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拆彈專家:對父母瞞8年 最想對家人説“我回來了”
2017-04-27 08:36:33 來源: 北京晨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拆彈專家 最想對家人説“我回來了”

  每次出任務前都會留影 對父母隱瞞工作整8年

  4月28日,警匪動作大片《拆彈專家》將上映,大銀幕上又將展現危險而神秘的排爆工作。那麼,現實生活中的拆彈專家又是怎樣的?北京晨報記者走近北京特警隊的拆彈專家——北京市公安局特警總隊五支隊排爆大隊副隊長閆群,讓您了解最真實的孤膽英雄。

  第一次拆彈渾身冒汗

  閆群今年41歲,他在從警的23年中,27次直面可疑爆炸裝置,又次次化險為夷。在閆群眼中,排爆工作簡而言之就是檢查、甄別、排除爆炸物品,一次又一次做一名孤膽英雄。談起工作,閆群並不喜歡閒聊,有限的時間都用來給他的學員上課和研究新排爆技術。

  閆群説起了自己執行過的第一個任務。1998年,從警四年、幹排爆警已經兩年的他剛考取了公安部排爆手證書。一天中午,朝陽一家餐館裏發現了可疑爆炸裝置。抵達現場疏散市民後,閆群和同事進入偵查,在靠墻的桌子邊看到了一個塑料袋,裏面隱約有個BP機,周圍通訊訊號隨即被屏蔽。

  閆群身穿35公斤的排爆服,單獨走進餐館。“當時好像沒想太多,所有人都在外面,我一個人進去,在防護服裏聽著自己的呼吸聲,汗珠從額頭上不停冒出來。現在想想,還是緊張的。”爆炸裝置被成功拆除,脫下防護服時,裏面全是濕的。事後閆群説,雖然沒有電影中最後一秒拆卸下來的那種扣人心弦,但場面也足夠驚心動魄、緊張刺激,要知道如果爆炸,即便是穿著防護服也足以致人死亡。

  時隔8年才“説漏了嘴”

  閆群稱,自己知道這個職業很危險。“可是這活總要有人幹,既然選擇了排爆,那我就要堅持到底”,他笑笑説。2000年,閆群認識了女友,也是現在的妻子,直到2003年結婚,他也沒向包括父母在內的所有親人説自己的職業。“為了不讓他們擔心,那時候我告訴他們,我是巡警。只不過我説‘我就是在街上巡邏’,這句話就是有點撒謊的意思了。”他稱,這樣做不僅是為了讓家人放心,也是為了讓他在執行任務時不會被家人的擔心弄得“礙手礙腳”。

  他回憶,幾年前有一個突發事件要處理,閆群沒有跟家人打招呼就出動了。幾天沒著家,閆群的妻子非常著急,擔心出了什麼事,跑到單位找領導要人。閆群工作大隊的政委因為工作性質,沒有告訴她閆群在哪裏,只是説閆群在工作,再稍等幾天,他很快就回來了。“回家之後被妻子一頓説,一直逼問我去了哪裏,但是我還是沒有説。”

  直到結婚一年多之後,一次家庭聚會,閆群執行完任務緊趕慢趕回了家,被問及“幹什麼去了”的時候,突然一個不小心説漏了嘴——排爆,“家人和我都傻了,我也因為這個問題跟他們道了歉。”

  從1996年開始幹排爆,他整整瞞了父母8年。“經過這麼多年,他們已經可以理解我的工作,並且給我支持。”

  每次出任務前會留影

  閆群説,“我從小就喜歡拆東西,對電啊、機械啊這一類的東西特感興趣。”他説,小學三年級時曾經拆了家裏的一臺海鷗雙鏡頭照相機,能拆並不稀奇,關鍵是他竟然又給裝上了,為此沒少挨打。但是這個毛病卻一直沒有改。“現在我幹的其實還是這個拆東西的活兒。”

  採訪中閆群告訴記者,排爆大隊有一個傳統,就是每當主排手穿上排爆服走向可疑爆炸物前,都要拍一張照片,以防不測。當自己老了,退休之後,翻看排爆大隊歷年來拍的全家福相冊,看到裏面的兄弟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涉爆現場處置中傷亡,就是最大的欣慰。

  “這份工作雖危險,但是卻是我的愛好,所以我一直很拼。”他説,自己的這份拼勁兒,讓愛人為此犧牲很多。“我在外拼命,她其實是最辛苦的。”閆群説,“她原先也在一家單位上了10年班,工作能力很強,經驗豐富,小有成績,結了婚有了孩子之後,因為我的這份工作顧不了家,她把全部重心放在了家庭上,成為全職太太。”

  聽到這裏,一直在旁默默不語的閆群妻子開了口,她稱,打心裏肯定但又擔心閆群的工作,不希望他冒險。但是,作為家人,作為民警的家人,她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無條件支持丈夫工作,因為這是他的夢想。閆群的妻子説,“只有每次他出完任務,給我打電話説一聲‘我回來了’,我的心才算踏實。”

  兼職教官“菜單式”教學

  閆群説,他現在的首要工作除了拆爆,還有教學員培養下一批排爆手。他稱,自己當上警察兩年後,得知北京有了排爆專業民警,身為普通巡警的閆群纏著領導要求改行,這才有了之後的那些故事。

  他説,2007年前後,排爆大隊的裝備開始有了質的變化,各種包括排爆機器人在內的新型裝備陸續到位,大大降低了一線民警的危險。機器人可承擔許多危險性過大的排爆工作,但仍有不少情況下,需要由排爆手手工拆除。“當年,我學習排爆時,也是老師傅手把手教出來的。排爆不僅僅是個工作,還是門手藝,除了基本知識,還需要經驗的傳授。”

  他提出“菜單式教學法”,規范制定培訓計劃、培訓方案、培訓標準,明確考核辦法,以最新案例開展針對性教學,一改傳統枯燥乏味的灌輸模式,取而代之的是現場實戰操作,從對防爆安檢基礎知識、人身安檢技能、X光機圖像識別技能和車輛安檢四個科目進行培訓,充分調動學員的積極性。據了解,閆群已經先後對北京市公安局民警進行專業培訓77批次5500余人次,對外省市排爆同行進行專業培訓36批次260余人次;對沙特、吉爾吉斯斯坦、斐濟、印度尼西亞等7國外警排爆技能培訓38次、100余人次。

  排爆大隊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排爆隊員要承擔更多、付出更多。多年來,閆群心中始終有一個信念那就是防爆永遠要高于排爆。所以,只要有安保任務,他總是能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細致入微地檢查每一個可能存在問題的地方,盡最大可能消除安全隱患,使犯罪分子無機可乘。

  多年來,他先後圓滿完成奧運會等多項重大活動的安保任務。同時,應公安部要求,先後代表北京市公安局參加了支援上海APEC和世博會、杭州G20峰會、廣州亞運會等安保活動,為當地警方提供防爆安檢技術支持。閆群説,裝炸彈的暴徒好比出了一道題,綜合了化學、物理、數學等各種知識,排爆民警就是答題人,但是這張答卷,必須次次得100分。

  -記者手記

  孤膽英雄 平常心

  採訪中,閆群不止一次談到“孤膽英雄”一詞。兒時印象中,“孤膽英雄”一定得穿梭于槍林彈雨中,最終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而面對閆群時,我看到的不僅是英雄,更體會到了那份孤獨。

  獨闖險境,他們是孤獨的,因為每多一個人,就多了一份犧牲的可能。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甚至隱藏職業長達8年,內心那份孤獨,或許只有他自己能體會。

  我們常用工匠來形容敬業,但面對排爆這份職業,僅有敬業卻是遠遠不夠的。面對死神,排爆手的每一次出擊都是“對賭”,沒有重來,不成功便成仁。只能成功的每一次,讓這個職業人員承受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戰勝困難需要平常心”,但他們用平日的刻苦鑽研和訓練,擁有了一份平常心。我問他,這麼危險的活兒,為何幹了這麼多年?他説“再危險的工作總要有人幹”,閆群説得雲淡風輕。

  北京晨報記者 張靜雅/文 首席攝影記者 吳寧/攝

+1
【糾錯】 責任編輯: 谷玥
相關新聞
  • 特種彈專家的一種新算法就讓"藍軍"被"一劍封喉"
    陸軍軍官學院炮兵教研室教授許梅生在校任教34年,經歷了學院的多次轉型,但無論學院任務屬性如何改變,他那顆心係部隊、心係打贏的心永遠沒有變。多個部隊運用他研發的軟件組織實彈檢驗,成績都有大幅提升。
    2017-01-24 08:29:1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春意盎然
春意盎然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西安:十五到 元宵俏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野外實戰 磨礪“刀鋒”
鬧魚燈 迎元宵
鬧魚燈 迎元宵
01016024000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880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