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電子報紙 草地周刊 調查觀察 成風化人 新華觀點 要 聞 新華關注 新華深讀 新華體育 新華財經 新華國際 新華融媒 精彩專題 醫衛健康 看天下
首頁 >正文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2版 神州風物

洪洞廣勝寺,梁林嘆珍奇

2024-06-07 11:09:26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12版 神州風物

 

▲位於山西省洪洞縣的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廣勝寺。

▲水神廟元代壁畫《下棋圖》。 馬毅敏攝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菲菲 鄧浩然 姜淏然

  “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山西人口第一大縣洪洞,因一棵古槐樹,成為無數人魂牽夢縈的“老家”。但很多人不知道,這裡還有一處冠絕於世的“國寶”。

  出洪洞縣城往東北方向行17公里,有一座山——霍山,山勢巍峨、古柏蒼翠。中國的名山除了“五嶽”外,還有“五鎮”,霍山便雄踞“中鎮”。行至山腳下,遠遠便能望見一座聳立的高塔。如果你對86版西遊記中《唐僧掃塔辨奇冤》有印象,就會發現,這便是那座閃爍著金光的寶塔。

  上山來到塔下,便進入廣勝寺。

  儘管遊人不少,但古剎自有一股幽靜莊嚴的氣象。廣勝寺始建於東漢建和元年(公元147年),是中華大地上最早建成的寺院之一,當時稱“阿育王塔院”,又名“俱盧舍寺”,後接連遭受火焚、地震等,幾毀幾建,形成如今上寺、下寺和水神廟“兩寺一廟”的格局。

  上世紀30年代,佛教經典《趙城金藏》在這裡被發現,轟動學術界。廣勝寺之名,也傳遍全國。建築學家梁思成和林徽因赴山西進行古建築調查時,專程來到廣勝寺,發出這樣的感嘆:“國人只知藏經之可貴,而不知廣勝寺建築之珍奇。”

  千年古剎廣勝寺,到底有多少令人稱奇之處?

一塔玲瓏駕碧空 恰似飛虹耀霍巔

  走進廣勝寺,任誰都會被面前的這座塔所吸引,根本移不開眼睛。

  抬眼望去,寶塔似插入雲霄,有47米多高,呈八邊形,共13層。塔身由下至上逐層明顯收縮,給人以拔地而起之感。儘管建築本身如梁思成和林徽因所言,“各層檐角也不翹起,全部呆板的直線,絕無尋常中國建築柔和的線路”,但這座塔最絕美之處,在於它全身鋪設的各式各樣的琉璃構件。

  這些琉璃大致有五種顏色:黃、綠、藍、紫、白。歷經數百年,這多彩琉璃似乎並未褪色,反而更顯明艷雅致。從一層到十三層,每層每面上裝飾的琉璃構件都各不相同,有盤龍舞鳳、力士金剛、祥獅瑞獸等等,姿態萬千。尤其在陽光照耀下,整座琉璃塔流光溢彩、熠熠生輝。

  這便是廣勝寺三絕之一——飛虹塔。

  與廣勝寺一樣,這座塔始建於東漢,後經歷天災、人禍,屢毀屢建。到了明代,一位叫達連的大師又募集資金、設計圖案,重新修建了這座佛塔,從明正德十年(公元1515年)到明嘉靖六年(公元1527年),用了12年的時間修建了塔身。又到明天啟二年(公元1622年),一位名叫大會的僧人到此講經説法,深恐風雨侵襲塔基,率眾人用4年時間修建了底部一週的木制回廊。

  自此,這座煌煌寶塔就矗立於霍山之巔。

  關於飛虹塔名字的來歷,有兩種説法,一是説主持修建的達連大師又號飛虹,所以命名為“飛虹塔”。也有説法是塔身五彩斑斕,像一道飛來的彩虹,因而得名。

  在2018年,飛虹塔被世界紀錄認證機構認證為世界最高的多彩琉璃塔。

  歷經500多年風吹雨打,飛虹塔為何光彩依舊?這便不得不提到山西歷史悠久、冠居全國的琉璃燒制技藝了。山西在歷史上是中國琉璃製品的重要産地,山西的琉璃匠人們,不僅在省內留下了朔州崇福寺脊飾、永樂宮脊飾、大同九龍壁、介休后土廟等琉璃建築,還走向全國,主持燒造了北京故宮、瀋陽故宮等宮殿琉璃傑作,可謂“晉地琉璃遍天下”。

  明代是山西琉璃藝術的鼎盛時期,飛虹塔就是最好的代表作。

  或許是因為佛塔太過美麗,原本籍籍無名的匠人們也忍不住要留下自己的名字。廣勝寺講解員段玉婷告訴記者,在飛虹塔九層蓮瓣上發現了“匠人尚延祿、張連文、王述章造”的題款;一處琉璃瓦下面也有題款:“程曲”,而洪洞縣有一個村莊,就叫程曲村;下寺的“重修明應王殿之碑”上也留下了一位琉璃工匠的名字——琉璃匠洪洞公孫村喬君祿——這是目前廣勝寺發現的最早的琉璃匠師籍貫和姓名。

  飛虹塔所在的洪洞,擁有豐富的坩子土資源,當地東窯頭、西窯頭自古便有燒瓷、燒甕的傳統技藝。根據種種跡象,有學者推斷,飛虹塔的琉璃正是在霍山上由當地工匠燒制而成的。

  精美的琉璃不僅裝點著塔身,就連塔內也是璀璨奪目、大有乾坤。

  進入塔內,被木質回廊遮擋的琉璃現出了真容,近距離欣賞,更能真切感受到造型工藝之精妙。最令人震撼的是塔內的琉璃藻井,琉璃層疊而上,似要通向遙遠的天際。最頂層雕有8個龍頭,全部指向中心盤旋的第9條龍,呈九龍灌頂之勢。

  “在這約20平方米的範圍內,捏制並燒造成如此龐大細密的藻井,其中建築形制規範,布局有序;鬥拱纖巧華美,層疊精緻;人物傳神達意,衣著精麗切身,這在全國古建築內的琉璃藻井藝術品中也是僅見的一例,真可謂匠心獨運,精美至極。”已故的山西古建築專家柴澤俊曾這樣評價。

  更奇特的是,塔內還有“之”字形樓梯,可以向上攀登,但樓梯非常陡,對人的肢體敏捷度要求較高。在十幾年前,遊客還可以登塔。

  梁思成和林徽因這樣描述飛虹塔獨特而精巧的登塔方式:“塔內有級可登,其結構法之奇特,在我們尚屬初見。普通的磚塔內部,大半不可入,尤少可以攀登的。這塔卻是個較罕的例外。塔內階級每步高約六十至七十公分,寬約十余公分,成一個約合六十度的陡峻的坡度。這極高極狹的踏步每段到了終點,平常用休息板的地方,卻不用了,竟忽然停止,由這一段的最上一級,反身卻可邁過空的休息板,攀住背面墻上又一段踏步的最下一級;在梯的兩旁墻上,留下小磚孔,可以容兩手攀扶及放燭火的地方。走上這沒有半絲光線的峻梯的人,在戰栗之餘,不由得不讚嘆設計者心思之巧妙。”

  到底是怎樣的匠人匠心,才能成就這一堪稱奇觀之傑作?

  在中國古代眾多的琉璃塔中,最為人所稱道卻又扼腕嘆息的,當屬南京大報恩寺琉璃塔。這座建於明永樂十年(公元1412年)的寶塔,被稱為“中國之大古董,永樂之大窯器”,卻不幸在戰爭中被毀,如今只有零星部件可見。

  而飛虹塔歷經500多年,不偏不倚,甚至抗住了清康熙年間平陽一帶的8級地震。任世事變遷、風雨侵襲,她兀自美麗,雲淡風輕地接受著瞻仰者的驚嘆。因為她知道,這些讚美屬於給予她生命和靈魂的偉大工匠們。

  山風吹過,塔上的風鐸叮咚作響,餘音纏繞……

生旦凈醜展百態 壁上乾坤盡風流

  探訪廣勝寺時,正趕上當地三月十八古廟會。在下寺的水神廟古戲&上,當地請來了襄汾實驗蒲劇團,一出出蒲劇慷慨激昂,台下老幼拍手稱好。

  恍惚間,似乎回到了700年前,對面水神廟壁畫上的那一幕。

  推開水神廟斑駁的大門,一幅幅元代生活圖景躍然眼前。四週墻壁佈滿了壁畫,一共有14幅,面積達197平方米。這些壁畫繪于元泰定元年(公元1324年),以祈雨、行雨、酬神為主線。天降甘霖,為了答謝水神,當地最受歡迎的大行散樂忠都秀受邀前來獻唱。

  11位演員粉墨登場,前排居中身穿紅色官袍的是這齣戲的主角、演員忠都秀。從她秀麗的容貌、耳朵上的耳洞,可以推斷出這是個女扮男裝的角色。在她旁邊,滿臉鬍鬚,鞋子穿反的,是位丑角。而幕布後面,一位已經化好粧的女旦正撩起帷幕向前張望,惟妙惟肖,給人無限遐想。

  這便是廣勝寺三絕中的元代戲劇壁畫,在1998年被編入《中國歷史》教科書。

  “這幅壁畫描繪的正是農曆三月十八水神明應王誕辰雜劇獻演時的場景紀實,為研究我國戲劇史的發展演變提供了佐證。”山西師範大學教授王潞偉説,這幅壁畫通過圖像文物,印證了元代雜劇演出腳色行當已經相當成熟;金元之際,散樂班中男女同&,女扮男裝,早已相習成風;有帳額,也就是幕布,説明已經有了前後&之分;畫面中地上畫有格子線,正是地面的方磚,説明當時已有了專門的演戲舞&,而現存的臨汾牛王廟元代戲&和東嶽廟元代戲&等,正是使用方磚鋪地,壁畫與實物相互印證。

  晉南是我國古代戲曲藝術的搖籃,誕生了關漢卿、鄭光祖等一批戲劇名家。我國現存12座金、元戲&,全部都在山西東南部,僅臨汾就有5座,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們對戲曲的熱愛也一直傳承至今。

  水神廟壁畫是我國古代廟宇中唯一不以佛道為內容的壁畫。東、西兩壁中部所繪祈雨圖和降雨圖所表現的為水府諸神,其餘多是歷史故事、社會人物和社會生活場景。

  你敢相信,在那時,古人就打“高爾夫”,還會使用“冰箱”嗎?

  在殿內西壁北側上方的《捶丸圖》中,一塊較為平整的場地上,兩位身著紅袍的官員分列畫面兩側,一人正俯身擊球,另一人蹲在球洞旁,觀察對方來球的落點——這正是古代的捶丸。這幅畫説明,在元代中期就有了這項運動。該壁畫與《戲劇圖》一起,被編入《中國歷史》教科書。

  在一幅表現明應王宮廷生活的《王宮尚寶圖》中,7名侍女或抱古琴,或執蓮花,或捧如意。桌案上擺著靈芝、壽桃、寶瓶、銅鼎等奇珍異寶。令人稱奇的是,桌下一個放置有水果的木鬥中,還放著用來冰鎮、保鮮食物的冰塊,看來當時古人已經懂得用冰塊來儲藏食物了。

  這些壁畫中,還有很多有趣的細節值得品味。比如在《下棋圖》中,棋盤上有“漢界楚河”之隔,而棋子卻類似圍棋;在《賣魚圖》中,老漁夫伸出兩根手指,強作笑容,而一旁的官員竟在秤桿上做鬼……

  壁畫內容既有酬神唱戲,又有山間捶丸;既有宮廷奢華,又有市井心酸;既充滿想象,又極度寫實。觀者沉浸其中,似穿越到了700年前的元代。

  那麼,這些精美的壁畫是誰畫的呢?

  在墻壁上,也可以找到答案。從殿內南壁上方的題記“北霍渠彩繪東壁記”和“南霍渠彩繪西壁記”可知,當初繪製此殿壁畫時,是東、西兩組分別進行的,每組各繪一半,畫師們自書其名于作品上。根據部分畫師留下的籍貫,有專家推測,水神廟明應王殿的元代壁畫應是霍渠灌溉地區洪洞、趙城一帶畫師們的作品。

  這些民間畫師,以精美的筆觸、流暢的線條、鮮艷的色彩,將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審美情趣留在了古老的磚墻上,也為後人展現了生動的時代圖景。

  與木構古建築一樣,山西的壁畫藝術同樣傲視全國。山西現存唐代以來壁畫5萬餘平方米,數量居全國第一。尤其是有著“東方藝術畫廊”之稱的永樂宮壁畫,在400多平方米的墻面上,著名的《朝元圖》以傳統的對稱形式,展現了290位神祇的朝拜隊伍,氣勢磅礡。

  那水神廟壁畫和永樂宮壁畫有何不同之處?

  曾擔任永樂宮遷建工程施工組組長的柴澤俊最有發言權。他認為,在構圖方面,永樂宮壁畫較嚴謹,水神廟明應王殿的壁畫則有疏有密,山、水、雲、霧穿插其間,顯得舒朗開闊;在筆法上,永樂宮壁畫上的人物面相圓潤,衣帶飄逸,筆力灑脫,線條流暢。水神廟明應王殿壁畫上的人物則面相方圓而略顯扁平,筆法老練,線條蒼勁,神情逼真,刻畫入微,服飾裝束幾乎完全是當時社會生活的真實寫照。

  事實上,廣勝寺的壁畫並不止水神廟壁畫。在下寺的後大殿,曾經也有幾幅恢弘巨制。但如今,人們卻只能看到空空四壁。

  曾經在後殿西壁的《熾盛光佛佛會圖》現藏于美國納爾遜藝術博物館,後殿東壁的《藥師佛佛會圖》現藏于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重修廣勝下寺佛廟記》碑文透露了事情的始末:“山下佛廟建築,日久傾塌不堪,遠近遊者不免觸景傷情。邑人頻欲修葺,輒因鉅資莫籌而止。去歲有遠客至,言佛殿壁繪,博古者雅好之,價可值千金,僧人貞達即邀士紳估價出售,眾議以為修廟無資,多年之憾,舍此不圖,勢必墻傾像毀,同歸於盡。與顧客再三商榷,售得銀洋一千六百元,不足以募金補助之。”

  這些壁畫從此惜別廣勝寺,天各一方。

一部藏經驚世人 廣勝之名傳天下

  對廣勝寺了解越多,就越發現,這裡面珍貴的寶物太多了。

  1933年,《趙城金藏》在這裡被發現,轟動學術界。它既是一部佛教全書,也是一部涉及哲學、歷史、文學、醫學、建築等諸多領域的傳世古籍。如今,它與敦煌遺書、《永樂大典》《四庫全書》一起藏于國家圖書館內。

  《趙城金藏》與飛虹琉璃塔、元代戲劇壁畫並稱廣勝寺三絕。在它背後,也有一段跌宕坎坷的故事。1942年2月,日本侵略者陰謀闖進廣勝寺中搜查。為防《趙城金藏》落入日軍之手,八路軍地方武裝從廣勝寺連夜搶運出全部經卷,輾轉運交太岳行署所在地沁源縣,將經卷藏在沁源山區一座廢棄的煤窯裏保存。抗戰勝利後,《趙城金藏》經卷于1946年被交由北方大學保管,1949年移交北平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保存至今。

  如今,在廣勝寺上寺,還留存著當時存放《趙城金藏》的一組紅色木櫃。

  在《趙城金藏》被世人知曉的第二年,梁思成、林徽因來到山西進行古建築調查。在廣勝寺,他們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國人只知藏經之可貴,而不知廣勝寺建築之珍奇”。

  廣勝寺上寺、下寺和水神廟的木構殿宇多為元代建築,下寺前佛殿則是有著明顯元代風格的明代建築。

  對於建築的珍奇之處,梁、林在提到下寺的前佛殿時這樣説,“南面左右第二縫金柱地位上不用柱,卻用極大的內額,由內平柱直跨至山柱上,而將左右第二縫前後檐柱上的‘乳栿’尾特別伸長,斜向上挑起,中段放在上述內額之上,上端在平梁之下相接,承托著平梁之中部,這與鬥拱的用昂,在原則上,是相同的,可以説是一根極大的昂。”“這種構架,在我們歷年國內各地所見許多的遺物中,這還是第一個例。尤其重要的,是因日本的古建築,尤其是飛鳥靈樂等初期的遺構,都是用極大的昂,結構與此相類,這個實例乃大可佐證建築家早就懷疑的問題,這問題便是日本這種結構法,是直接承受中國宋以前建築規制,並非自創,而此種規制,在中國後代反倒失傳或罕見。”

  山西古建築專家王永先解釋説,梁、林所描述的,正是廣勝寺下寺前佛殿的減柱和人字形斜梁的工藝手法。“古人在懸山式殿堂的梁架上運用這種結構,可謂大膽的創造,省工、省時、省料。”

  他説,這種斜梁是元代建築結構的一大特色,對於建築的穩定性、力學平衡以及造型獨特性等方面都有著重要意義。斜梁的設計和運用體現了古代工匠的智慧和創造力,日本的一些早期古建築,也是採用極大的昂或斜梁,結構與此相類,可以互相參照研究。

  走進下寺的多座殿宇,可以明顯感覺到空間開闊,寬敞疏朗。比如後大殿,根據開間本應設置金柱12根,實際僅用了6根,其餘金柱全部減去,大大增加了使用空間。

  “擴大殿宇的室內空間,是廣勝寺建築的一大特色。全寺的主要殿宇有6座,有5座實施減柱造,其中4座減柱和移柱並行。殿內金柱的減少或位移,不僅擴大了殿內空間,而且使梁栿間架結構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柴澤俊説,廣勝寺的架構方法超越了前人的規制與想象,而且這種超前的意識和成就不是表現在某一建築某一點上的改革,而是在一組或一批建築構架的不同位置上,有大膽變革和創新。

  正是這一次次大膽的嘗試和創新,才留下眾多令人嘆為觀止的古建奇珍,不斷充盈著中華文明的寶庫。

  走出廣勝寺,一潭碧水清澈見底,這是霍山腳下的霍泉。去年,霍泉灌溉工程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成為國內首個以引泉自流灌溉為特色的世界遺産項目。

  汩汩泉水噴涌而出,不捨晝夜,千百年來,灌溉著這片土地,滋養出厚重豐富、多彩奇絕的文化,生生不息。

責任編輯: 史夢佳
關鍵詞:
01014001006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7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