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信息化戰爭應有怎樣的時空觀
2019-10-29 15:03:04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引言

    時間和空間是物質存在的基本形式,戰爭作為一種社會歷史現象,各種軍事力量必定存在于一定的時空范圍內,並受時空影響。正因此,古往今來的戰爭都把時空要素作為運籌的重點對象。信息化時代,由于信息因素的深度參與,戰爭的時空特性發生了巨大變化,使時空運用展現出新的方式和特點。

    時間價值升值,精確、全時域、可折疊成為信息化戰爭時間利用新方法

    信息化戰爭中作戰要素間耦合度好,從體係內部戰力的聚合到外部能量的釋放都比對方更快,單位時間內創造的作戰效益更高。

    精準用時觀。時間是組織協同,聚力合力的基礎。用時精準度越高,協同越密切,聚力越及時,合力越大。信息化之前的戰爭雖也強調精準用時,但受科技水平所限,用時粗放,協同效果、聚力效能難以做到精準可控。隨著授時技術的極大發展,時間精度以量級躍升,當前達到飛秒級別。信息以這樣高精度時間流動,能最大發揮效能。當信息技術融入到作戰體係中,作戰係統就能借助信息實時快速響應,大大提高探測精度、定位精度、打擊精度,實現精確作戰。所以,精確作戰的基礎是時間精準。信息化戰爭中應樹立精準用時觀,不斷提高授時的精確性,在各係統、單元、要素耦合響應時間上注重時間的精準性,尤其在打擊時敏目標、機動目標和確定各係統聚能、釋能時刻要充分考慮到各係統間運行時間的耗差。

    全時作戰觀。時間是物質的存在形式,與物質狀態密切相關。戰爭時間尤為明顯,戰爭時間既反映作戰力量的實時狀態,也反映戰場環境的實時狀態。在傳統戰爭中,受技術水平所限,作戰行動容易受到不同時間下力量狀態和戰場環境的影響,導致戰爭時間有禁區。信息化時代,在先進技術的輔助下,作戰行動受時間制約的影響越來越小,戰爭時間已向全時拓展,戰爭沒有禁區時間和必停時間,任何時間都可能成為戰爭時間。因此,應摒棄傳統戰爭時間間歇觀念,在準備戰爭中充分利用先進技術,克服不良天候和時節的影響;在作戰籌劃中,多利用敵意想不到的時間,出敵不意,發動突然襲擊;在戰備中要枕戈待旦,不能有時刻松懈,保持警惕,隨時準備作戰。

    時間折疊觀。自然時間是一維、不可逆的。在信息化戰爭之前,戰爭時間結構有必然的順承關係,作戰順序和流程,嚴格按照時間的一維性流動,各階段無法並行和跨越。信息化時代,由于信息技術的參與,作戰體係實現了整體聯動,戰爭時間表現出了明顯的同步和共性特徵。作戰行動可並行推進,傳統意義上的作戰流程順序被打破,出現了作戰實施階段與戰前準備階段同步展開,甚至前移的折疊現象。這就要求組織信息化作戰時要破除傳統的時序窠臼,充分利用戰爭時間的可折疊性和同步性,統籌考慮作戰目的與行動方法之間的關聯,盡可能圍繞作戰目標同步展開多重作戰行動,達到短時高效的作戰目的。

    作戰空間范圍擴大,多域融合、跨域作戰成為信息化戰場空間利用新趨勢

    信息化戰爭中,作戰空間范圍擴大,交戰空間逐步狹小,但支撐體係卻跨域融合空間巨大。

    全域戰場觀。傳統戰爭的作戰空間主要是陸、海、空、天四維自然空間,這類空間有形有界,可以度量。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造就出了電磁空間、網絡空間和認知空間等技術空間。信息化戰爭的作戰空間就包含了自然空間和技術空間,信息化作戰力量在各型空間中馳騁縱橫,相互作用,共同發力。當前,自然作戰空間不斷向極微、極深、極高處拓展,深地、深空、深海成為了新的自然作戰空間;同時,技術空間的頻域也在不斷拓展和彌合,實現了全譜覆蓋。所以,在信息化作戰空間中,需要樹立全域戰場觀念,統籌兼顧各域態勢,合力各域力量,實施多域作戰;需要樹立廣域制權觀念,緊盯不同作戰域特性,開發制衡手段,奪取全域綜合制權;需要樹立拓域制衡觀念,搶佔新型領域制高點,利用新空間新手段制衡破敵。

    多域融合觀。傳統中,陸、海、空戰場涇渭分明,不同軍種在各自空間對抗廝殺。信息化戰爭中作戰係統的大發展、大融合,為多域融合創造了條件。偵、控、打、評作戰鏈路中所需係統分散于不同空間,“信火一體”“網電一體”又把不同域間作戰力量融合使用,“依陸向海”“由海向陸”“空海一體”“空地一體”“全域作戰”等作戰理念已經把域間界限模糊化,信息化戰爭空間多域融合已是大勢所趨。針對多域融合的信息化戰爭,必須要有一體化聯合作戰觀念,破除軍種利益思想,不能妄想依靠某一軍種包打天下;必須要有全域聚力觀念,在作戰運用中積極引入不同域間力量聚力合力,增強作戰效能;必須要有開放式作戰體係建設理念,在力量結構整合、作戰武器研發中要兼顧不同域間能力、冗余功能接口,確保不同域間功能自由組合,自如融合;必須要注重點面一體,樹立分布式殺傷、精打要害理念,依托大空間體係支撐,採用遠程打擊的方式,在廣袤空間發動全向多域攻擊,在小窗口上實施體係破擊,使敵防不勝防。

    跨域對抗觀。跨域,是指在一個域的作戰行動,在其他域産生效果。它既是一種行動方法,也是一種作戰理念。跨域作戰其實在軍事史上早已有之,空對地、地對空、陸對海、海對陸都可視為跨域作戰。只是由于傳統的跨域大多是自然域,聯合火力效能涌現有限,且各軍種更專注于己域的作戰理論研究,對跨域作戰效能、作用認識不深不透。信息化戰爭中,作戰空間多型多域交織,各域力量共同作用,彼此影響,力量協作密切,作戰效能涌現突出。正因此,各軍種跨域作戰意識大大加強,理論研究成為了自覺行動,跨域作戰水平出現了螺旋式上升。未來,跨域作戰將成為常態。為此,需要樹立跨域作戰理念,主動謀求跨域作戰能力,主動實施跨域作戰;需要樹立跨域協作理念,加強域間協作研究,提高協同水平;需要樹立跨域對抗的非對稱作戰思想,通過升維、降維、異位對抗、錯位打擊等手段,實施非對稱作戰,以一域優勢謀取全域勝勢。

    時空分離特徵突出,“時間消滅空間”“多維換時”成為新的時空轉換方式

    信息化戰爭中時間和空間特性變化需要以全新的視角看待和運用時間和空間要素。

    時空分離觀。時空理論認為,時空是一致的,沒有無時間的空間,也沒有無空間的時間。在傳統戰爭中,作戰活動與時空相互對應,時間、空間能實現相互轉換,“以時間換空間”或“以空間換時間”。信息化時代,信息以自身屬性剝離了時空對應,使時空出現了分離。信息技術拓展出新型領域,使時空結構發生了改變,空間分域的出現,導致不同域中相同時間內物質運動的空間不盡相同,時與空分層。表現在作戰中就是遠程感知、遠程控制、遠程攻擊和並行聯動。因而,在信息化戰爭當中應當樹立時空分離理念,注重加強時空協同,依據不同域中作戰力量的運動特性,協同域間時間,使不同域間力量功能匹配,對作戰目標實現效能聚合。

    以時壓空觀。時間消滅空間是信息時代出現的一種時空轉換方式。傳統戰爭由于時空的一致性,時間不能壓縮空間。信息化時代,信息的高速流動,空間被急劇壓縮,一地一域的行動,同步影響到千裏之外,空間范圍淹沒在時間的高速流動下,表現出“時間消滅空間”的現象。信息化戰爭中,偵察監視係統把千裏之外的信息同步收集傳遞、高超聲速武器一小時打遍全球,空間范圍在超高速的擠壓下“尺縮”明顯,甚至忽略不計。所以,在信息化作戰中“快”的意義尤為重要。應當樹立以時壓空理念,通過提高己方火力機動速度來壓縮地理空間距離、通過提高己方OODA速度來壓縮對方認知空間、通過快速控制網電空間使敵降維,從而實現以時間壓縮對方作戰空間的目的。

    多維換時觀。多維換時,是指充分利用不同域間活動爭取時間。多維換時在傳統戰爭中就已存在,比如空地一體戰。但由于傳統戰爭空間維度有限,換時手段也就被限制。信息化戰爭,作戰空間空前拓展,域間力量極大豐富,為多維換時提供了良好條件。在信息化戰爭中,應樹立多維換時理念,依托電磁空間,制造復雜電磁環境,壓制對方信息流動速度來延長敵方體係運行時間為己方爭取時間;利用網絡空間,對敵方實施網絡作戰,分散敵人精力、延時敵人行動,為己方爭取時間;幹擾敵方通信、導航、定位係統,迫其高超聲速武器不能精準導航定位,為己方爭取抗擊時間。(柴山、馬權)

+1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醉美新疆金秋胡楊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走近第二屆進博會首件進館展品
水墨南迦巴瓦峰
水墨南迦巴瓦峰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甘肅敦煌:清潔定日鏡 提高反射率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1033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