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金銀器特展亮相蓉城-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2/27 10:08:03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宋代金銀器特展亮相蓉城

字體:

 

“滿庭芳——金銀器裏的宋代生活”特展現場。  成都博物館供圖

南宋菊花金碗,彭州市博物館藏。  成都博物館供圖

北宋滿池嬌紋金梳,易縣文物保管所藏。 成都博物館供圖

  “過年看到這些金光閃閃的文物真讓人開心呀!”“驚嘆于古人對美的精細詮釋。”春節期間,四川成都博物館的“滿庭芳——金銀器裏的宋代生活”特展掀起觀展熱潮,收獲許多觀眾好評。不少身穿古裝的姑娘在展廳中拍照,與精美的宋韻文物共同組成亮麗的景觀。

  此次展覽由成都博物館、易縣文物保管所、易縣博物館主辦,四川博物院、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彭州市博物館聯合舉辦,薈萃了河北易縣與四川彭州等地出土的宋代金銀器、玉器、琥珀制品等共計324件(套),展現了兩宋時期高超的金銀器工藝水準與形制特色,彰顯宋代生活風尚與審美意趣。

  易縣,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是春秋戰國時期的燕國都城,歷史悠久。1986年,易縣大北城出土了一批北宋窖藏金銀器,數量大、品類多、質地精,兼具宋遼風格,十分難得。

  彭州,古為蜀國之地,有“小成都”之稱。1993年,考古工作者在彭州市西大街發現了迄今所知西南地區最大規模的宋代金銀器窖藏。這些金銀器保存完好、形制精美,代表了宋代金銀器工藝的最高水準。

  展覽第一單元“青玉案——桌案上的宴飲生活”,呈現了宋人桌案上造型優雅的碗、盞、杯、盤等,映照出生活的富足和宴飲的歡樂。

  宋人好花,在舉行宴會時,常以清雅好香和時令花卉點綴。他們將對花卉的喜愛投射到金銀饌器之上,將器物制成各種花卉形,如菊花形、葵花形、荷花形、梅花形、芙蓉花形等。

  宋人鐘愛高雅淡潔的菊花,菊花碗是宋代金銀器中最常見的器形之一。彭州出土的菊花金碗,造型與紋飾巧妙結合,整體像一朵傲睨風露的金菊。碗圓唇微外侈,口呈多曲形;弧腹,呈凸起的菊花瓣形狀;圈足為菊花蕊形狀。碗心飾一圈形花蕊,花蕊四周的花瓣刻劃葉脈紋;近口沿處飾一周凹弦紋。碗足外壁鏨刻“紹熙改元舜字號”,表明這件金碗制造于南宋紹熙元年(西元1190年)。

  彭州出土的一對葵形盞,倣蜀葵之形,盞心鏨刻的花中花和中心凸起的花蕊均鎏金,盞口及花瓣之間分別用纏枝石榴、纏枝蓮花、纏枝菊花等組成裝飾帶。專家認為,盞心的花中花應表現蜀葵之“檀心”,花蕊高聳正是蜀葵的特徵之一。

  宋代衣飾,修身適體,典雅精致。展覽第二單元“念奴嬌——粧奩內的金翠明珠”中,既有玉孔雀銜牡丹鎏金銀腳簪、梅花紋鎏金銀梳、金纏釧等女性裝扮之物,也有桃形鎏金銀帶銙、鳥與荔枝金冠飾等男性佩戴之品,折射出千年前人們對美的追求。

  宋代男女盛行插梳,梳齒插在頭髮內,金銀梳背隆起在外,成為耀眼的裝飾。易縣出土的滿池嬌紋金梳為虹橋形梳背,兩面紋飾相同,由連珠線隔成3道圖案帶:正中梳脊一道為魚子地上飾纏枝蓮,5個孩兒在蓮花上坐、臥、嬉戲,蓮枝末端有兩枚慈姑葉;左右兩道紋飾相同,也是魚子地上纏枝蓮,中間蓮花上有一對同心相向鴛鴦,兩側依次為蓮花比翼鴛鴦、蓮花展翅水禽、蓮花蓮蕾、慈姑葉。梳背下緣內折,作仰覆蓮瓣,一側與梳齒相連。

  “澶淵之盟”訂立後百年間,宋遼邊境“生育蕃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不識干戈”,百姓安居樂業,各民族之間的交流愈發深入。

  展覽第三單元“定風波——民族間的交流互融”主要展示易縣大北城出土的金銀器,福州同天節銀鋌、英州軍資庫銀鋌等是宋遼邊境貿易和民族交往的實證,劍環式雙鳳紋金飾、水晶葫蘆串珠等體現了多元文化的交融。

  易縣文物保管所收藏的劍環式雙龍紋金飾,正面主體紋飾為雙龍戲珠,卷草般的波浪間隱現螺貝,邊緣飾連珠紋和如意卷雲,兩側各有一對小孔。雙龍戲珠是中國傳統吉祥紋樣,這件金飾上的寶珠用寫意的手法表現其飛速旋轉之態,左側之龍返身回環的長足探出利爪勾住龍尾,是遼代龍紋的流行式樣,右側龍形也與遼墓出土文物上的紋飾相近。

  金穿玉摩竭戲珠耳環也是融匯不同文化元素的精品。耳環上部的金飾造型為一束花葉上的蜻蜓,具有鮮明的宋代風格。耳環下部由白玉碾琢成摩竭戲珠形。摩竭為佛教聖物之一,來源于印度神話中的動物,摩竭戲珠圖案隨著佛教進入中國,並逐漸本土化。

  據悉,展覽將持續至4月15日。

劉裕國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24年02月27日   第 07 版)

【糾錯】 【責任編輯:劉蘭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