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非遺丨孟戲人生 高腔傳世-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6/07 08:48:57
來源:新華網

鏡觀·非遺丨孟戲人生 高腔傳世

字體:

  在廣昌縣甘竹鎮甘竹村,李安平在荷塘邊哼唱孟戲高腔(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甘竹鎮甘竹村,李安平在荷塘邊哼唱孟戲高腔(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含淚演出孟戲選段《范郎起解》(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位於廣昌縣甘竹鎮的大路背孟戲劇團後&,李安平(左一)翻看劇本(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在演出前化裝(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在演出前調整頭飾(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村民在觀看孟戲演出(5月10日攝,無人機照片)。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發 (曾恒貴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演員演出孟戲選段《送別》(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演員為村民演出孟戲選段《送別》(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含淚演出孟戲選段《范郎起解》(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團員在演出前化裝(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甘竹鎮的大路背孟戲劇團後&,演員化裝時選用孟戲頭飾(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演員為村民演出孟戲選段《送別》(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村民在觀看孟戲演出(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發 (曾恒貴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甘竹鎮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李安平和團員一起排練(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李安平(左)在整理戲服,準備前往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演出(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李安平(右)將鑼鼓、道具搬上貨車,準備前往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演出(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裝滿孟戲服裝、道具的貨車行駛在送戲下鄉的路上(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工作人員為晚上的孟戲演出做準備(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在演出前調試燈光(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李安平(右)演出前調試音響(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團員在演出前化裝(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團員在演出前吃飯(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頭陂鎮西港村,劇團團員在演出前吃飯(5月10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pagebreak

  在廣昌縣甘竹鎮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李安平(左)在給戲曲愛好者化裝(5月11日攝)。

  清風徐來,荷塘泛波。除完雜草的李安平爬上塘邊,甩去塘泥,擺開架勢,哼唱起了孟戲高腔。

  56歲的李安平是江西省撫州市廣昌縣甘竹鎮的一位農民,其父親是當地業餘孟戲劇團的老生演員。李安平從小看著父親的戲長大,孟戲裏的人物故事、一招一式和人生哲理深深吸引著李安平。初中畢業後,他加入了縣裏的孟戲劇團,跟著老藝人學戲。

  廣昌孟戲起源於明代,是一種以孟姜女民間傳説為題材的戲曲,曲牌有140多個。以高腔演唱為主,只用小鑼小鼓伴奏,一唱眾和,多在後句的下半句幫腔,有“雜白混唱”的特點。

  “開始學戲時,唱腔是最難的,孟戲的唱腔很高,音域跨度大,有時幾個星期只能學一句唱詞。”李安平回憶道。

  孟戲中有很多情感抒發的選段。“穿上行頭就要忘掉自己。”師傅常教導李安平。由於進入角色太深,李安平唱完後常常是滿眼含淚。出於對孟戲的癡迷,加上刻苦練習,李安平慢慢從配角演成了劇團的“&柱子”。

  “以前逢年過節看戲的人多,有一次戲&子都被孩子們壓塌了。”李安平不禁感慨。20世紀90年代,劇團裏不少年輕人先後外出經商務工,李安平也曾有此考慮。“如果你走了,廣昌孟戲就沒希望了,要讓孟戲斷在我們這代人手上嗎?”師傅的一句話讓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2006年,孟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在政府的扶持下,孟戲演出被列入送文化下鄉活動,李安平所在的大路背孟戲劇團每年有數十場演出,更多的鑼鼓聲在村裏響了起來。

  如今,作為廣昌孟戲代表性傳承人的李安平一邊務農,一邊將孟戲曲牌整理成冊,還組織排演了《送別》《紅蓮花開》等創新內容的新孟戲。熱心公益的李安平經常去縣城學校給孩子們上孟戲戲曲興趣課。

  “劇團現在還是缺少年輕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接受專業的戲曲訓練,讓農民業餘劇團成為更專業的孟戲劇團。孟戲裏的人物故事傳遞的是仁、義、禮、智、信等傳統價值觀,鄉親們愛看孟戲,作為傳承人,我有責任把老祖宗的民間藝術傳承下去。”李安平對孟戲的未來充滿希望。

  新華社記者 萬象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