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更巧妙、更智慧、更有戲味兒是觀眾的期待

時間:2019年08月1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0

  首屆“黃河情”全國小戲小品交流演出季16個小戲上演,點評專家——

  更巧妙、更智慧、更有戲味兒是觀眾的期待

  “只要有一個金點子,生活感悟、針砭時弊、詼諧諷刺的內容都可以直接進入小品,而小戲不同,它需要符合特定的劇種,需要唱腔、音樂等的綜合呈現,需要特殊的地域性表達,有時候即使有金點子也未必能呈現。”首屆“黃河情”全國小戲小品交流演出季近日在甘肅蘭州舉辦,點評專家、劇作家謝麗泓談到小戲創作之難時説,戲曲是以民間、農村、鄉土為根基,用方言來表達的,戲曲音樂的旋律很多是來源于方言的樂感,是語言發音的延伸、變體,地方戲曲濃鬱的地域特色,與語言文化緊密相連,反映的內容就有很大的局限性。“金點子、現代思維與戲曲特有的表達方式的結合點很難找。小品注重思想性、可看性,小戲一定要找到形式感,同時還要考慮行當,行當不鮮明,人物就不出彩,喜劇效果就出不來。”

  此次全國小戲小品交流演出季由中國劇協、蘭州市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文聯戲劇藝術中心、蘭州市委宣傳部、市文旅局承辦,來自全國各地的35個小戲小品上演,其中小戲佔16個,這些作品體現了鮮明的劇種特色,展示了濃鬱的地域風格,其人情、戲韻之質樸、豐美,為小戲創作提供了范本。

  小戲如何大寫

  一些小戲作品表現普通百姓生活,把家長裏短寫得有滋有味,同時滲透豐富的感悟和深刻的意蘊。如川劇《連心橋》講述一對夫妻為報答老撐船人救命之恩,堅守一輩子為鄉親們撐船,兒子在城裏找到了理想的工作,老兩口年邁,讓誰來接班陷入兩難。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展現了信義的可貴、平凡的堅守,以虛擬程式表現撐船,載歌載舞、有血有肉,臺上只有兩個人物,卻撐出滿滿一臺的真情。父親希望兒子繼續撐船的情感,母親希望兒子留在城裏的情感,都十分真實飽滿。

  泗州戲《要唱就唱拉魂腔》講述兩位孤寡老人、唱拉魂腔的好手,因一場誤會結怨,又因一曲拉魂腔冰釋前嫌。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把戲曲傳承的文化問題和晚年孤獨的社會問題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同時表現了拉魂腔的美和傳承者的摯愛。

  桐鄉花鼓戲《老牛的藥渣》講述亂倒藥渣導致一位老人跌傷,“藥渣倒出門,疾病不纏人”作為舊習,在小區精神文明建設中是應該改易還是徹底摒棄,居民由此展開爭論,從而道出這一舊習真正的由來,開釋了大家的心結。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切口小、立意好,探討民間風俗在當今社會的去留,情理兼備,給人以啟迪。

  二人臺《叔嫂情》講述丈夫早亡的嫂嫂與小叔相依為命、互生情愫,兩人從顧慮重重、彼此探問,到表明心意,終于衝破世俗偏見,開始新的生活。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融入陜北民歌、剪紙元素,創作者憑著扎實豐厚的地方生活體驗,創作了充滿民間智慧與民間風味的作品,人物鮮活、語言生動,演員表演細膩、俏皮,富于機趣,分寸拿捏準確,打動人心。故事以西北農村為背景,卻充滿現代感,盡顯人情人性之美。

  一些小戲作品關注社會問題、時代主題,戲小,格局不小,具有小篇幅、大容量,小人物、大情懷的審美品格。如客家山歌小戲《悠悠甜水井》是一出廉政戲。當幹部的兒子身在抗洪現場來不及為母親祝壽,托人以3000元買的壽禮被偷換成30萬元的壽禮,構成變相行賄受賄,母親以井水的苦與甜以及先人的諄諄教誨委婉將兒子點醒。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不著痕跡,沒有説教,只有母親對兒子的擔憂與一家人世代清廉為百姓之家的皈依,引出的卻是防微杜漸、警鐘長鳴的深刻主題。

  漢劇《六棵柚子樹》關注環境保護。為建文化廣場,村幹部梁小山勸爹同意把當年曾為村裏脫貧致富立下大功的六棵柚子樹移栽別處,老人從一口拒絕到忍痛割愛,小山幡然省悟,決定留住柚子樹,文化廣場另外選址。點評專家認為,這出小戲恰當運用了客家民俗“舞席獅”,具有濃厚的地域特色,在情節設置上,從個人服從集體的慣性思維中反轉,張揚了留住鄉愁、留住家園的主題。

  豫劇《夜巡》塑造了黨的好幹部。村支書雨夜巡視村學校建築工地,逮住偷運建築材料的夫妻倆,以責任心將其感化。點評專家認為,豫劇在書寫現代題材、現實題材上具有獨特優勢,這出小戲把功夫用在了刀刃上,表現雨夜、路滑、車重,充分運用了戲曲的四功五法,情節真實、樸實、扎實,表現村支書與小偷的周旋充滿意趣。

  小戲“戲”在何處

  點評專家對一些小戲作品的討論,在如何寫好小戲、觀眾喜歡什麼樣的小戲等問題上為創作者提供了參照。

  二人臺《借冠子》是一出傳統小戲,講述劉四姐想向王嫂子借一副頭飾去“趕會”,因為深知王嫂子精打細算、愛貪小便宜的性格,不僅巧計借到了頭飾,還把她戲弄了一番。作品語言生動、表演詼諧,地域特色鮮明。點評專家、劇作家陳涌泉認為,這出小戲側重在“借”與“不借”中體現“人情味”。

  “河北的武安落子有《借髢髢》,內容大同小異,新媳婦和鄰家嫂嫂借頭飾,兩人你來我往,一個説要借,一個説不借,以重章復沓來呈現人物各自的小心思,最終鄰家嫂嫂還是把頭飾借給了新媳婦,令人感悟到人性、情義的美好。”在謝麗泓看來,這出小戲要表現出劉四姐的巧、王嫂子的潑,有反差,才有戲,為了體現出這種差別,按二人臺的表演規律,以一醜一旦來呈現效果會更好,“現在兩個人物都是旦角,醜角反串扮演王嫂子這樣一個斤斤計較的主婦,喜劇效果會躍然舞臺之上”。

  上黨梆子《拯救》借古諷今,講述屠戶為追討肉錢,上門為縣令治病,追回欠款,並讓縣令一家嘗到苦果。“生病的縣令始終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充分發揮了戲曲的虛擬性,擴大了舞臺的想象空間。”點評專家、昆劇表演藝術家林為林認為,這出小戲的戲劇性也正在這裏,“屠戶隔簾切脈問病,和縣令多幾個回合的交流,可以更有戲。”在陳涌泉看來,這出小戲還可以生發出更多看點。“戲中三個人物,夫人、丫鬟、屠戶,現在夫人和丫鬟的立場一邊倒,都是屠戶的對立面,如果丫鬟是善良的,一邊應付夫人,一邊想要幫助屠戶,戲的層次就更豐富了。”

  推劇《雞毛蒜皮》講述村幹部調解鄰裏矛盾的故事。“這出小戲巧妙運用了道具椅子的方向、位置變換,表現了一對鄰居從不可開交到重歸于好的關係轉變。家長裏短找村幹部,符合農村生活的現實。”點評專家、中國戲曲學院副院長冉常建認為,村幹部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一對鄰居回憶起互幫互助親如一家的往事,從而實現和解,真實生動,但少了一些“戲味兒”,“作為藝術表現,村幹部對村裏每個人有多熟悉,對什麼人用什麼方法,正是這出小戲的看點,把‘解扣’的過程寫得更巧妙、更智慧、更有戲劇性是觀眾的期待。”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