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6/ 23 15:30:53
來源:新華網

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權丨避險搬遷戶劉長海:新居不懼連夜雨

字體:

  新華社蘭州6月23日電  題:避險搬遷戶劉長海:新居不懼連夜雨

  新華社記者王博

  自打搬到蘭州新區,劉長海一家終于敢在雨天睡個踏實覺了。

  一早,準備出門的劉長海發現電瓶車座椅淋濕了,方才知道下過雨。什麼時候下的,竟渾然不覺。不過,如今下雨再也不是搬入新居的劉長海擔心的問題了。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果耶鎮真莊磨村是劉長海的家鄉。這座“鑲”在山腰的村子,腳底下就“踩”著懸崖。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縣果耶鎮真莊磨村舊貌。(受訪對象供圖)

  在劉長海的記憶裏,2008年前後,家鄉雨水開始漸漸多過往常。村裏人發現,隨著雨水的增多,有些房子開始一點點往山下溜。有一年,雨淅淅瀝瀝下了快一個月,一戶人家的房屋同背後的山坡一起滑下了山崖。所幸屋裏的人都沒睡,及時跑了出來。

  自此,下雨成了劉長海最擔心害怕的事情。一到雨天,他就拎著板凳坐在屋外“聽雨”,手裏的煙一根續一根。他盤算,再這麼下,就帶著一家人去縣城租房子住。

  終究找房不易,故土難離。劉長海當初的盤算,在老屋的修修補補中,過了一年又一年。但老屋年年修、年年損,看不到效果。

  2020年,攢了些積蓄的劉長海咬牙花了20多萬元建起新房。錢花光了,他又跑去成都打工賺錢。可剛到成都一個星期,鄉政府幹部就打來電話,因為連夜雨,還沒幹透的新房被掰開了一道二指寬的口子。

  劉長海欲哭無淚。幹部問:“有搬遷的政策,搬不搬?”“搬!”他心一橫,跑回來報名。于是,建了新房的劉長海成了村裏第一個報名搬遷的人。

  起初村裏人不理解。有人問他,新房沒睡過一天,搬了不心疼?

  “再不搬,害後代!”

  山裏不便的交通已讓一家人吃了不少苦,現在房子不穩當、安全難保障,不搬不行!

  還有人生疑:“你這麼積極,要搬的地方你去過?”

  劉長海信一點:黨和政府不哄人!

  2021年8月7日,劉長海一家遷入蘭州新區避險搬遷安置點。面積96平方米的敞亮新居,政府補貼10萬元,自己只需再交4.4萬元,還可以申請貼息貸款。

劉長海在新家裏澆花。新華社記者王博攝

  “可把我高興‘慘’了!”劉長海的新家旁就是平坦的馬路,四通八達。全家背著背簍徒步拉磚修房的日子,不復返了。

  甘肅是全國生態最脆弱的地區之一,全省超過50%的國土面積位于自然災害高發易發區。

  甘肅省自然資源廳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這些區域的治理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但有些地方依舊年年治、年年出險情,必須採取避險搬遷等有效措施,才能根除地質災害威脅,創造安全穩固的生存和發展環境。

  舟曲縣地質災害避險搬遷第一臨時黨支部書記那有布説,截至目前,全縣共有1250戶5100余人搬到蘭州新區。其中,2000余人實現就近就地或外出務工就業。

  甘肅省計劃陸續完成災害多發區受地質災害威脅群眾的避險搬遷。同時,抓好産業與就業,配套健全公共服務,解決好“穩得住”的問題,使搬遷既提升居住安全水準,又提升群眾生活品質,更促進群眾增收致富。

  今年,劉長海沒有出遠門,就在安置點周邊務工。妻子在日光溫室打工掙錢,兩人每月收入也有七八千元。

  劉長海手機裏還存著老家的照片。他挑了一張有老屋的照片裱了框,準備挂在客廳的墻上。“再過幾年,等我們這裏綠化好了,感覺就跟老家一樣了。”劉長海説。

【糾錯】 【責任編輯:趙文涵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769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