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位環保廳長轉崗地方一把手
2019-04-30 08:20:1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本月,山西臨汾市長換帥,引人關注。

  去年,臨汾環境監測數據造假事件震驚全國。這個去年至今空氣質量頻繁墊底的城市,一周前迎來新市長——山西省生態環境廳首任廳長,董一兵。

  無獨有偶,因治污不力,去年11月,任職剛8個月的吉林遼源市委書記王立平被免職,接棒者為吉林省生態環境廳首任廳長柴偉。

  多年來,“進環保係統意味著仕途終結”、環保幹部得罪人的輿論長期存在。近年,不少環保幹部主政一方,似乎終結“環保官員悲觀論”。

  新京報記者獨家對話多位環保官員和專家,他們表示,近期環保幹部轉崗地方黨政負責人或其他部門,説明生態環境是底線,環保幹部日益受到重用,他們正更好地融入政府角色之中。

  臨汾市長“換帥”

  4月19日,董一兵正式當選山西臨汾市市長。20天前,董一兵還以山西省生態環境廳黨組書記、廳長的身份,到山西省檢查指導輻射安全監管工作。業界猜測,臨汾一把手由此前省環境廳掌門人擔任,多因臨汾生態環境有不少欠賬。

  近年,臨汾多次因環境問題“上熱搜”。去年,全國城市空氣質量排名的范圍從74個城市擴至169個地級及以上城市,臨汾首次納入其中。

  今年3月18日,生態環境部發布《2018年全國生態環境質量簡況》,全國169個重點城市中,臨汾空氣質量最差。4月12日,生態環境部發布今年前3個月全國空氣質量,全國重點城市中,臨汾空氣質量再次墊底。

  這意味著,臨汾納入空氣質量排名15個月以來,空氣質量連續在所有排名城市中倒數第一。

  一位環保專家分析,山西臨汾大氣環境頻繁墊底,污染防治形勢十分嚴峻。董一兵此番調動,對加強臨汾市生態環境管理,意圖明確。

  “董一兵環保工作經驗豐富,相信他到來後,能盡快出臺和調整相關政策,徹底改變臨汾環境質量落後的面貌。”一位臨汾當地環保官員透露,最近臨汾正在研究制定改善空氣質量相關措施,目前正徵求意見,“力度很大,涉及産業、能源以及運輸結構等調整。”

  除空氣質量不達標,去年臨汾還被曝出空氣監測數據造假事件,震驚全國。最終,臨汾市環保局原局長張文清等16人被判刑。

  中央生態環保督查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劉長根曾説,臨汾市環境空氣質量監測數據造假是一起有組織、有預謀的蓄意犯罪行為,且發生在公開通報西安市環境監測數據造假案件之後,在黨中央、國務院三令五申要求確保環境監測數據準確真實之後,教訓深刻,影響惡劣。

  因為大氣環境質量持續惡化和監測數據造假問題,臨汾市原市長劉予強于2017年1月、2018年8月,先後兩次被生態環境部約談。劉予強兩次在約談席表態,第一次“如芒在背,如坐針氈”,第二次“痛定思痛,狠抓落實”。

  現年56歲的董一兵和劉予強都是山西人,同為1963年1月生。2013年至2015年,二人同在山西忻州任職。

  公開資料顯示,董一兵于2015年11月任陽泉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後任陽泉市委副書記、市長。

  2017年12月,董一兵任山西省環保廳黨組書記,正式進入環保係統。2018年2月任省環保廳黨組書記、廳長。2018年10月,任機構改革後的省生態環境廳黨組書記、廳長。

  在山西省環保係統任職一年多,臨汾多次列入董一兵的行程中,他曾多次到臨汾調研和督查。

  去年4月4日,董一兵來臨汾調研,聽取全市環保工作匯報。他在會上表示,臨汾要全面壓實環保責任,嚴格執法問責。

  去年8月14日,董一兵帶領督導組,到臨汾市督導環保係統警示教育作風整頓和查處違法排污“百日行動”工作。臨汾市市長劉予強等人參加督導。8天前,劉予強剛因臨汾監測數據造假被生態環境部約談。

  今年4月2日,臨汾市第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八次會議經審議和表決,決定任命董一兵為臨汾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接受劉予強辭去臨汾市人民政府市長職務的請求,董一兵為臨汾市人民政府代理市長。

  17天後,董一兵轉正。

  多位環保幹部調任地方主政

  在董一兵任臨汾市市長之前,吉林遼源市委書記也有調整,繼任者為吉林省生態環境廳廳長柴偉。

  據《遼源日報》消息,去年11月23日,遼源市召開全市領導幹部會議,傳達省委關于遼源市委主要領導職務調整的決定:王立平不再擔任遼源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柴偉任遼源市委委員、常委、書記。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已有多位省生態環境廳或原省環保廳的幹部轉崗地方任職。

  在原吉林省環保廳擔任副廳長一年後,王有利于2018年10月至12月,成為四平市副市長人選(專門負責全省中央環保督查“回頭看”工作),2018年12月任四平市副市長,分管負責生態環境等方面工作。

  2018年9月,原遼寧環保廳黨組書記、廳長來鶴任撫順市委書記。

  2017年12月,原安徽省環保廳黨組書記、廳長汪瑩純任蚌埠市委書記。

  這些環保幹部調任的地方,在一些基層環保人員和專家看來,針對性明顯。

  和臨汾一樣,遼源、四平也曾因環保問題突出被中央環保督查組公開點名。

  柴偉任遼源市委書記的10天前,生態環境部通報中央環保督查“回頭看”典型案例。督查發現,遼源市在仙人河黑臭水體整治中,思想認識不到位,控源截污嚴重滯後,做表面文章、輕實際效果。另外,遼源河道整治“光説不練”、控源截污進展緩慢、敷衍整改問題依舊突出。當地有關部門敷衍應付督查整改,大量浪費財政資金。

  因治污不力,任職剛8個月的王立平被免去遼源市委書記一職。

  吉林四平市曾在2017年被原環保部約談。約談指出,四平市城鎮生活污水處理問題突出。

  去年11月,中央第一生態環境保護督查組通報,吉林省四平市在二龍山水庫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大搞旅遊開發建設,侵佔水庫庫區,砍伐3.7萬株水源涵養林,嚴重破壞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生態環境。

  通報認為,四平市委、市政府及相關部門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工作中,思想認識不到位,對相關水污染防治法律法規不以為然,存在督查整改拖延應對、違法違規項目頂風而上、生態破壞觸目驚心等三大問題。

  多位環保幹部主政地方引發不少關注。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認為,生態環境保護已成戰略決策,是未來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方向。環保幹部到一些問題相對嚴重、環保形勢不樂觀的地方,擔任肩負重大環保責任的一把手,至關重要。

  “他們在環保方面具備專業知識,能摸準當地環保欠賬的原因,並有針對性地提出解決方案。”竹立家説,環保廳長主政一方,是新時代的鮮明方向。

  “環保幹部不討好”

  近年多位“環保幹部”轉任地方一把手,不僅引發社會關注,也在環保領域産生不小的衝擊。

  在一些老環保人看來,生態環保工作壓力大,難升遷,還備受“冷落”。2014年12月17日,原環保部主管的《中國環境報》刊發《誰來配強環保一把手?》一文,分析為何當上環保局局長就意味著職業官員生涯的終結。

  文章稱,以省級環保廳局長的出口為例,統計顯示近20年來,全國有99位環保廳局長先後卸任,其中真正意義官升一級、由正廳到副省的只有1位,僅相當于1%;26位轉任其他部門或交流到地市,佔26%;其余70%以上或到人大、政協、非政府組織等崗位繼續工作,直至退休。環保幹部幾無上升空間,一個領導無論多麼優秀,只要到了環保部門,就意味著職業官員生涯的終結。

  四川省原環保廳廳長姜曉亭曾説:“環保幹的是好事,當的是惡人。做環保工作,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失職,要麼得罪人。”

  2015年,一篇《環保廳長:高危職業》的文章指出,環保廳長正在成為處于風口浪尖上的高危職業,言行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到網友“板磚”、被組織“摘帽”。當GDP與環保相矛盾時,保住前者,帶來升遷;注重後者,很可能“原地踏步”。

  近年一本24萬字的長篇小説《霾來了》,再次把“環保局長”推向風口浪尖。

  《霾來了》寫盡了環保局局長的無奈。書中有個情節描述某地環保局局長跟縣長爭吵,起因是縣長想把一筆給環保局治理污染用的預算,挪給安全生産管理局蓋大樓。

  “過去大家死活都不願意幹環保,壓力大,又得罪人。”該書作者、河北廊坊市大氣辦副主任、生態環境局副局長李春元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們一天到晚都在通報問題,通報誰都不高興,以前還有人會當面翻臉。”

  “環保幹部”主政地方給當地帶來改變

  在擔任山西省環保部門一把手之前,董一兵曾主政陽泉,剛上任便大力抓環保。

  2015年12月12日,陽泉市代市長董一兵到平定縣石門口鄉,檢查平定縣大氣污染防治情況。董一兵指出,環保部門要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拿出“土小企業”取締標準,不打招呼,開展督查暗查,支持配合各縣區做好工作,要公示舉報電話,接受社會監督,要加大執法力度。

  截至2016年1月20日,陽泉市用一個月將全市1150座“土小”燃煤礬石豎窯、石灰窯全部取締,其中爆破200座、拆除950座。

  2017年,陽泉市先後召開32次會議,研究部署環保工作。據《山西日報》報道,當年10月1日至12月20日,陽泉空氣質量優良天數為59天,同比增加21天,重污染天氣為0,PM2.5平均濃度下降26.8%,二氧化硫平均濃度下降36.4,全部超過環保部下達的目標任務。

  今年4月2日,董一兵任臨汾市代市長,此後10天內,他多次就生態環境問題展開調研。

  4月3日下午,董一兵主持召開市政府專題會議,就加快推進臨汾長輸供熱項目與山西格盟熱能集團有限公司進行深入對接交流。

  次日下午,董一兵又來到臨汾市生態環境局調研。因臨汾大氣環境多次排名倒數第一,董一兵直言,必須要把生態環境治理擺在極端重要位置,咬緊牙關、爬坡過坎,拿出“硬措施”、啃下“硬骨頭”,推動臨汾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

  “以生態環境保護倒逼轉型發展,堅決不要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GDP。”董一兵説。

  4月13日,董一兵在生態環境部主管的《中國環境報》上撰文指出,生態環境部門要聚焦主責,改變“包打天下”的局面。

  他認為,生態環境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與幹部隊伍的作風不硬、素質不強有很大關係。

  不僅是董一兵,今年2月12日上午,針對中央環保督查組指出的仙人河污染問題,遼源市委書記柴偉深入東遼河、仙人河流域七處水污染問題突出河段,實地察看溢流口污水排放情況,要求以時不我待的精神狀態完成好東遼河、仙人河污染治理工作。

  今年4月中旬,遼源市發布公告稱,仙人河河道清淤及污泥處置工程作為該市重點環保工程,計劃2019年4月20日開工,6月30日竣工。

  黨政一把手須考核綜合能力

  環保幹部任職地方讓一些環保人覺得振奮,繼而叫好。于是有觀點稱,這一趨勢可以來得更猛烈些,讓更多環保幹部前往環境欠賬的地方,以充分的環保經驗改善城市環境。

  然而,有多位專家持不同觀點。專家表示,主政一方,面對的不僅是環境問題,還有經濟發展、民生保障等多方面。雖然豐富的環保經驗可以“加分”,但地方黨政一把手的任命,考慮的是官員綜合素質能力。

  記者採訪多位環保官員均認為,近期在環保領域最引人關注的人事變動當數董一兵和柴偉。不過,他倆的經歷不具有普遍意義。

  受訪者表示,董一兵、柴偉嚴格意義上並非“老環保人”,不是一路在環保係統耕耘多年、最後才轉任地方一把手。他們此前有多年地方主政經驗。

  董一兵在擔任山西省環保部門一把手前,曾在山西多個地市任職。2004年6月至2017年12月,他先後擔任運城市副市長、運城市委常委;朔州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忻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陽泉市委副書記、市長等職。

  2004至2015年,柴偉先後擔任吉林樺甸市委副書記、市長;公主嶺市長、市委書記;四平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松原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等職。

  一位正局級環保官員認為,這兩位具備長期的地方政府部門任職經驗,又碰上臨汾和遼源兩地生態環境保護形勢嚴峻,有實際需要。

  另一位長期在環保崗位的副局級官員表示,董一兵和柴偉,此前從地方黨政負責人轉崗環保部門任職,都很年輕,再次轉崗,可以預見。

  除了上述兩位,撫順市委書記來鶴、蚌埠市委書記汪瑩純此前也有在地市任職的經歷。

  一位長期在環保係統的副局級官員認為,地方黨政負責人和環保部門負責人之間的轉崗流動,是一種積極的信號,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環保工作重要性在提升。

  環保幹部出路更多元

  一個新現象是,除了主政一方,還有不少環保廳長調任政府其他組成部門。

  生態環境部主管的《中國環境報》曾做過統計,原寧夏回族自治區環境保護廳廳長劉軍2018年10月出任寧夏回族自治區文化和旅遊廳黨組書記;原湖南省環境保護廳廳長王一鷗2018年2月出任國土資源廳(現為自然資源廳)廳長、黨組書記;原江西省環境保護廳廳長、黨組書記鄧興明2017年3月出任國土資源廳廳長、黨組書記,2018年初擔任江西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

  還有一些到人大相關部門任職的,如原黑龍江省環境保護廳廳長李平現為黑龍江省第十三屆人大城鄉建設環境保護委員會主任委員;原內蒙古自治區環境保護廳廳長王軍樸現為自治區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輿論指出,生態文明建設納入國家發展總體布局,環保更強調山水林田湖草這個大係統,環保幹部在協調各部門關係中綜合能力得到提升,可以更好地融入政府角色之中,其他部門也急需環保治理經驗。

  李春元也關注到,近年來多位環保廳局長調任地方黨政一把手,“從環保係統調任地方幹部,説明各地落實黨中央在污染治理上不動搖、不松勁的決心。”他説。

  環保幹部的升遷也有了明顯變化。李春元觀察,在廊坊,從2013年開始,四任環保局局長,有兩任獲得了提拔,一位任廊坊市政協副主席、另一位進入河北省生態環境廳工作。他希望,未來基層的環保幹部,流動性可以更大一些。

  如今李春元有忙不完的事兒,沒時間寫小説。他打算,等生態環境徹底變好了,寫一本回憶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年教堂“映”花海
百年教堂“映”花海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花車巡遊精彩紛呈
昆明:小小飼養員
昆明:小小飼養員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11124435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