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惠民資金的“最後一公裏”,鄉鎮幹部“任性”空間有多大?
2018-02-13 10:23:5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2月13日電  題:惠民資金的“最後一公裏”,鄉鎮幹部“任性”空間有多大?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宋曉東、管建濤、李平

  近年來,國家惠民力度不斷加大,每年用于惠民項目的專項資金也越來越多。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僅全國財政專項扶貧資金投入就超過1000億元。

  記者近期走訪全國10余個鄉鎮發現,惠民資金發放到農民手中的“最後一公裏”,是一個復雜的係統工程。在扶貧攻堅和反腐倡廉的背景下,鄉鎮基層幹部承受著巨大壓力和嚴峻挑戰。

  一個鄉鎮一年至少有幾十個惠民項目,有的一筆錢要反復入戶調查10余次

  到底惠民的錢有哪些?黑龍江省青岡縣禎祥鎮黨委書記王帥説,基層惠民資金大概可以分為3類:第一是生産類,包括糧補、玉米補貼、休耕輪作等;第二是生活類,低保、五保、大病救助等;第三類是危房和泥草房改造等。

  “不僅不同省份惠民項目不同,不同鄉鎮甚至是同一地區的不同年份也有不同的惠民項目,一個鄉鎮一年至少有幾十個惠民項目,涉及的群眾從幾萬到十幾萬人不等。”河南省鄲城縣汲水鄉鄉長梁輝説,2017年汲水鄉惠民項目覆蓋就超過10萬群眾。

  記者採訪了解到,除此之外,各地還結合本地區特點安排多項專項惠民資金。貴州桐梓縣馬鬃苗族自治鄉鄉鎮幹部梁正強説,當地出臺規定,在2018年1月5日至1月25日間,農民新買32寸以上電視機的補貼500元,買衣櫃補貼400元,買茶幾補貼200元。

  惠民資金的審批、發放流程也各不相同,十分復雜。梁輝説,糧補是直接發給群眾的,低保、五保戶要提前申報;危房改造還要經過幾次審核,有的需要村兩委通過,有的需要縣直部門審核。很多項目都需要基層幹部入戶調查,一家一戶地評審、核對、公示。有的惠民項目從申報到完成前後要歷時半年左右,基層幹部要反復入戶超過10次。

  以2017年6月鄲城縣押嶺村貧困戶楊守義家向村委會申請危房危改的項目為例。首先,包村幹部和駐村工作隊先入戶進行調查,核實後村兩委班子召開會議討論,並提交黨員代表大會及村民代表大會進行審議和表決。公示後,鄉鎮負責人入戶進一步核實,並與楊守義研究改造方案。鄉村幹部入戶拍攝改造前房屋照片,整理危房改造檔案。改造施工啟動後,包村幹部和駐村工作隊還需兩次入戶查看改造情況,同時上報鄉危改領導小組組織財政、建設部門人員入戶驗收。驗收通過後,鄉紀委進行監督並上報縣住建局審批後才能撥款。整個項目結束後,鄉鎮負責人還需再次入戶查看危改後情況,並調查群眾滿意度等情況。

  黑龍江省慶安縣慶安鎮黨委書記周海波説,發放玉米補貼,每年都要測量玉米種植面積,測量時,鄉鎮幹部要帶著村幹部、威信高的村民,一家一戶一畝地一畝地核對農民的土地臺賬。“光這一項工作就得兩個月,要有糾紛還更麻煩。”周海波説。

  幹部發錢“任性”空間有多大?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比起從前收錢收費,對于基層幹部來説,發錢的工作量和難度更大。隨著多地查處“群眾身邊的腐敗”案,基層幹部還要面對一些群眾認為惠民的錢怎麼發“幹部説了算”的質疑。

  ——錢發給誰幹部拍板説了算?有個別群眾質疑,“上頭説發錢,下面沒拿到,鄉鎮幹部自己拍板説了算,想發給誰就給誰”。記者採訪發現,在不少地方的惠民項目實施中,基層幹部從主導變為“補位”。

  貴州省首個脫貧摘帽縣赤水市在扶貧項目中,先由鄰裏鄉親評議誰最困難、誰該當貧困戶、誰經幫扶之後該退出貧困戶等,基層幹部再廣泛走訪、科學評估、督查暗訪,將一些收入稍高于貧困線的困難戶、返貧人群等納入政府幫扶范疇,避免基層幹部“隨意拍板”。

  ——錢怎麼發能“任性”嗎?河南省沁陽市常平鄉鄉長張彬説,這些年對于惠民資金的管理越來越嚴格,對少數腐敗的基層幹部少了可鑽的空子。比如,一些專款以及土地補貼是直接撥付給農戶,由農民本人簽字領取,個別需要通過基層政府發放的,也要求手續齊全,群眾的電話號碼都留著,以備核查。

  黑龍江省青岡縣禎祥鎮慶華村黨支部書記尹春光説,現在制度上的管理越來越縝密。比如,危房改造是施工企業先行墊付,驗收合格後,把補助資金打到農戶手中,進而償還企業墊付的資金,這樣避免了利用項目申請下資金後不用于申報項目的情況。

  ——能不能“黑箱”操作?“過去政府補貼啥時發、發多少,我心裏沒個底,現在自己就能查得清清楚楚,心裏踏實多了。”貴州省桐梓縣九壩鎮山堡村貧困戶楊吉林指著面前的“桐梓縣民生資金(項目)監察大數據平臺”終端説。通過這個係統,群眾可以自助查到村裏哪些農戶享受了低保,哪些農戶得到了救濟糧、救濟款。

  “現在惠民項目全部都公開透明,老百姓不會被‘蒙在鼓裏’,基層幹部的作為都在群眾眼皮子底下。”鄧州市穰東鎮黨委書記萬洪志説。

  惠民資金應從“輸血”轉“造血”,監管籠子須更密實

  雖然上有問責鞭、下有質疑聲,惠民項目資金的分配是一個不好幹、壓力大的“活兒”,但基層幹部仍普遍認為,用好惠民項目資金是為群眾辦好事的重要工作,也是錘煉幹部能力重要平臺。

  王帥、梁輝等基層幹部認為,這些年國家惠民項目不斷增多,不過用于保障性的惠民項目偏多,用于發展性的惠民項目較少。“希望未來惠民資金能夠從‘輸血’更多地轉為‘造血’,引領實現鄉村振興。”梁輝説。

  一些基層幹部還認為,目前惠民項目的管理仍存薄弱環節,監督力度還應進繼續加強。近期,又有一批侵佔惠民資金的基層幹部被懲處:河北省邢臺市臨城縣膠泥溝村黨支部書記麻某,違規將自己確定為貧困戶,享受大棚種植及災後恢復扶貧資金1.1萬元;山東沂南縣雙堠鎮原雙堠社區黨總支委員劉某挪用扶貧資金20萬元;江西龍潭鎮小王村村委會違規收取部分村民危房改造款8.8萬元。

  多位鄉鎮幹部建議,對惠民資金的使用從體制機制上健全監管全流程,引入社會監督,主動公開公示,讓惠民項目更加透明公開。“制度建設越規范、監督越嚴格,既是對群眾利益的保障,也是對我們基層幹部的引導和保護,確保國家惠民項目落到實處。”張彬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橋衛士”
嘉陵江上“橋衛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412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