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汾河土 千年澄泥硯-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1/24 11:00:52
來源:新華網

一捧汾河土 千年澄泥硯

字體: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濤在檢查澄泥硯是否有瑕疵(2024年1月19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發(高新生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永茂(中)和兒子藺濤(右)、孫子藺霄麟交流澄泥硯制作心得(2023年3月9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發(高新生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霄麟(左)和父親藺濤交流澄泥硯選泥心得(2023年2月14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霄麟(右)和父親藺濤在澄清過濾泥土(2023年2月14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霄麟在雕刻澄泥硯(2023年2月14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工藝師在硯坯上雕刻圖案(2024年1月11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工藝師在硯坯上雕刻圖案(2024年1月11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工藝師在雕刻澄泥硯(2020年12月28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發(高新生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工藝師在硯坯上雕刻圖案(2024年1月11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光村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藺濤(右)和工藝師們在檢查澄泥硯(2019年12月29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發(高新生 攝)

pagebreak

  在山西省新絳縣絳州澄泥硯文化園,藺霄麟進行網絡直播(2023年2月15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記者 楊晨光 攝

pagebreak

  絳州澄泥硯生産基地內的澄泥硯(2023年12月16日攝)。

  澄泥硯是中國四大名硯之一,以山西絳州澄泥硯為主要代表,使用經過澄洗的細泥作為原料加工燒制而成,制作需要經過選泥、澄清、陰幹、雕刻、打磨、燒制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其制作技藝曾一度失傳,後在絳州澄泥硯傳承人藺永茂、藺濤以及藺霄鱗祖孫三代的努力下重現于世並逐步發揚光大。2008年,“硯臺制作技藝·澄泥硯制作技藝”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未來,絳州澄泥硯三代傳承人計劃和高校合作,保留澄泥硯傳統內核的同時,融入更多時代元素,設計出更多富有青春氣息、貼合時代主題的作品,讓更多人了解並愛上澄泥硯。

  新華社發(高新生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