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中國行·老街故事丨廣州沙面煥新記-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4/24 08:47:16
來源:新華網

文化中國行·老街故事丨廣州沙面煥新記

字體:

  拼版照片:上圖為廣州沙面法國郵政局舊址(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4月11日拍攝的廣州沙面法國郵政局舊址(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發

pagebreak

  拼版照片:上圖為廣州沙面大街街景(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4月11日在同一位置拍攝的廣州沙面大街(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發

pagebreak

  拼版照片:上圖為廣州沙面大街街景(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4月11日在同一位置拍攝的廣州沙面大街(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發

pagebreak

  拼版照片:上圖為2010年5月25日拍攝的廣州沙面北街43號(資料照片)。下圖為2024年4月17日拍攝的修繕後的廣州沙面北街43號(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發

pagebreak

  拼版照片:左圖為廣州市民杜煜傑(前中)與母親(右一)等于1989年在廣州沙面合影(受訪者提供);右圖為杜煜傑(後左)與母親、兒子在廣州沙面同一棟建築前合影(新華社記者鄧華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發

pagebreak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4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小朋友在廣州沙面大街寫生(4月13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遊客在廣州沙面大街休閒遊玩(4月13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上的花壇(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行人從廣州沙面老建築前經過(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這是廣州沙面的歐洲風格建築(4月13日攝,無人機照片)。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上的雕塑(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上的萬國寶通銀行舊址(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遊人如織(4月13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遊客在廣州沙面大街上游玩(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遊客在廣州沙面的歐式建築前留影(4月13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遊客在廣州沙面遊玩(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一名女子騎車經過廣州沙面的歐式建築(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的太古洋行舊址(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上綠樹成蔭、鮮花盛開(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遊客在廣州沙面的店鋪打卡拍照(4月13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這是4月13日拍攝的廣州沙面大街的雕塑。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市民在廣州沙面唱歌休閒(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pagebreak

  廣州沙面大街風景(4月11日攝)。

  位于廣州市荔灣區的沙面,只有0.3平方公里,是珠江衝積而成的沙洲,曾是重要商埠。

  19世紀中葉,沙面淪為英、法租界,留下150多棟歐洲風格建築,有新巴洛克式、倣哥特式、券廊式、新古典式及中西合璧風格建築,其中54棟是文物建築,堪稱“萬國建築博物館”。

  2013年,沙面入選中國歷史文化名街。

  按照整體提升、功能完善、歷史保護、活化利用等發展理念, 沙面先後推進全域化服務社區治理、環境提升、文物活化利用等工作,實現老街區新活力。

  如今,整個沙面島環境優美、空氣清新、道路開闊、古樹參天,被稱為廣州的“城市會客廳”,成為市民和遊客的“網紅”打卡地。

  新華社記者 鄧華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