巴黎:夏夜蒙馬特
巴黎:夏夜蒙馬特
古村新韻
古村新韻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嘉塘草原的神秘“萌物”
壯美乾坤灣
壯美乾坤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887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