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秒配樂時代,沉浸式現場能否為音樂人守住初心-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3/01 09:25:38
來源:文匯報

15秒配樂時代,沉浸式現場能否為音樂人守住初心

字體:

  烏黑邦硬的凍梨是搖滾音樂人給外界的冷漠表像,用水浸泡後的凍梨則代表了搖滾音樂人內心柔軟和狂熱的一面,而最後這盤切開的凍梨向大家展示了內在的美好——近日在浙江衛視、騰訊視頻、愛奇藝等多個平臺開播的《17號音樂倉庫》第二季上,東北搖滾“老炮兒”梁龍端出了三種不同狀態的凍梨作自我介紹,改變了不少觀眾對搖滾音樂人的固有印象。

  《17號音樂倉庫》第二季邀請了梁龍、胡夏、白舉綱、希林娜依·高、黃子弘凡這五位全新的音樂主理人,通過音樂人之間的合作、社交和友情展現出溫暖而治愈的節目氣質。

  同時,節目中Live House形式呈現的沉浸式音樂演出現場,為觀眾尋找短視頻“15秒洗腦BGM(背景配樂)”之外的音樂類型,提供了一條可行出路。

  “安安靜靜唱歌”的音綜,能否找到別的出路

  Live House是一種發源于國外的音樂模式,直譯為“現場音樂場所”。根據2023年中國傳媒大學發布的《2022中國音樂産業發展總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國內音樂類演出票房收入為47.93億元,其中Live House演出票房收入為10.02億元。《17號音樂倉庫》以經營Live House音樂現場為節目抓手,尋求與當下流行的大型競演類音綜的錯位發展。

  節目秉持了一貫的水準,在只有三個小時準備的時間限制下主理人們依然留下了讓人難忘的演出:梁龍搖滾版兒歌《種太陽》、希林娜依·高的《喜歡你》、胡夏的《安妮》、前主理人張遠的《山外》等作品都受到觀眾好評。節目播出不久,一位ID為iris的網友寫下觀後感:“輕松愉悅的音綜,沒有狗血沒有抓馬,太棒了!這裏既有精彩的音樂現場,又能看到音樂人們在表演背後的真實個性。”

  如何將好的音樂作品推向市場、讓好的舞臺表演被更多人看見,始終是當下音綜市場必須面對的難題。與市場表現更好的各類“哥哥”“姐姐”大型競演類音綜相比,《17號音樂倉庫》邀請的嘉賓有更單純的音樂屬性,沒有納入淘汰和晉級等強競爭環節,也沒有“毒舌樂評人”之類的行銷話題。于是,保持著音樂人“安安靜靜唱歌”初心的這檔音綜,雖然在音樂圈內好評頗多,但尚未引起廣大觀眾的注意力。針對體量較小的音綜節目難以被觀眾“看見、聽見”的現象,杭州師范大學副教授、流行音樂研究專業博士趙樸認為:“小而美的音綜節目恰恰可以做到差異化精準定位,吸引和維護好特定觀眾人群,在垂類觀眾群體中形成局部熱點。”

  展示豐富的現場音樂場景,平衡觀眾線上線下音樂體驗

  面對短視頻熱曲頻頻“霸榜”年度熱歌的現狀,包括大張偉在內的不少音樂人多次發聲感嘆“音樂豈可淪為BGM”。相形之下,音樂現場所産生的沉浸審美體驗,具有短視頻15秒BGM難以企及的珍貴價值。趙樸認為:“通過《17號音樂倉庫》展示更為豐富的音樂場景,有望以更寬廣的情感共鳴和敘事空間平衡觀眾的線上和線下音樂體驗。”

  Live House的觀眾群體以年輕人為主,而《17號音樂倉庫》第二季的五位主理人給自己制定一個“超標”的挑戰——讓年輕人的父母也加入到Live House中來。為了實現目標,主理人前往線下熱門越劇《新龍門客棧》取經,他們在布置成客棧的舞臺中親身感受環境式戲劇帶給觀眾打破“第四堵墻”的沉浸式體驗:“沒想到傳統戲曲已經發展到了這種程度。”而希林娜依·高也感悟“潮流是個輪回”:“不是年齡大了,到了看戲曲的年紀,而是看戲曲的年紀下降到了十四五歲。”既然年輕人會走進劇場看越劇,《17號音樂倉庫》的主理人們對吸引更多年齡階段的人群走進Live House有了更多思考。記者 衛中

【糾錯】 【責任編輯:蘇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