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養老專家:未來或有“共用保姆”
2017-07-05 10:48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6歲的凱博文(Arthur Kleinman)永遠不會忘記2001年發生的一件事,他相濡以沫30多年的妻子,漢學家瓊被診斷為阿爾茨海默症(俗稱老年癡呆症)。身為哈佛大學醫學人類學教授,他周圍的朋友都是頂尖的神經科醫生,對妻子的醫學診斷非常快,但即使擁有世界最頂尖的醫學技術和資源,對于妻子,凱博文依舊無所適從。

  60歲到70歲的十年,凱博文開始了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妻子的艱難歷程,直到2011年,妻子病逝。日前,應邀來廣州參加“慈元堂健康沙龍”的哈佛終身教授凱博文,在接受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專訪時講述了他的新研究項目——“全球老年人養老與照護”。

  身穿紅色鱷魚牌T恤,寬大的大地色麻外套,一頂白巴拿馬草帽,須發花白,76歲的世界知名學者、哈佛大學終身教授凱博文出現在了二沙島的一場醫學沙龍上。

  37年前就來北京調研

  凱博文出生在紐約一個富裕投資銀行家的家庭。年輕時他的學術背景十分豐富,21歲時,他在美國斯坦福大學獲得歷史本科學位;隨後轉學醫學,25歲獲得斯坦福醫學院醫學博士學位,並開始當實習醫生。33歲,在他當住院醫生同時,獲得哈佛大學社會人類學碩士學位,35歲成為麻省總醫院精神病研究基金會博士後。

  凱博文對于醫學人類學和照護病人的興趣來自年輕時做醫生的經歷。

  1978年,凱博文隨美國醫生訪問團來到北京,受到衛生部部長接見,並開始了他的參觀訪問。這也是中美建交以後,第一個到訪的美國醫生團體。

  也是從那時起,凱博文與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幾乎每一年都要來中國進行田野調查,少則一個星期,多則幾個月。由于妻子瓊是漢學家,凱博文早在1969年就開始學習中文,他在美國時也和妻子把家布置成中式,朋友中有不少是講中文的華裔。

  雇專職保姆看護妻子

  2011年,瓊在患阿爾茨海默症十年後去世,也是在那一年,凱博文迎來自己70歲的生日。

  在生日當天,哈佛大學校長親自為他慶祝生日,他的兩個門下得意弟子,現任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和全球著名公共衛生學家保羅·法默也都到場。去年,凱博文來到中山大學演講並獲得中大榮譽教授。目前,他正在籌劃寫一本書《照顧的靈魂》,講述自己照顧妻子的這十年所思所得。

  在接受專訪時,76歲的凱博文回首十年看護妻子的艱辛經歷:他在社工的強烈建議下,雇了一個有醫學經驗的照護者,朝九晚五地照顧妻子,使得他白天能繼續講課、出席會議、撰寫論文。而晚上5點到早上9點,則是他照顧妻子的漫漫長夜。

  直到現在,76歲的他仍堅持在哈佛大學講課。他最近的研究項目是全球老齡化時代的養老困境,特別是對身體虛弱和癡呆的老人,在凱博文看來,無論有錢、沒錢,老人都亟須養老照顧。

  對話

  養生是中國特有的文化

  廣州日報:你專門研究老年人照顧,對中式養生怎麼看,可以在西方推廣嗎?

  凱博文:養生是中國特有的。老年人會在公園健身、跳廣場舞、不吃一些食物或者吃特定的食物,但西方沒有養生的這種文化。我和我周圍的朋友也不養生(笑)。

  始終沒送妻子去養老院

  廣州日報:照顧患阿爾茨海默症的妻子十年,作為患者家屬和研究者,你的感受和建議是什麼?

  凱博文:醫生沒給我建議,但我得到了社工的幫助。社工告訴我照顧一個阿爾茨海默症患者首先需要雇一個人,家裏需要有一個家庭衛生照顧者。因為照顧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我的生活不能因此崩潰或倒下。所以,我找了一個有醫學背景的護工,每天早上我吃完早餐,護工就開始照顧我妻子,我才能去上課、開會做科研。等到下午5點鐘,護工下班前,我就必須回家,照顧妻子。但自始至終,我都沒想過把她送進養老院。

  而且我很幸運,整個家庭都非常支援我。我的兒子、女兒會幫助我,我有一份工作,沒有房貸,我有存款,家境也不錯,子女都成年,甚至我90多歲的母親偶爾也要幫我照顧妻子。

  缺的是“受訓”保姆

  廣州日報:你目前的養老研究進行得怎樣?

  凱博文:我在中國的五個城市及日本京都、韓國首爾、越南河內和泰國曼谷都有一係列關于老齡化和老年照護的研究,包括身體虛弱或癡呆老人的照顧模式,這是所有亞洲國家面臨的問題。到2040年,日本有四成人口將超過60歲,中國與韓國也差不多。亞洲的人口都正在快速老齡化,如何應對老齡化已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廣州日報:你對各種養老方式有什麼看法?

  凱博文:養老有家庭看護、去日托、養老院、老年人社區中心等。在中、日、韓這些亞洲國家,很多老年人覺得進養老機構是恥辱的事。老年人也需要社交。我注意到廣州高樓林立,在沒有電梯情況下,住在高樓層和住1樓的老人生活狀態是不一樣的。我們可以給老年人提供一些可穿戴、傳感的技術設備。方便老年人生活、出行、提升體力等。

  老人需要保姆,不僅是打掃衛生、做飯的保姆,而是受過“如何照顧老年人”訓練的保姆。由于保姆的緊缺,以後可能會出現“共用保姆”。所以現在需要建立一個高素質、經過訓練的養老保姆體係。

  在家養老社區享服務

  廣州日報:就你了解,中國社區養老情況怎樣?

  凱博文:我知道在香港的高樓大廈群裏,政府規定每一個大廈都必須有一間老年活動屋,讓老年人在裏面養生,去打麻將、跳舞、唱歌。中國社會養老的重點是孝。因此,我提議讓老人在家養老,在社區享受服務。

  我們也可以建立一些不同于公立醫院的老年人康復治療中心,對象是退休後有行動能力的正常老人,平時他們在家活動,有問題時就住到康復中心。

  中國養老照護問題的解決方法,可能也是美國、挪威的問題解決方法,這是一個全球問題。

  人物簡介

  凱博文(Arthur Kleinman),醫學人類學家,知名學者。

  1982年起成為哈佛大學文理研究生院和醫學院終身教授。曾任哈佛大學社會醫學部和人類學係主任。2008年至2016年,擔任哈佛大學亞洲中心主任。他還是美國醫學科學院院士、美國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院士、美國科學院醫藥學部的終身委員、世界衛生組織(WHO)顧問。

  他是目前國際醫學人類界和精神衛生研究領域的代表人物,與中國的關係十分友好,目前正主持具有廣泛深遠影響的“全球老年人照護比較研究計劃”。(記者王丹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何險峰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811296478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