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特普會”即將到來 美俄會結束“互懟”嗎?
2017-07-06 07:26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俄美兩國首腦何時會面就成了各國關注的話題。現在,兩國首腦終于要在德國的G20峰會上迎來首次會晤。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消息,美國副國務卿香農已于7月3日和俄羅斯大使基斯利亞克舉行會談,就即將到來的“普特會”進行了討論。

  針鋒相對 火星四濺

  據朝日新聞報道,禁止化學武器組織6月30日出臺報告,認定4月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的一個小鎮遭到了沙林毒氣或類似毒性物質攻擊。雖然報告中沒有明確是誰使用了這些化學武器,但敘政府和反對派武裝及其背後的俄美兩國已經開始激烈地相互指責。

  4月化武疑雲剛一爆發時,美國就將矛頭直指敘政府,並繞開禁化武國際機制,直接對敘空襲。俄羅斯勃然大怒,強烈譴責。而後,又發生了美軍擊落敘政府戰機的事件,美俄之間愈發劍拔弩張。

  在敘利亞之外,美國和俄羅斯也在“針鋒相對”。

  6月19日,美國稱俄羅斯戰機在波羅的海國際空域攔截美軍偵察機。美國福克斯新聞網援引軍方人士消息稱,當時兩機的最近距離不超過5英尺(約1.5米)。俄羅斯則指責美偵察機對俄戰機做出“挑釁動作”。

  美國對俄制裁的腳步也沒有停下。6月14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擴大對俄制裁的修正案。俄方對此反應強烈。6月底,普京簽署命令,將俄反制措施的有效期延長至2018年年底。

  “美俄關係已經降至史上最低點。”路透社、日經新聞網等多家媒體紛紛援引了特朗普的這句評價。

  利益衝突 信任匱乏

  《印度時報》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臺之前,曾多次公開表示要與俄修復關係,但這一構想現在似乎已經陷入了困境。美俄關係不進反退,原因何在?

  在敘利亞問題上,有分析指出,美俄利益幾乎完全相反。敘利亞擁有大量的燃氣資源和靠近地中海的地理優勢,是美國想要加強控制的對象。另一方面,俄羅斯歷來與敘政府交好。中東國家多為親美派,對俄來説,敘利亞或許算是中東最後的“凈土”,難以拱手讓美。

  “美俄之間存在戰略利益上的衝突。”中國社會科學院上海合作組織研究中心秘書長孫壯志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説道。“在涉及戰略利益的重大問題上,誰都不可能讓步。”

  除此之外,兩國間互不信任的情緒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在俄羅斯國內,疑美、反美的情緒非常強烈,普京對美國也是不信任的。”孫壯志分析道。“美國方面,或許特朗普個人對俄羅斯抱有一定好感,但我們也必須考慮到特朗普背後的力量。”

  美國VOX網站指出,國務卿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副總統彭斯和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利在對俄態度上都是鷹派,這些人在對俄政策的制定和實施上擁有很強的話語權。

  “兩國間的矛盾是深層次、結構性的矛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化解的。”孫壯志指出。

  尋求突破 加強對話

  美俄兩國其實都希望改善目前劍拔弩張的關係。美國政治新聞網援引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話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核國家,美俄的關係不能再這樣下去。”

  “目前,美俄關係改善上面臨的最大阻礙是對俄制裁。”孫壯志指出。“如果取消對俄制裁,會對整個西方陣營産生影響。但如不取消制裁,俄羅斯就不會和美國緩和關係。因為俄羅斯想緩和對美關係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制裁盡快結束,緩解國內經濟發展的壓力。”

  日本東洋經濟網站刊文分析稱,在敘利亞、烏克蘭這些問題上,兩國的想法實在是大相徑庭。即使特朗普能突破美國國內的重重障礙,是否能與普京達成共識仍是個疑問。

  美俄關係的突破口在哪裏?

  孫壯志認為,美俄兩國應該在相對不那麼敏感的領域尋找突破口。比如反恐、反毒行動、朝鮮半島問題。

  “美俄關係是一個長期課題。”孫壯志説。“僅靠一次會晤難有大的改善。需要兩個國家更多地接觸、對話。”

+1
【糾錯】 責任編輯: 田穎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721296484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