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畫重點丨從這裏,品“牘”兩千多年前的“人與自然”-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5/22 09:32:39
來源:新華社

國寶畫重點丨從這裏,品“牘”兩千多年前的“人與自然”

字體:

  兩千多年前,我國西北的生態環境怎麼樣?漢代邊塞有哪些野生動物出沒?漢代人和動物如何相處?今天是國際生物多樣性日,讓我們走進描摹歷史細節的簡牘“世界”,開啟一段尋“簡”之旅,品“牘”兩千多年前的“人與自然”。

  在西北出土的漢簡中,頻繁出現了松、榆、槐等樹種的名稱,甚至顯示有不少當時的隧名和裏名以樹木命名。“隧”是邊塞承擔候望烽火的基層軍事單位,“裏”則為行政單位,類似于現代的鄉村一級。

  樹木豐茂,水草亦豐。以漢代居延地區為例,也就是現在內蒙古額濟納旗和甘肅金塔一帶,被認為是漢代邊塞水産豐富之地。居延漢簡中不僅出現了大量如“大司農茭”或“大農茭”等水生草本植物的記錄,在相關的漁産資料中,甚至出現“載魚五千頭”等説法。

  前方“野馬出沒”!居延漢簡有關“野馬”的記錄是珍貴的生態史資料。居延“野馬”簡文很可能是世界上較早對于這一野生動物品種的文字記錄之一。

  除了野馬、野駱駝,在漢代河西走廊地區出沒較多的野生動物還有野驢、野鹿、黃羊等,家養動物則有馬、牛、羊、驢、雞、狗、豬等。這些動物種類繁多,且數量龐大。

  面對如此豐富的“動物世界”,漢代人如何與它們相處呢?

  在漢代,馬匹是重要的生産、運輸、軍隊戰備資源,漢代人極其“尚馬”,對馬的分類、飼料供給、醫療措施、登記制度都有明確的管理機制。

  這匹馬名為“鐵柱”,簡牘中詳盡記錄了它的毛色、年齡、身高、性別、用途等,可見當時古人對它的嚴格管理和愛惜程度。此外還有追究馬駒死亡相關人責任的簡冊,這些都是漢代人愛馬、惜馬的實例。

  從漢簡中得知,邊塞戍卒常與動物相伴,閒暇時甚至在珍貴的簡牘上“涂鴉”動物。雖然有的畫得精細、有的畫得粗糙,但都形象生動、可辨形狀,也説明繪畫者對動物的熟悉和喜愛。

  為了保護賴以生存的動植物環境,漢代人尊重自然規律,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在這份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文書中,重點描述了不同節令時動物繁育的特點,並對如何實施有效保護做了詳細規定。

  對于官吏和民眾是否有效落實了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文書的相關規定,漢廷還安排專人定期檢查,並寫好標簽、列清事實後入庫存檔。

  中華文明歷來崇尚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追求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孕育了豐富的生態文化。穿梭千年,漢代人的生態治理智慧,與現代生態環境治理理念一脈相承。

  監制:馬維坤 胡國香 宋常青

  終審:安濤 康麗琳

  記者:姜偉超 何問 馬希平

  編輯:陳倩 趙露露 王藝霖(實習)

  學術指導:

  甘肅簡牘博物館整理研究部主任 肖從禮

  甘肅簡牘博物館整理研究部助理館員 李晶

  文物圖片來源:甘肅簡牘博物館

  新華社新媒體中心

  新華社甘肅分社

  甘肅簡牘博物館

  聯合出品

【糾錯】 【責任編輯:劉子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