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華初綻:梨園新蕊終長成-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1/25 10:26:03
來源:新華網

芳華初綻:梨園新蕊終長成

字體:

  1月23日,漢劇演員黃瑛琪(右一)在舞臺上演出。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漢劇演員在表演《打花鼓》。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漢劇演員黃瑛琪在登臺前候場。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楚劇演員們在臺邊候場。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一名楚劇演員在臺邊候場。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漢劇演員湯安琪(中)在登臺演出前化粧。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漢劇演員楊傳澳在登臺演出前穿戲服。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黃梅戲演員吳佩佩(左)與王謙在臺邊候場。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楚劇演員朱萬紅在登臺演出前化粧。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楚劇演員潘晨茜、朱萬紅、王慧玲、顏潤澤、肖瑤(從左至右)在登臺演出前合影。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漢劇演員鄭椏文(右)在後臺等待登臺演出。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pagebreak

  1月23日,演員們在演出結束後慶祝。

  隆冬時節,位于武漢的湖北戲曲藝術中心(首義劇場)燈光璀璨,戲迷們冒著寒風趕來,等待好戲上演。

  在後臺的化粧室裏,一群“00後”年輕演員進行著演出前的最後準備,調整粧容、戴好釵環,氛圍略顯緊張,又笑聲不斷。

  “今天不一樣,這是孩子們的畢業大戲,意味著他們從學生變成了戲曲演員。”湖北藝術職業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秦暉介紹。2016年以來,為建好“戲曲大碼頭”,培養戲曲後備人才,湖北省戲曲藝術劇院遴選招收了150余名楚劇、漢劇、黃梅戲學員,委託湖北藝術職業學院定向培養。

  經過7年學戲和1年進團實習,這群年輕的戲曲演員帶著千錘百煉的演出劇目,登上了畢業晚會的舞臺。楚劇《站花墻》《打餅》《趕會》,黃梅戲《女駙馬》《天仙配》《路遇》《夫妻觀燈》,漢劇《貴妃醉酒》《打花鼓》……年輕演員們憑借優美的嗓音唱腔、漂亮的身段扮相,贏得滿堂彩,掌聲經久不息。

  八年磨一劍,梨園新蕊終長成。晚會落下帷幕,這群年輕戲曲演員的眼裏滿是堅定與期待。

  新華社記者 杜子璇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