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觸底反彈”:波羅的海造船廠成功走出逆境
2019-11-08 11:29:21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波羅的海造船廠成功走出逆境的思考——“觸底反彈”的力量有多大

    前不久,俄羅斯波羅的海造船廠宣布,他們獲得了一份15億美元的合同,將建造繼“北極”號、“西伯利亞”號及“烏拉爾”號之後的第四艘和第五艘22220型核動力破冰船。

    據稱,該型破冰船可以破除3米厚的冰層,功率為60兆瓦,是全球“個頭”和功率最大的破冰船之一。平時,它能夠保障載重10萬噸的船只在北冰洋順利通行,具有相當大的經濟價值;戰時,它能加裝導彈、火炮或反潛武器,搖身變成軍艦,支援俄軍在北極地區的作戰行動。而負責生産它的波羅的海造船廠,是俄羅斯海軍軍艦誕生的搖籃,迄今共建造了約400艘戰艦。

    最近20多年來,該廠建成了一係列裝備核動力裝置的大型戰艦。最著名的就是“彼得大帝”號導彈巡洋艦,它是當今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水面戰艦之一,被譽為“航母殺手”。

    然而,這家有著百年歷史的老牌造船廠,屢次陷入資金短缺、人才流失、轉型失利等發展危機。面對逆境,波羅的海造船廠主動變革尋求突破,改進技術工藝、開拓新型産業,在逆境崛起的同時助力俄海軍艦隊重振雄風,再次穩固了自身軍工巨頭的地位。

    本期,筆者將帶您走進波羅的海造船廠,探尋這家百年軍工名企成功走出逆境的秘訣。

    勇于探索新領域,才是領跑者該有的姿態

    排水量大、航速快、性價比高……提起波羅的海造船廠,很多人都會對其建造的各種級別、類型的軍用艦船及核動力船只讚不絕口。這個始建于1856年的老牌造船廠,是俄羅斯唯一能建造10萬噸級排水量商船的船廠。

    1864年2月,正值美國南北戰爭,一艘由8名船員操控的“漢利”號潛艇,成功炸沉了北方聯邦的“豪薩托尼”號護衛艦,成為歷史上第一艘成功炸沉敵艦的潛艇。一時間,各大造船企業都開始競相研制以機械為動力的現代潛艇。那時的波羅的海造船廠,建成還不滿8年,很多所需的造船設備、儀器和資料尚不齊全,大多數工人只能棲身在簡易的草房和帳篷裏。面對經驗不足、資金短缺的窘境,船廠領導層大膽決定:“造出屬于自己的潛艇!”

    許多人對這一決定並不看好,但波羅的海造船廠用實際行動給出回應:大力引進新技術,從零開始學習潛艇制造技術,邀請著名發明家伊萬·亞歷山大羅夫斯基設計潛艇圖紙。

    功夫不負有心人。年輕的波羅的海造船廠在1866年造出了俄羅斯歷史上第一艘潛艇,船廠的潛艇建造工藝隨後突飛猛進,在1903年為沙俄海軍建造生産了歷史上第一艘軍用作戰潛艇“海豚”號。

    此後的數十年,波羅的海造船廠潛心于各類軍用潛艇的研發和建造,把對“高能效”“高航速”的追求體現得淋漓盡致。在蘇聯時期,船廠先後建造了蘇聯海軍歷史上第一艘常規潛艇“十二月黨人”號、第一艘導彈核潛艇“列寧主義者”號等眾多經典産品。上世紀50年代,蘇聯海軍的絕大部分潛艇都烙上了波羅的海造船廠的“商標”。

    因為規模龐大、行業體係建設完備,蘇聯在全國范圍內進行造船産業大調整時,將波羅的海造船廠的技術處分離出來,改組為中央第18設計局,即現在大名鼎鼎的紅寶石設計局。至此,波羅的海造船廠逐漸停止了潛艇制造工作,將生産方向轉變為建造大型水面艦船。

    面對全新領域,要想從“跟跑”變為“領跑”,必須具備超前的眼光和探索的勇氣。波羅的海造船廠投入大量資金和人力,率先提出在水面艦艇上裝備導彈垂直發射係統的想法。經過多年不懈努力,終于在上世紀60年代末,為蘇聯海軍建造出了斯維爾德洛夫級巡洋艦。到了上世紀70年代,船廠又將主要建造方向轉到了核動力艦船上。憑借多年積累的強大工業實力,一躍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核動力艦船建造企業,先後建造出北極係列原子破冰船、基洛夫級重型核動力導彈巡洋艦、“烏拉爾”浮動指揮觀測係統等著名大型水面艦船。

    對于一家軍工企業而言,打造一批經典産品、取得一時的領先並非難事,但要長期引領潮流、締造不朽傳奇,需要始終具備敢為人先的膽識和舍我其誰的勇氣。瞄準新領域,勇于探索、突破創新,正是波羅的海造船廠不斷取得成功的關鍵所在。

    走出逆境不僅需要勇氣,更離不開主動求變的決心

    “一家企業的生命力,在于逆境中觸底反彈的力量有多大。”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波羅的海造船廠各類軍品訂單急劇減少,由于過度依賴軍用艦船制造業,船廠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煎熬期”。

    轉型之路,何去何從?這是波羅的海造船廠的必答題。

    漫長的變革之路,從企業內部的一場“頭腦風暴”開始。“新型武器裝備發展日新月異,企業只有根據自身優勢靈活調整戰略,才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謀得一席之地。”波羅的海造船廠管理層認識到,軍工企業要想在世界舞臺立足,必須緊跟時代步伐和作戰需求,在變化中搶佔市場先機。

    唯有另辟蹊徑,才能在逆境中求生存。船廠開始大量建造和銷售油輪、車輛運輸船、幹貨船、散裝貨船、拖撈船等民用船舶。企業轉型的原因很簡單:這些産品贏利多、需求量大、市場前景好。期間,船廠既從事民用艦船制造工作,也在利用成套大型設備從事機械制造加工生産,尤其是後者,一度成為船廠經營效益最好的領域。

    為了提升企業發展活力,只要有能力涉足的領域,船廠都進行了積極探索。比如,船廠積極參與向印度提供核電站的項目合同,同天然氣公司、石油公司及其他領域企業合作生産一些專業器材和設備。

    憑著企業堅實的軍用船舶制造能力,波羅的海造船廠在民用船舶領域的項目競爭上有著獨有優勢,贏得了大量市場訂單。他們為國外用戶建造化學物質運輸船,還與西班牙、葡萄牙公司簽署了合同,建造在芬蘭灣使用的破冰船,並參與了俄羅斯石油公司油輪採購項目的競標工作。

    當然,作為傳統的軍用船舶生産企業,蘇聯解體後,船廠雖然主要以生産民用船舶及相關産品服務為主,但在軍用船舶建造方面也並非一片空白。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海軍先後裝備了多艘大型水面艦艇,其中“彼得大帝”號導彈巡洋艦、“恰巴年科海軍上將”號大型反潛驅逐艦、“無畏”號和“韃靼斯坦”號導彈護衛艦,無一不是出自波羅的海造船廠之手。

    不斷突破創新,方能屹立不倒。通過改革轉型,百年波羅的海造船廠煥發新的活力。對于任何一家企業而言,要想闖出一番新天地,既要拋棄舊觀念,還要主動創新轉型,在不斷變化的市場競爭中尋求先機,才能走出逆境、謀得發展。

    危機往往是轉機的肇始,自我重塑才能再現輝煌

    時至今日,波羅的海造船廠依然是聖彼得堡市工業領域産值最大的企業,多年來綜合産值一直位居俄羅斯國內同類企業前列。

    成功之路,從不會一帆風順。在波羅的海造船廠,有這樣一種奇怪的現象:當造船廠自行建造船只時,有近90%的設備不得不從國外採購,且這個比值仍在上升。其實,波羅的海造船廠並非沒有能力生産艦船制造所需的機械産品,但其生産出的産品,離國際上通用標準有不小差距。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短板更是“難言的痛”。眾所周知,在大多數歐美國家,造船公司負責艦船的設計、制造,即使設計公司參與其中,最終決策權也由造船公司牢牢把控。但在俄羅斯,設計局可以參與到艦船建造的全過程。

    曾有一段時間,波羅的海造船廠因頻頻延長造船周期、超過預定交付時間遭到海軍高層“吐槽”。船廠方面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説不出”。從斯大林時代開始,設計局就從造船廠分離出去成立獨立機構,設計師給出的方案經常與船廠的生産能力、實際情況不符。在溝通過程中,設計方案反復修改不僅降低了效率,也造成了資源的極大浪費。當造船廠和設計局的意見相左時,艦船建造就不得不暫停,等待高層對最終方案的拍板。

    蘇聯解體後,俄海軍艦船大規模退役,許多新的設計方案被束之高閣、無人問津,原因在于船廠實際生産水平和技術能力與這些設計之間嚴重脫節,不切實際的設計方案根本不可能成為現實産品。這也正是蘇聯解體後一個時期,波羅的海造船廠只能以民品經營為主的原因之一。

    走出逆境,源于破繭成蝶的勇氣。面對新的困境,波羅的海造船廠沉著冷靜思考,並結合市場需求不斷調整戰略方向,組建專業設計研發部門,自主開展技術革新。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波羅的海造船廠便不再使用專業設計局的圖紙,而是全部改由工廠設計技術處負責規劃提出設計方案。

    勇于打破常規,方能引領潮流。波羅的海造船廠在組建專業設計研發部門的同時,還加大了引進國外技術人員的力度,使船廠轉型成為兼有獨立設計開發和生産建造能力的先進造船企業。盡管目前還沒有船廠獨立設計的艦型投入建造生産,但船廠已多次在國際各大海軍防務展中,推出了一些尚處于圖紙階段的新型艦船模型或圖文介紹。船廠表示,只要有客戶下訂單,這些新設計的艦型便可立即投入建造。

    前進的道路上,不乏危機與挑戰。唯有主動變革突破,才能在殘酷的市場競爭中贏得先機。波羅的海造船廠歷經百年滄桑,不但居安時不忘思危,更在身處危境時鍥而不舍,一次又一次挺過舉步維艱、困難重重的“嚴冬”,迎來了造船業快速發展的“春天”。(王偉 馬一銘 特約通訊員 張石水)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秋色“繪”泉城
多彩秋色“繪”泉城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北京豐臺:金秋賞菊正當時
挪威:絢爛北極光
挪威:絢爛北極光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1034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