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金為絲鑄錦繡 妙手編織匠人心-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3/27 09:23:34
來源:新華網

採金為絲鑄錦繡 妙手編織匠人心

字體:

  馬賽在工作室內手拿蓮花冠查看作品細節(3月19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3月19日,馬賽工作室內進行鏨刻。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pagebreak

  3月19日,馬賽在工作室內進行手工拉絲。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市武清區一家文創商店內,馬賽(右)手拿自己的作品和店員交流(3月23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這是天津市武清區博物館馬氏花絲鑲嵌制作技藝專題展上展出的馬賽的作品(3月23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馬賽(右)和女朋友閔方蘋在工作室內討論設計稿(3月19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3月19日,馬賽在工作室內制作蓮花冠。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pagebreak

  馬賽在工作室內手拿鑷子修整蓮花冠(3月19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馬賽在工作室內鏨刻(3月7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這是天津市武清區博物館馬氏花絲鑲嵌制作技藝專題展上展出的馬賽的作品(3月23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一名漢服愛好者在馬賽的工作室內試戴花絲鑲嵌技藝制作的頭飾(3月7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一名漢服愛好者在馬賽的工作室內試戴花絲鑲嵌技藝制作的頭飾(3月7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馬賽(右)在工作室內和母親交流制作技藝(3月19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李然 攝

pagebreak

  馬賽(左)在工作室內與女朋友閔方蘋在漢服愛好者佩戴頭飾時商討制作細節(3月7日攝)。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3月23日,馬賽在天津市武清區博物館向參觀馬氏花絲鑲嵌制作技藝專題展的觀眾介紹展品。

  近日,在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幌劉莊村的工作室內,馬賽小心翼翼地將一件件制作精美、光彩奪目的花絲鑲嵌作品清點、打包,他將帶著這些“寶貝”亮相正在舉行的2024秋冬上海時裝周。

  今年32歲的馬賽是天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馬氏花絲鑲嵌的第四代傳承人,在祖輩的耳濡目染下,他從小就開始接觸這門技藝。“花絲鑲嵌就是通過堆、壘、編、織、掐、填、攢、焊八大工藝,將細如發的金屬絲‘織’出‘花’、鑲上‘寶’。”馬賽介紹道,花絲拉制前首先用機器把金銀塊軋成條狀,然後通過拉絲板的眼孔進行手工拉絲,經過多次拉制,最後成為約0.2毫米粗細的銀絲。

  “制作步驟環環相扣,需要沉得下心,坐得下去。”通過日積月累的一遍遍練習,馬賽的技藝日漸精進。

  為了讓這項古老的技藝重新煥發光彩,馬賽還在傳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巧妙融入“國潮”元素,借助漢服興起的東風,將花絲鑲嵌與傳統漢服文化以及現代婚禮相結合,把這項“老古董”做成了日常佩戴飾品,産品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喜愛。

  如今,馬賽注冊成立了個人品牌工作室,學徒也漸漸多了起來。“我希望有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到這個隊伍中,做出屬于我們這一代的花絲鑲嵌作品。”馬賽對這項技藝的未來充滿信心。

  新華社記者 趙子碩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