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字中見功力 筆底起雲煙

時間:2019年12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孫 璘
0

字中見功力 筆底起雲煙

——戴仲文書法藝術管見

 

隸書紙本扇面 戴仲文
  書法家戴仲文出生于江蘇鎮江,4歲即隨父母定居無錫。生活在文風興盛的江南,自覺或不自覺、經意或不經意間便受到滋潤陶冶,天時地利,兩地環境對他日後書法創作影響頗大。1969年初春,17歲的戴仲文響應國家號召,上山下鄉,來到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五圖河農場,5年中先後幹過連隊通訊員、文書、電影放映員——多少有機會與美術沾上點邊。1974年,他拜時居南京的安徽書法家馮仲華為師,奠定了扎實的根基。20世紀80年代,他考取了無錫教育學院美術係,當時從南京師范大學畢業的傅軍顯正在學院擔任老師,教授書法。傅軍顯的書法作品承繼魏晉書風之清雅,獨創別具一格的“狂草”書法,造詣甚高。傅軍顯比戴仲文僅長數歲,他為戴仲文日後的書法創作指明了方向。
  戴仲文的書法以行草書見長,早年專意研習“二王”中的“小王”王獻之。關于“二王”的區別,元代袁裒雲:“右軍用筆,內擫而收斂,故森嚴而有法。大令用筆,外拓而開擴,故散朗而多姿。”從戴仲文的作品來看,他對于“小王”的外拓是有深刻體會的。眾所周知,宋人米芾對“小王”的書法也極有心得,能臨得形神兼妙,他有獨特的用筆特點,主要是善于在正側、偃仰、向背、轉折、頓挫中形成飄逸超邁的氣勢、沉著痛快的風格,其起筆往往頗重,到中間稍輕,遇到轉折時提筆側鋒直轉而下。米芾臨“小王”書法,在傳承中能有變化,不僅僅停留在對外在“形”的理解,更體現出對內在“神”的感悟。在戴仲文的作品中,也可以看到米芾書法的影子,説明他對于外拓的理解,是逐步推進和深入的。他學到了米書在傳承中求變的精神,所以能在師古人時,舍形而求神,自得真趣。從這個層面上講,戴仲文在同階段的學書人中確實勝人一籌。當然,我們從戴仲文的作品中還能看到一些北魏的書法用筆,據此不難窺見其老師傅軍顯的影響。
  由于取法高,加上長期從事中學美術教育,對于漢字結體和章法的掌控能力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戴仲文很快就在書壇嶄露頭角。1988年全國青年書法篆刻作品展、1990年全國第三屆中青年書法篆刻作品展中,戴仲文脫穎而出,作品先後入展,這對戴仲文來説,既是激勵,更是動力。對于所獲得的成績,戴仲文並不滿足,他回顧自己學習書法的過程,意識到自己在書寫的動感和筆墨的豐富性上仍略顯不足,于是又開始揣摩王鐸的草書。他認為,從“小王”到米芾再到王鐸,是一脈相承的,他希望通過猛下功夫,在這條脈絡上找到自己的突破點。1992年,經過生活歷練的戴仲文已屆不惑,迎來了藝術上的豐收季節,其行草作品榮獲全國第四屆中青年書法篆刻作品展一等獎,這是對他15年來書法學習的褒獎,也是對他書藝探索成果的高度肯定。這之後,戴仲文仍未止步,他取法更加廣博,思考更加深入,也更加注重字外功夫。2009年,戴仲文的篆書作品入展全國第三屆扇面書法藝術展,此時,距其1988年行書入展全國青年展已有21年。他對書法創作的持久熱情和良好的創作心態可見一斑。
  戴仲文認為,行書以氣為主,其勢如行雲流水,有“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之妙。他的成功體現在對傳統經典的選擇和整合,從實踐中體味古人之法,由技法層面轉化為創作的駕馭能力,潛能不斷得到釋放。戴仲文對先秦古籀中金文和秦詔版的拙樸率真、漢隸的寬博雄正,對王獻之、孫過庭、米芾、王鐸樸茂之旨的化裁和清逸之氣,有自己的理解與思考,故而從內心流露出崇古、尚古的審美趣味。我經常能讀到其發在朋友圈裏的書法感悟,看似零散,其實頗有見地:“嘗試隸書單字構成,體現筆墨的原創性、率真性、書寫性,將古典元素和現代視覺結合。”“以書入印,篆書風格化,統領治印的全程。”“明了草書開合收放之理,並于層出不窮的生發過程中把握好抒情、雅化和墨色變化。”“中國之寫意精神,最能體現之形式莫過于草書。”“學書旨在傳統、時代、個人三位一體的交匯點上建立風格,缺一不可。”所論甚夥,不一而足。戴仲文始終保持積極向上的進取精神,藝文兼修,活到老,學到老。戴仲文在書法之外,于詩文、篆刻、國畫無不涉獵,且都有一定造詣。對這些字外功夫,他沒有什麼功利性目的,但這些字外修行,于潛移默化中豐富著他的筆墨語言,也拓展了他的作品內涵。
(編輯:張鈺童)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