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代課、代考、代寫作業明碼標價:高校“代産業”流行誰之過
2018-02-13 08:26:0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進入大學校園,意味著人生開啟新的階段,學子們在這裏完成學業,同時淬煉品格、認識社會、學會選擇……而如今,受各種因素影響,在一些高校,部分學生把本該自己完成的學業課業外包給他人,代課、代考、代寫作業、代寫論文等“代産業”在一些校園裏盛行,亟待引起重視。

  無所不代,高校“代産業”明碼標價

  “高校代勞産業有統一規定的行價,一般代上一節普通課收費20元,專業課一節是25元,節假日補課一節收費30元。”某高校大四學生小向説。

  小向是該高校名為“×大服務信息交流群”中的一員,這個建于2017年2月的QQ群有成員近900人,主要是為本校學生提供各種兼職信息。小向平日課業較少,經常幫同學代課。他説:“群裏有代課需求的同學很多,很多找我的都是‘回頭客’。”

  代服務運行之初是由在校大學生自行建立微信群或者QQ群作為交易平臺,平臺搭建完成後由建群學生不斷邀請熟人或介紹有代勞方面需求的學生進群,實時在群內發布共享“代服務”信息。

  除代課服務外,還有代寫作業、代考、代寫論文等服務也都是明碼標價。

  以代寫論文為例。目前高校論文的代寫渠道有兩類:一類是通過中介推薦選擇寫手,一類是自行尋找寫手。前者論文代寫寫手的寫作水準較低,以滿足顧客對于論文字數的要求為主,論文本身質量不高,收費多在800元左右。交易完成後中介收取75%,代寫學生收25%。後者論文代寫寫手較為專業,寫作水準較高,千字收費100元至120元不等,專業不同收費也不同。

  “代産業”在一些校園內運行衍生出諸多中介服務。而隨著代服務市場越發飽和,甚至出現代方之間打價格戰的現象,一些“代中介”通過提供比行價略低的價格來確保自身訂單量的有效增加。

  小向表示:“其實這活可賺錢了,關鍵是咱沒渠道,還得自己去攬顧客,否則收益會更高。”

  “代産業”流行誰之過

  惰性是大學生使用代服務的主要原因。“我在校的時候,經常會因為早上起不來而不願意去上早課,可是學校點名制度十分嚴格,請假曠課的話都是會扣學分的。”大四學生小楊説,“為了偷懶我就請人代課。”

  去年,已經開始畢業前實習的小楊更是將所有在校課業由“密友”代勞:“我不在校的時候若有考試,也是直接聯係他替我去考。不要求分數多高,讓老師知道我考了就行。”

  專家表示,少數學校為了便于管理,把每天都排滿課,同時規定不得請假,這從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學生考勤找人代勞。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校方和學生皆須承擔責任。不能以大學內的課程設置不合理、部分教師教學投入不足、上課內容枯燥、學生實習就業壓力大等為由開脫學生責任。”

  不少學校和老師在預防和查處這種違規行為方面不夠嚴格,以及網絡的普及都為高校“代産業”的實現及發展提供了便利條件。

  從訂單的産出再到接單的結束,交易中的每個步驟均可在手機上完成,學生顧客極易上手,保密程度較高。

  代課學生小李説:“現在各種接單都很方便,發條消息一分鐘就能和顧客把生意商量好,錢也都是直接打到我的微信或者QQ零錢裏。”

  風險潛藏,不容姑息

  專家認為,大學的意義在于師生之間有質量的互動,大學教育直接影響社會人才質量的走向,高校代服務之風必須嚴管。

  西北政法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教授魏奇説,高校“代産業”流行,潛藏極大風險。不只是校園管理難度加大,更凸顯部分學生誠信缺失。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高永安認為,對于純粹代勞性質的事情進行合理適當收費可以理解,但變質走偏的高校有酬代勞産業應制止。

  減少代課的綜合舉措之一是提高課程質量。熊丙奇認為,我國一些高校存在教師重學術研究,輕人才培養的問題。于是當一些教師不願意花精力投入教學,對教學採取應付敷衍態度時,學生也自然會以消極態度對待學習。

  魏奇建議,加強社會徵信體係建設,對參與高校有酬代勞産業的各方加大處罰力度;另外,高校自身需進一步規范上課、考試、論文過程管理,設立舉報制度,查處結果和畢業就業等形成聯動。

  (來源:《半月談》2018年第3期,原標題:《高校“代産業”流行:生意?火坑!》 記者:劉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中國空軍殲-20戰機雪後飛行訓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逛民俗廟會 過文化大年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嘉陵江上“橋衛士”
嘉陵江上“橋衛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41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