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維護漢語健康人人有責

時間:2014年05月22日來源:《人民日報》作者:魯 平

  “偶8素米女,木油蝦米太遠大的理想,只稀飯睡覺、粗飯,像偶醬紫的菜鳥……”

  這是重慶市某中學教師王蓉在一次批閱期末考試語文試卷中,一位學生在名為“我的理想”的作文中的語言。

  面對考試中出現的這種句子,你能看懂嗎?

  這幾年,隨著網絡和現實生活的深度融合,網絡語言也大行其道。“十動然拒”(十分感動然後拒絕)、“喜大普奔”(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人艱不拆”(人生已如此艱難,有些事兒就不要拆穿了)等詞語走紅,有的甚至直接被媒體用在標題上;甚至一些“非主流人群”還自創了一種由符號、繁體字、日文、韓文、字符組合而成的“火星文”。

  當然,語言是活的,也具有一定自凈能力;對網絡語言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而是要有選擇地吸收。“給力”“高富帥”“宅男”等網語現在已經被廣為接受。

  漢語兼容並包,但並不代表可以胡編亂造,尤其是媒體和一些公開出版物,不能把語言的規范性扔到太平洋裏。這些年,有媒體以為網絡用語吸引人,認為這就是貼近讀者;有的在一些專欄裏亂造成語,比如什麼“慧聲慧色”、“郅言片語”,既傷害語言,也誤導讀者。

  現代漢語,一般認為由五四時期肇始,不過百年。先是在“歐化”、古漢語中兩頭受氣;近些年,又受“零翻譯”和網絡文化影響,其規范、健康發展一直未如人意。1951年6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澤東親筆修改的社論《正確地使用祖國的語言,為語言的純潔和健康而鬥爭!》;2001年6月6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為祖國語言的純潔和健康繼續奮鬥》的評論員文章。

  不少人認為,語言不就是一個説話寫字的工具嗎?

  對,也不全對!語言是一種民族文化、民族智慧的積淀,也是一種民族思維方式的體現,是民族的重要標志。法國作家加繆言“我的祖國是法語”,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也曾説,語言是存在的家。説漢語是華夏子民的精神家園,一點都不為過。精通中西文的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曾感慨:“中文在握,就是故鄉在握。中文是真正的中國文化之長城。”

  讀一讀唐詩宋詞,會覺得現代漢語的擔子真的很重。漢語是世界上最優美的語言之一,具有抑揚頓挫的音韻之美,有端正大方的形體之美,有簡潔優雅的意義之美,意蘊悠長,充滿詩意和靈性。這一點,在魯迅的小説《傷逝》等名篇,在沈從文的散文裏,體現充分。

  現實是,漢語正變得粗鄙、庸俗。2006年5月,余光中、莫言等在上海的“文學與人文關懷”高校論壇上,發出警示:“優雅的漢語正瀕臨失落與亟待拯救的邊緣。”

  中國社科院外國文學專家陳眾議對民族語言的保護有深入思考。他認為:在全球化背景下,漢語被快速地雜交化、卡通化、低俗化。民族語言如果消失了,傳統也會隨之消失。

  王蒙曾在《為了漢字文化的偉大復興》演講中提出:我們應該在語言文字上對各種媒體與出版物提出更加嚴格的要求:少一點錯別字,少一點洋涇浜,少一點文理不通。尤其是在正式場合,尤其是漢語出版物更應當使用規范漢字,不應該讓漢語“哭泣”。

  維護漢語健康,寫字的人,人人有責;從眼下做起,從筆下做起,我們應當擔當起維護祖國語言規范、守護漢語健康的歷史責任。


(編輯:孫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