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1 04/ 13 16:05:38
來源:解放軍報

第83集團軍某旅“紅一連”:軍魂發源的地方,黨旗高高飄揚

字體:

    原標題:第83集團軍某旅“紅一連”——軍魂發源的地方,黨旗高高飄揚

    “軍魂從這裏發源”主題雕塑前,第83集團軍某旅“紅一連”組織優秀共産黨員評選活動。 張增岩 攝

    這是一支歷史悠久的紅色連隊;這是一個戰功卓著的英雄集體。

    從“三灣改編”走來,這個連隊歷經300余場戰役戰鬥,被譽為“軍魂發源的地方”。

    春秋更替,鬥轉星移。94年來,“紅一連”始終傳承紅色基因,永葆“軍魂發源”的忠誠本色,譜寫了一曲英雄讚歌。

    播撒信仰的種子

    不僅要做黨的堅定信仰者,更要做黨的忠誠傳播者

    2019年6月,“紅一連”黨支部書記鄭紀文走馬上任。當他第一次走進連史館,“支部建在連上”那段歷史便衝進腦海,挂上心頭——

    1927年9月,羅霄山脈霧氣沉沉。遭遇攻打平江、瀏陽、醴陵的失利和幾天慘烈戰鬥,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銳減至1500余人。其中既有戰鬥減員,也有官兵逃亡,悲觀情緒就像山間的濃霧,籠罩著整個隊伍。

    怎樣才能凝聚起這支部隊?這個問題在毛澤東的心頭揮之不去。這時,整個隊伍中唯一一個沒有逃兵的連隊,吸引了他的目光。

    昏暗的煤油燈下,毛澤東與這個連隊的黨代表何挺穎徹夜長談,思想的火花噴涌而出:連一級如果沒有黨的組織,黨的影響力就不能滲透到隊伍中去。黨支部不能只建在團一級,而是要建到連隊去。

    10月的一個夜晚,葉家祠的小小閣樓上,毛澤東在“紅一連”親自發展了6名新黨員,建立了人民軍隊第一個連隊黨支部。從此,黨來到了夜晚營地的篝火邊,來到了每個戰士的身旁,黨的血液迅速流貫部隊的全身。

    萬山叢中,竹濤陣陣,旌旗獵獵。1928年11月,毛澤東在給中央的報告中寫道:“紅軍所以艱難奮戰而不潰散,‘支部建在連上’是一個重要原因。”

    站在連史館“軍魂從這裏發源”主題雕塑前,鄭紀文沒有了新官上任的豪情萬丈,有的只是清醒和壓力:連隊黨支部是黨與官兵最近的地方,官兵能不能堅定聽黨話、跟黨走的決心信心,關鍵看黨支部能不能把黨的聲音傳到官兵心靈深處。

    “欲事立,須是心立。”第一次支委會,鄭紀文就把“如何深入傳播黨的聲音”作為支委討論的第一個議題,作為黨支部教育引導官兵的首要任務。鄭紀文常對大家講,“黨的創新理論就是黨的話,只有把黨的理論學深悟透用活了,才是真正聽黨的話。”

    入伍前,士兵徐謙對學習理論不感興趣。剛到“紅一連”時,每到理論學習時間,他總是無精打採,老想溜號。鄭紀文主動與他結成對子,一起學習黨的創新理論,一起參加體會交流活動,一起準備強軍故事會……

    信仰的種子一經播下,就會在理論滋養下枝繁葉茂。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牽動官兵的心。徐謙家住湖北荊門,他的姐姐是一名護士。徐謙多次給家裏打電話,鼓勵姐姐“現在青春是用來奮鬥的,將來青春是用來回憶的”。最終,姐姐取得父母支持,逆行前往武漢成為抗疫志願者,被表彰為“抗擊疫情最美護士”。

    “行動上的堅定追隨,源自理論上的清醒認識。”在鄭紀文看來,“‘紅一連’官兵不僅要做黨的堅定信仰者,更要做黨的忠誠傳播者。”

    燒旺組織的爐火

    黨的力量來自組織,組織力量來自黨支部

    穿著筆挺的綠軍裝,四級軍士長、士官支委柯昌水顯得十分幹練。會議室裏,柯昌水和副書記胡貫蕾相對而坐,在筆記本上記下存在問題、意見建議。

    “副書記同志,鼓舞士氣是好事!但入黨這個事,不是你説了就能算,也不能憑比武奪金牌這一錘子買賣……” 柯昌水開門見山。

    原來,那天下午,連長胡貫蕾為了激發官兵參賽熱情,當眾許下諾言:參加比武競賽,誰能奪金牌,就給誰立功、入黨。于是,隊伍剛解散,柯昌水就“約談”了胡貫蕾。

    黨的力量來自組織,組織力量來自黨支部。作為連隊最老的支委,柯昌水深知黨支部教育黨員、管理黨員、監督黨員的重要意義。他説,“在‘紅一連’,黨管黨員無盲區,開展批評無禁區,黨員的問題群眾敢講、支委的問題黨員敢點、書記的問題支委敢批,問題什麼時候露頭,批評就什麼時候展開。”

    從日落西山到月上樹梢,這場談話進行了4個小時。柯昌水從訓練組織談到日常管理,從官兵思想談到風氣建設,提出意見建議17條。

    大學生士兵黨員潘紹鈺剛來連隊那會兒,文章寫得好,但軍事素質不過硬。一次連裏組織5公裏越野跑,潘紹鈺落在隊伍後面。事後,柯昌水對潘紹鈺進行了嚴肅批評,並決定由支委王檁瑄幫助他補齊短板。

    後來,每次訓練王檁瑄總是把潘紹鈺帶在身邊。高強度訓練,確實讓潘紹鈺有點吃不消,難免想偷懶。每當這時,王檁瑄就會説:“不是我幫你,我是代表黨支部幫你。”3個月後,潘紹鈺以過硬的成績通過考核,不久後便獲評“優秀共産黨員”。

    “批評教育嚴肅認真,解難幫扶盡心盡力。”在王檁瑄看來,這一紅軍時期形成的光榮傳統,在“紅一連”沒有因時光流轉而褪色,在新時期還賦予老傳統更深的內涵。

    一位到“紅一連”調研的領導曾説:“我特別讚賞你們這種敢于揭示連隊問題、暴露自己思想、實實在在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做法……連隊黨支部不愧為毛主席親自建立的黨支部!”

    聚焦打贏的主業

    研戰室內觀世界,“一班人”敢闖敢試敢爭先

    2020年1月3日深夜,華山腳下,電閃雷鳴。“紅一連”三樓走廊盡頭的研戰室裏,人聲鼎沸,交鋒不斷。

    沙盤前,黨支部“一班人”正討論淩晨發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郊外的一次衝突:美軍使用“死神”無人機發射3枚導彈,攻擊伊朗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乘坐的車輛,致使蘇萊曼尼當場死亡。

    此時,連長胡貫蕾兩眼緊盯桌上的無人機模型,眉頭緊皺。他的腦海裏不停地翻涌著不久前旅裏組織的一場紅藍對抗。

    那次演練,為隱蔽行軍企圖,胡貫蕾按照以往的慣例,命令全連晝伏夜出、穿越密林。然而,藍軍早已通過無人機偵察,清楚掌握部隊的舉動。原本計劃中的突襲,竟變成了藍軍的伏擊。

    吃了敗仗,胡貫蕾一頭扎進連史館。誕生于革命戰爭年代的“紅一連”曾先後參加300余次戰役戰鬥,在戰場上打出了“百戰百勝”赫赫威名。1950年3月,解放海南島戰役中,“紅一連”在木船加裝汽車引擎,配上武器,成功改裝成土炮艇,創造了木船打軍艦的海戰奇跡。

    打贏,是黨和人民賦予的使命和任務,更是“紅一連”時刻牢記的目標。如今,科學技術日新月異,世界新軍事變革風起雲涌。“未來,我們到底還能不能繼續‘百戰百勝’?”這個勝戰之問不停在胡貫蕾心間敲擊。

    閃電總在雷鳴前,思想也要始終走在行動前面。胡貫蕾認為,身處變革時代,如果仍受傳統思維模式局限,就打不贏高科技信息化戰爭。帶兵人必須胸懷世界軍事變革大勢,帶領官兵研戰謀戰,敢闖敢拼大膽試,才能找到贏得未來戰爭的辦法。

    此後,黨支部“一班人”研究制定研戰制度,每周研究一個型號裝備、每半月研究一次經典戰例、每月研究一次訓練革新、每季度研究一次戰法打法。

    同時,連隊組建13個研戰小組,圍繞智能化戰爭、無人化作戰等戰法打法研究攻關,常態開展“軍情動態、連排戰術、戰鬥文化、火力運用、前沿技術”研析交流。

    “戰鬥堡壘”無堅不摧,打贏路上奮勇爭先。近年來,“紅一連”先後探索高寒山地通道作戰班排編組、多能射擊“6步法”等多種戰法訓法,革新激光模擬校射係統、震動頭盔等訓練輔助器材,被陸軍、戰區陸軍表彰為“軍事訓練先進單位”,黨支部被表彰為“先進基層黨組織”。(張滋堃、胡瑞智、陶然)

【糾錯】 【責任編輯:張驕瀛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461211109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