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夜公園”:採取“非阻斷式”閉園
2017-07-22 07:56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提要:上海的中山公園24小時開放已滿一年,但對于是否有必要投入人力物力維持“夜公園”運營一直存在爭議。為此,本報記者專門了解了一下美國和歐洲幾個城市的做法。

  去年,美國媒體在報道中以紐約地標中央公園為例,探討公園如何成為城市名片之一。不過,盡管中央公園關得非常晚,但仍有淩晨1時至清晨6時的閉園時間。記者採訪公園和附近社區數名市民遊客,他們均不支援中央公園24小時開放。

  在紐約市,24小時開放的公園僅限一些迷你的“口袋公園”。其中比較有名的如下城華爾街旁邊的祖科蒂公園(Zuccotti Park)。名為“公園”,其實更像一個街區休閒廣場,面積僅3000平方米多一點。另一些更大點的著名街區公園,如布萊恩公園(Bryant Park)和麥迪遜廣場公園(Madison Square Park),都在午夜前關閉。網上一些推薦曼哈頓24小時開放場所的旅遊攻略文章,都沒有提到任何公園。

  警力不夠難管通宵

  紐約市的大型公園均由政府背景的紐約市公園管理局管轄。紐約市公園管理局媒體關係主管霍華德表示,他們管轄的土地面積相當于整座城市的14%。“對于其中最著名的中央公園而言,閉園時間取決于公眾的生活習慣、通行便利、公園及周邊社區的活動,以及維護設施和環境等因素。”

  以布萊恩公園為代表的街區公園,多由私營的第三方公司管理。處于時報廣場和中央車站之間、毗鄰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布萊恩公園,可以説是曼哈頓的正中心,遊客絡繹不絕的同時,也總能看到無家可歸者在週邊“駐扎”。

  布萊恩公園管理公司主席丹·拜德曼對記者表示,午夜時分附近仍然有不少遊蕩的人,警力又不夠,管理實在有些困難。“我們確實想過通宵開放,但還是放棄了。”拜德曼認為上海或許更適合24小時公園,“相比之下,紐約這邊的社會環境可能更難應對。”

  據媒體報道,上海的中山公園24小時開放後,造福了不少酷愛夜間鍛煉的人。在不夜城鼻祖紐約,同樣有不少喜愛夜跑的市民。在中央公園裏做跑前熱身的斯科特表示自己喜歡夜跑,但他讚同午夜之後閉園。

  折中方案是一時關門

  一些有過在中央公園夜跑經歷的人也表示,跑入某些黑暗或幽閉的區域確實有點可怕。住在公園附近已有3年的中年女士麗莎也是跑步愛好者,她表示自己從不敢夜跑。近20年前,在麗莎慣常跑步的區域附近,中央公園曾發生過女性夜跑者被多人殘忍施暴的案件。

  在中央公園裏做餐車生意的喬治認為,公園必須考慮安全因素,但紐約是座不夜城,公園面積又大,所以淩晨1時關門算是折中方案。

  “你知道夜晚的中央公園,時不時有毒品等犯罪行為藏匿。”喬治説。確實,中央公園太有名,出現在許多影視作品中的中央公園,帶給人們的都是“晚上沒事別去”的印象。

  除了橫穿公園的幾條雙向車道,中央公園大部分區域沒有高墻和柵欄。淩晨1時閉園時間,只是在所有出入口設置警示標誌,並沒有更多強制措施。霍華德説:“我們管理的一些大公園,所謂關門都不是物理上的阻斷,而是通過設置標誌善意地通知和引導人們。”

  公園和動物也需休息

  2014年,紐約一家公關公司的老板阿蘭·裏普曾寫過一篇文章,講述他經常淩晨三四點在中央公園大草坪附近漫步的奇幻見聞。

  中央公園夜間閉園後,紐約的警察仍會在附近及園內巡邏。霍華德告訴記者:“如果有人在閉園時間出現在公園,警員會對他們進行教育並指示離開。”事實上,中央公園大草坪周遭寬闊,離公園管理部門所在地也較近,“正經人”裏普才敢經常在此夜遊。

  這篇奇文在《紐約時報》網站發表後引起不小反響。裏普自己在文後的一條評論裏補充,巡視中央公園的警察有著一視同仁的禮貌和尊重,他確實有過幾次被警官建議離開的經歷。

  不過,文章有一處細節提到,執勤警官言語的變化反映了中央公園的進步——上世紀八十年代他們常提出的警告是“毒販和殺手”,如今變成了“你不知道晚上這裏有郊狼和貓頭鷹之類的小動物嗎”。

  正如霍華德所述,半夜閉園除了安全因素,公園設施和環境的維護也很重要。在裏普提到的大草坪週邊,第一次到紐約的中國遊客趙女士和丈夫正坐在一張長椅上歇腳。“中央公園很不錯,這是一種生活方式。”趙女士認為公園開放應該限時,即便她東北的家邊上就有一座24小時開放的濱河公園,“和人一樣,公園也需要休息。”(記者 李夢達)

+1
【糾錯】 責任編輯: 謝艷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0052129661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