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不能一味寫城市的從前,更要觀照當下

時間:2019年10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璐
0

   “第四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在京舉行,專家學者表示——

  不能一味寫城市的從前,更要觀照當下
  “從1949年到上世紀80年代,北京的作家方陣在全國文壇上耀眼矚目,老中青幾代作家在全國都非常具有代表性。進入20世紀90年代,北京文學開始由重大題材向日常生活轉型。我們不能一味地寫一座城市的從前,更應觀照這座城市的當下與從前的關係,以及用什麼樣的方式書寫當下。”作為每屆“北京十月文學月”核心活動之一,由北京市文聯、北京出版集團主辦,北京作協、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承辦的“新中國70年·北京文學的光榮與夢想——第四屆北京文學高峰論壇”日前在正陽門“北京坊”舉行,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著名作家梁曉聲在會上如是表示。
  此次論壇圍繞“滄桑榮光——北京文學70年”“沃土深耕——北京文學進行時”“使命擔當——面向未來的北京文學”三個方面進行深入探討,梁曉聲、劉慶邦、張檸、寧肯、周曉楓、李林榮、張莉、傅秀瑩、石一楓、楊慶祥、文珍、叢治辰等知名作家、評論家參加論壇。論壇回顧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北京文學的成就和發展歷程,總結了北京作家的創作特色和經驗,並就北京文學的創作現狀和機遇,展望了未來發展的前景。
  會上,北京作協副主席、著名作家劉慶邦談道,北京很久以來就是文學發展的中心,從古代的曹雪芹到現代的老舍、曹禺,當代的史鐵生等一大批作家,包括今年5位獲得茅盾文學獎的作家,也都是北京人或者在北京生活的作家,北京文學在中國現當代文學發展史中的地位是毋庸置疑、不可撼動的。劉慶邦認為,北京要建成全國文化中心,首先應成為文學中心,要從機制上、體制上加以保證。“不僅要有‘硬件’,還要有大作家、大作品這些‘軟件’。這些對于聚攏作家、培養新人、多出文學精品發揮著實實在在的作用,這樣的全國文學中心才能立得住。”
  “我作為中國當代文學史的教學者和研究者,通過深入係統的研究,對北京城市文學史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認知。新中國70年文學史,有北京大街小巷的影子,北京的文化底蘊不僅僅指過往的歷史,更指的是創作者、研究者、文學刊物以及曾在這裏醞釀發生的文學思潮、文化現象與北京這座城市産生的關係。”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文學評論家張檸表示,北京濃厚的文化氣息和悠久的文化傳統為創作者提供了創作生命裏的營養。
  北京作協副主席、《十月》雜志原副總編輯寧肯介紹,《十月》雜志過去率先提出了“大中篇”的概念,先後發表了以石一楓為代表的一批青年作家的中篇小説。北京文學在“進行時”能夠出現一批在全國舉足輕重的作品,與各個刊物注重青年作家的發現和培養是分不開的。
  北京作協副主席、作家周曉楓認為,傳統是被繼承下來的先鋒,我們今天的寫作,既得益于過去北京文學的匯集和滋養,同時又為未來北京文學的發展提供鋪墊和基礎。“隨著北京日新月異的城市發展,文學必然産生變化,而今天北京文學最大的特點恰恰是開放與包容。需要我們用自己生命的感知去深植其中,書寫這個城市的所見、所聞、所感,吸收北京城市中蘊含的文化營養。”
  文學傳承著北京的時代精神,承載著北京的城市記憶,波瀾壯闊的新時代,呼喚廣大作家自覺與人民同呼吸、與時代共命運,用飽滿的筆墨謳歌人民,以多彩的作品反映時代。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評論家楊慶祥提出了北京文學的“城市語法”概念。他認為,北京已經不僅僅是地理學意義上的北京,而是更加具有世界性的、多維度的北京,“我們需要以新的‘城市語法’來重新建構寫作,這種‘城市語法’不應該由巴爾扎克或波德萊爾來命名,而應該是北京作家獨有的寫作方式,只有這樣,北京文學才可能真正地達到世界文學的高度。”
  《當代》雜志編輯、作家石一楓表示,這些年中國人對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時光飛逝、變化巨大”的感覺,在北京是最集中的,幾乎所有將變未變的苗頭總是在北京先出現。這種“苗頭”正是北京作家寫好北京、寫出歷史真實、歷史深刻性得天獨厚的題材優勢。同時,書寫這些變化也是年輕作家面向未來、必須迎接的挑戰與迎難而上的責任。
  論壇上,評論家叢治辰以王蒙的《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劉心武的《班主任》、王朔的《空中小姐》三部作品為例,認為它們都敏銳地把握住了那個時代的社會現象,體現出了北京這座城市的特點和城市文化。“因為北京的復雜性和特殊性,這座城市具有得風氣之先的優越位置,北京為作家思考自己和世界的關係提供了角度,這對于探討北京文學與未來的關係至關重要。”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