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2017-12-23 13:34: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哈爾濱12月23日電 題:一家人與一群鶴的生死相守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陳凱星 梁冬 馬曉成

  是悲歌,更是壯歌。

  命運能有多悲情?還記得犧牲在沼澤中的養鶴女孩嗎?近30年後不幸再次降臨,接過她事業的小弟徐建峰,同樣因公殉職。

  信念能有多執著?徐建峰的女兒同樣響應冥冥中的召喚,告別繁華都市,回到扎龍自然保護區。她説:“只有在這裏,我才能找到內心的安寧。”

  娟子的傳説

  在廣袤的黑龍江大地上,嫩江宛轉南流,河之東岸有一塊夏如翡翠、冬如白玉的大濕地——扎龍自然保護區。這裏以棲居繁衍著自然的精靈——丹頂鶴,聞名于世。

  “在世界僅存的三大丹頂鶴種群中,只有我國的扎龍種群仍生機勃勃地保持自然遷徙。但保護區建立之初,這群鶴也曾處境瀕危。”扎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常務副局長王文峰説。

  據記載,1975年建區之初,丹頂鶴總數僅140只左右。

  丹頂鶴一身傲骨又極其敏感,人們根本無法接近,保護工作一時不知如何著手。大家發現,當地有一位漁民徐鐵林,身懷絕技,他曾經多次遇到受傷的丹頂鶴,救回家養好傷又放飛。

  “老徐一家與鶴相鄰相依,索性就請他參與了管護工作,最初保護區的牌子就借挂在他家。”王文峰説。

  老徐和夥伴們艱難跋涉在沼澤中,在2100平方公裏、相當于2個香港面積的保護區內,幾乎摸清了每一處鶴巢。大家慢慢發現,“人工孵化+野外散養”的“半野化”保護方式,成活率最高,野性保持最好,而且幼鶴自然地就跟著成鶴南飛了。

  當時他們還不知道,後來多個國際組織試圖人工重建鶴類遷徙均告失敗,扎龍“土辦法”會成為唯一成功范例。他們不知道的還有,這與老徐一家後來的悲情遭遇,會有一種隱秘的聯係。

  徐家長女叫徐秀娟,從小就跟著老徐在火炕上孵鶴,大家親熱地叫她“娟子”。照片上,娟子略顯黝黑、牙齒益顯雪白、眼神格外清澈。她呵護的鶴,每年都會飛往江蘇鹽城越冬。1986年5月,徐秀娟突然接到鹽城邀請,共同創建灘涂珍禽自然保護區。娟子二話沒説,懷揣著3枚丹頂鶴蛋就出發了。她一路用體溫暖著,奔波了3天3夜,終于來到黃海之濱。

  當時,丹頂鶴人工孵化還屬世界前沿課題,即使在親鶴的羽翼下,溫度稍有變化,也會胎死殼中。我們今天難以想象,娟子究竟付出多少情感,才有了世界首次在越冬地人工孵化丹頂鶴成功。更令人驚奇的是,小鶴格外強壯,比正常周期提前20多天展翅飛天。前來考察的中外專家説,這是“愛生奇跡”。

  然而,這種“半野化”保護方式也伴生著難題,淘氣的幼鶴玩高興了,很容易“走失”。1987年9月15日,又有幼鳥飛走未歸。徐秀娟整整一天在蘆葦蕩中蹚水尋找,心力交瘁。第二天一早,娟子説聽到了“寶貝”的鳴叫,沒顧上吃飯就又出門了。不想從此永別,她終因疲勞過度,淹沒在沼澤裏。

  那個美麗的女孩,終年23歲,被追認為我國環保戰線第一位烈士。于是有了那麼一首歌:

  走過這片蘆葦坡

  你可曾聽説

  有一位女孩

  她留下一首歌

  為何片片白雲悄悄落淚

  為何陣陣風兒輕聲訴説……

  從此,徐家人每年過年,都會擺上一副空碗筷、一把空椅子。

  峰兒的故事

  老徐夫婦忘不掉娟子,更放不下這群鶴。他們還有一個兒子叫徐建峰,小名“峰兒”。當時,小夥子已退伍轉業進了齊齊哈爾市的大型國企。1997年,經父母反復勸説,峰兒放棄城裏的工作,回到扎龍,接過了接力棒,一幹就是18年。

  同事們説,建峰“恨活”,有事幹不完不下班;建峰“幹凈”,他擔任孵化中心主任,養鶴比養孩子還上心;建峰“怕他爹”,鶴病了,治不好不敢回家。

  有一天,突發暴風雷電,驚飛了幾只幼鶴。徐建峰立刻追了出去。風把葦子都刮伏在水面上,滾地雷像火球一樣在水面上滾來滾去。然而,建峰一步一“刺溜”地帶頭衝了上去,把鶴搶救回來。看著他渾身滾得像泥猴,領導後怕地説:“你不要命了?”

  娟子姐走了以後,周圍人發現這個東北漢子變得沉默寡言。讓人不解的是,他有時會拿出自己的工作證,出神地看上一會兒。

  然而,不幸再次降臨。

  2014年4月,又是丹頂鶴繁育孵化的關鍵期,徐建峰發現濕地核心區內有個鶴巢,小鶴馬上就要破殼,但那個春天異常幹燥,附近時有“荒火”。“可別把鶴巢給燒了。”徐建峰扔下一句話,只身前往看護。4月18日,領導接到了徐建峰的請假電話,説可能趕不回來開會了。可誰也沒想到,第二天,徐建峰因摩托車失控,一頭扎進了沼澤。

  在徐秀娟犧牲27年後,徐建峰又獻出了生命,年僅47歲。

  在整理遺物時,同事驀然發現,他的工作證裏,原來珍藏著一張“娟子姐”的照片。

  翻看父親留下的日記,女兒徐卓發現:“他每天都點滴記錄著工作,為哪只鶴打掃了圈舍,給哪一群鶴做了防疫……”

  “我一定把它續寫下去,這樣我們就仍然相守。”徐卓説。

  只是,徐家每年過年,桌上又多了一副空碗筷、桌旁又多了一把空椅子。

  人鶴情未了

  為什麼不幸會一再降臨這個家庭?

  感同身受的管理局副局長胡曉燕説,扎龍獨創的“半野化”保護方式,注定護鶴人一直在路上;在沼澤中跋涉,極耗體力,盡管徐家姐弟水性都非常好,但他們當時都太過疲勞了;還有,徐家對鶴的情感是外人無法想象的,“孩子”處于險境,“父母”是肯定會奮不顧身的。

  愛,就是這樣一種不可抗拒的召喚。

  徐秀娟當年在一張照片背後寫道:“我願意為我所熱愛的事業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沒想到,竟一語成讖。

  “娟子剛養鶴的時候,有一只鶴叫賴毛子,特別兇。娟子每天就坐在籠子門口,給它喂魚喂水,任它啄來啄去……後來這只鶴與她形影不離。”徐鐵林的徒弟李志剛説。

  徐卓説:“鶴是充滿靈性的動物,它們有情感。”

  “有一次,我們發現遠處燃起荒火,望遠鏡裏卻晃動著兩個白點。‘不好,有鶴巢’,我們拼命跑過去,果然是一對鶴守著兩枚蛋。火線已燒過來,臉都感受到熱浪了。可這對鶴卻戀戀哀鳴著,不肯離去。直到看我們取走鶴蛋,它們才起身飛起,又盤旋好久。”李志剛説。

  工作人員野外作業時,常遇鶴從天降,“撲嗒”一聲落在身前。他們知道,那是他們的老朋友,在以特有的方式致意。

  扎龍人説,丹頂鶴一身傲骨、一生忠貞,只要結為伴侶,就會一生相守。如果伴侶受傷無法南飛,那麼另一只一定會選擇留下,哪怕是面對風雪、面對死亡。

  護鶴人的情感又何嘗不是如此?

  老徐夫婦親手埋葬了一雙好兒女,這是怎樣的傷痛啊。老伴黃瑤珍眼睛快哭瞎了。徐建峰的妻子,長夜難眠,就靠抗抑鬱藥頂著。今年,齊齊哈爾市隆重紀念徐秀娟烈士犧牲30周年,當那首歌再次響起,老徐夫婦再也抑制不住情感,中途灑淚離場……

  “我的姑姑,我的父親,盡管生命像流星一樣劃過夜空,但我想他們是幸福的,只是把無盡的思念,留給了我們……”

  徐建峰犧牲的那一年,徐卓正在東北農業大學學園藝。這位平時的乖乖女堅決向學校提出申請:要求轉學到姑姑曾就讀的東北林業大學,學習野生動物保護。學校有意保送她讀研,然而,徐卓卻放棄了。去年8月,她告別北國名城哈爾濱,毅然回到了扎龍,再次接過了接力棒……

  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楊文波告訴記者:“目前,扎龍已建成世界最先進的丹頂鶴繁育基地、最優良的基因庫。老徐一家是扎龍人、齊齊哈爾人、黑龍江人,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典型代表。”

  老徐夫婦説,他們一生只在做兩件事。十月送它們離去,春天迎它們歸來。

  每當殘雪消融,每當丹頂鶴“呦呦”鳴叫著飛過村莊,兩位老人知道,他們的娟子,他們的峰兒,他們的孩子們,又回來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至“煉火”
冬至“煉火”
華麗“姜餅城”
華麗“姜餅城”
讀四庫全書 不負新年芳華
讀四庫全書 不負新年芳華
蘭鐵特警開展冬訓練兵活動
蘭鐵特警開展冬訓練兵活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156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