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想聽啥?病友設計“慰問卡”告訴你
2017-09-27 06:45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親友遭遇不幸時要如何安慰?來自美國洛杉磯市的埃米莉·麥克道爾曾是一名癌症患者。她説,在抗癌期間最艱難的經歷是孤獨和寂寞,因為親友往往不知道該説些什麼。抗癌成功的麥克道爾決定設計一係列“慰問卡”,寫有她患病和情緒低落時最想聽到的話。

  英國廣播公司24日報道,麥克道爾2001年確診罹患霍奇金淋巴瘤,腫瘤已發展到三期。她當時只有24歲,經過9個月的化療和放療,得以康復。

  “(抗癌)最難的部分不是掉頭發、被星巴克的咖啡師誤稱‘先生’或是化療帶來的不適,”麥克道爾説,“而是許多親近的朋友或家人的消失,因為他們不知道要説什麼,或者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説了你不愛聽的話。”

  她回憶,親友出于好意送給她卡片,但市面上售賣的卡片卻不能表達出他們真正想説的。比如,她收到的卡片可分成幾類,其中之一是“早日康復卡”,但這更適合因腿部骨折而休養的人,而非剛剛被診斷出癌症的患者,“我覺得這(早日康復)幾乎是個挑戰,我只能説‘哦好吧……我試試’”。另一類卡片則是偏宗教或哲學類,上面有諸如“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或是“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其原因”等格言,但看起來也放錯了重點。麥克道爾説:“在這種時候,這些話聽起來很無禮。”

 “很多時候當你患病或痛苦時,人們不再以多年好友的方式對待你,而是突然間轉變了態度,好像你被疾病或痛苦下了定義,”她説,“事實上,‘我很震驚,很沮喪,我不知道除了我愛你和我會陪在你身邊之外還能説些什麼,’這種説法才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為了幫助和她有相似處境的人,麥克道爾著手設計一係列“慰問卡”或“共鳴卡”。這些卡片色彩明亮,詞句都是她用數字筆手寫設計,語言讓人感同身受。其中一張卡片寫道:“我承諾我不會把你的病形容為一場‘旅行’,除非有人帶你去巡航。”另一張卡片寫道:“悲傷的五個階段:在公眾面前哭,在車裏哭,自己一個人看電視哭,工作時哭,微醺時哭。我愛你。”麥克道爾創作的卡片中,最先引人注目的是一張情人節“尷尬約會”卡,上面寫道:“我知道我們並沒有在一起或是什麼的,但什麼都不説有點怪,所以我送給你這張卡片。”

  麥克道爾説,除了卡片,她還出版了一本名為《無卡可表》的書。新書宣傳期間,一位母親告訴她,自己的丈夫幾個月前離世了,她的兩個孩子仍悲傷不已,親友寄來的滿墻卡片沒什麼幫助。一天下班,她看見孩子們把卡片都摘了下來,唯獨留了一張,“其中一個孩子説,這張卡片有用,而那張正是我們設計的卡片”。

  “很多卡片代表著我們希望展現的人際關係。卡片是一個傳統媒介,它不一定隨著我們的心理文化發展,但眼下它正在迎頭趕上,”麥克道爾説,希望她設計的卡片可以讓經歷危機、需要真情交流的親友提供渠道。(劉曦)【新華社微特稿】

+1
【糾錯】 責任編輯: 許義琛 鞏陽
相關新聞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791297125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