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視點|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有感《梅妃》常演常新-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6/16 15:23:11
來源:新華網

文化·視點|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有感《梅妃》常演常新

字體:

  新華社北京6月16日電 題: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有感《梅妃》常演常新

  新華社記者孫聞

  一曲終了,大幕幾合幾啟,台下掌聲如潮,觀眾不肯散去。

  北京梅蘭芳大劇院日前上演程派名劇《梅妃》,國家京劇院一級演員李海燕主演。此為國家京劇院紀念程硯秋先生誕辰120周年系列演出大軸戲。

  《梅妃》是程派代表劇目,由金仲蓀編劇,程硯秋1928年9月首演,故事取材于唐人小説《江採萍傳》:唐玄宗李隆基選色徵歌,訪得江採萍,寵愛有加,封為貴妃。因江採萍喜愛梅花,李隆基賜其號“梅妃”,為其建一梅亭。玄宗得楊玉環後,喜新厭舊,梅妃幽居後宮,不得復寵。後安祿山造反,玄宗攜楊玉環入川,梅妃自刎殉國。安史之亂後,玄宗回鑾,夢遇梅妃訴説離情,梅妃憤然離去……

  悲劇美是程派藝術美學底色。《梅妃》編創于新文化運動影響方興未艾之際,和梅蘭芳同時代、同題材名劇《太真外傳》不同,金仲蓀、程硯秋創演的《梅妃》迂迴側翼,從背面著墨,反客為主,將楊玉環為主角的《太真外傳》作《梅妃》“背景板”,淡化梅楊爭風吃醋情節,跳脫宮闈之爭俗套,強化梅妃“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的氣節,表現出女性自主自覺的時代先聲。由此,處於安史之亂大背景下的江採萍,人生宿命與時代離亂産生深刻關聯,命運悲劇映照歷史悲劇,大大提升了全劇思想境界,增添了審美意趣,奠定了美學品格。這也為演員表演提供了足夠的解讀和表現空間。

  互鑒、合時、創新,造就戲劇經典;主題、格調、傳承,讓《梅妃》常演常新。

  京劇是角兒的藝術。李海燕臻于化境的演繹,讓此出《梅妃》非同凡響。這位第三代程派演員中的佼佼者,氣質冷艷孤傲,契合梅妃“孤絕如星、高傲如月”的性情。可貴的是,李海燕的“冷”富於層次,隨劇情推進漸次釋放。戲至安祿山率軍殺入後宮,自刎殉國的梅妃幻化為神端坐帳中,超越情傷的國恨,盡在冷峻逼人的眼神中,體現了攝人心魄的藝術感染力。

  當晚的演出,戲迷們注意到令人心動的細節,從李海燕的淺吟低唱、舉手投足間,隱約可見其恩師李世濟先生的影子,這何嘗不是一個流派乃至京劇藝術薪火相傳的動力,何嘗不是《梅妃》等眾多經典劇目常演常新的解讀。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