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蘭州一山溝再現有毒危廢
2017-12-18 07:23:5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7年9月11日,環保志願者在山神溝內拍攝的多處廢陰極炭塊堆放點。

  蘭州一山溝再現有毒危廢

  環保部介入後曾集中清理,不到兩個月又挖出大量廢渣

  2017年12月9日20時許,蘭州市區以西60公裏遠的一條山溝裏,忽明忽暗。

  那是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鎮的山神溝,是祁連山的東延余脈。光禿禿的山溝裏,2輛裝載機正在一座4米高的土坡上挖掘,機坪上的探照燈時亮時滅。至少5輛黃色雙橋貨車奔突往返,清運著挖掘出的渣土、廢物,揚起漫天灰塵。隨著機器的隆隆巨響,溝口響起一片犬吠。

  裝載機和雙橋貨車服務于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蘭州分公司(下稱“中鋁蘭州分公司”)。一天前,關合(化名)向蘭州市環保局舉報稱,該公司的生産廢物——廢陰極炭塊等,被埋在了山神溝的土坡裏。

  廢陰極炭塊是電解鋁廢渣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6月,電解鋁廢渣被環保部納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廢物代碼321-023-48,危險特性為“T”(毒性)。

  2017年9月以來,這是關合針對中鋁蘭州分公司的第二次舉報。

  第一次舉報時,關合稱中鋁蘭州分公司在山神溝內堆放、傾倒大量廢陰極炭塊。很快,該公司被責令清理整改,將溝內危廢全部拉走。

  但兩個月後,廢陰極炭塊又在山神溝裏出現了。

  有毒廢渣重現山溝

  關合的官方身份,是某環保社會組織的成員。

  他第一次向環保部舉報中鋁蘭州分公司後,接到了甘肅省環保廳的官方回復。在這份11月26日的回復中,省環保廳稱,山神溝內的1500噸廢陰極炭塊(及200噸與廢陰極炭塊接觸的土壤)已被送至中鋁蘭州分公司危廢暫存庫,該公司的主要負責人被追責。

  “當時覺得事情處理得比較理想,可以結束了。”關合説。

  但沒過兩天,他再次接到山神溝所在的崗子村村民的電話。村民説溝裏的清運不徹底,許多廢陰極炭塊沒被拉走,而是被原地覆土掩埋。

  關合從成都趕回了山神溝。12月6日,他和村民找到了曾經堆放廢陰極炭塊的山坳。那裏距離溝口約1公裏,寸草不生,緊靠山體的地方有一個大土丘。

  關合今年8月在此處拍攝的照片顯示,土丘大約3米高,佔地范圍60平米左右,土丘旁邊有三堆黑色廢陰極炭塊。如今,廢陰極炭塊不見了,土丘卻變大了不少,大約4米高,佔地200平米左右。土丘南側緊貼著紅色砂礫岩,岩石下有大量崩塌掉落的碎土。

  經過村民的短暫挖掘,新京報記者看到土丘北坡上露出十幾塊破碎的黑色廢陰極炭塊,大到四五十厘米見方,小到拳頭大小。土丘頂部下挖10厘米後,也出現了幾十塊破碎的廢陰極炭塊。此外,村民們還在山坡下、山神溝進溝途中掘出連片的廢陰極炭塊。粗略估計,有幾百平米。

  關合及村民認為,再次挖出廢陰極炭塊,很可能因為上次的清理並不徹底。

  這些廢陰極炭塊,含有大量可溶性氟化物、氰化物。長期風吹、日曬、雨淋後,炭塊中的氟化物、氰化物會轉移、揮發進入大氣,或隨雨水混入江河、滲入地下,污染土壤和地下水。

  據公開資料,人體吸入過量的氟,常會引起骨硬化、骨質增生、斑狀齒等氟骨病,嚴重者會喪失勞動能力。對于皮膚和呼吸道黏膜,氟化物也有強烈的刺激性和腐蝕性。

  此外,含氟的有害氣體對果樹生長危害較大。輕者,可導致葉片出現黑斑、變黃、脫落,使果樹産量大大降低;重者,可造成大面積果樹短時間內死亡。

  廢渣堆放山溝涉嫌違法

  山神溝的廢陰極炭塊來自中鋁蘭州分公司。在138平方公裏的平安鎮,它是唯一一家電解鋁廠,位于國家級“城市礦産”示范基地——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紅古園區內。

  紅古園區是一個以“電解鋁-鋁加工-城市礦産再生資源循環利用”産業鏈為主導的園區。除中鋁蘭州分公司外,園區內還有3家鋁加工廠。它們收購中鋁蘭州分公司電解鋁後的鋁水,用以制造鋁錠、鋁型材。

  中鋁蘭州分公司的前身蘭州鋁廠,始建于1958年。那是“二五”期間,大西北興建的第一家電解鋁廠,後成為中國八大鋁廠之一。1999年,蘭州鋁廠改制為蘭州鋁業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成為中國鋁業的分公司。

  2016年,中鋁蘭州分公司的生産能力為電解鋁43萬噸。

  電解鋁過程中,廢陰極炭塊是電解槽維修及廢棄廢渣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鋁蘭州分公司副總經理張得教告訴新京報記者,2014年到2015年廠裏大修期時,100個左右的電解槽産生的廢陰極炭塊及鋼棒總量近3000噸。“每年的大修數量都是差不多的,廢渣數量也差不多。”張得教説。

  那兩年大修時,廢陰極炭塊尚未被列入國家危廢名錄。中鋁蘭州分公司按照一般固體廢物處理方式,將電解槽廢渣委托甘肅欣鑫爐料有限公司(下稱“欣鑫爐料”)處理。首先,欣鑫爐料會將廢渣中的鋼棒分離出來。這些鋼棒,70%返回中鋁蘭州分公司,30%作為處理費留在欣鑫爐料。

  然後,欣鑫爐料再對含有廢陰極炭塊的剩余廢渣進行破碎處理。處理後,全部返回中鋁蘭州分公司。張得教告訴新京報記者,之前,欣鑫爐料返回了1200噸廢陰極炭塊,“山神溝堆放的1700噸,是他們一直沒有返回的。”

  破碎後的廢渣重回中鋁蘭州分公司後,面臨3種處理方式:一是將5%左右的廢渣,回焙到電解鋁陽極生産線;二是對廢渣中的耐火磚,進行電解槽自身回用;三是將自己處理不了的廢陰極炭塊等,交甘肅省固廢管理中心有償處理。“無論是廢陰極炭塊被定位為危廢前,還是定位為危廢後,都是這麼處理的。”張得教説。

  到了2016年,鋁電解槽大修渣被納入國家危廢名錄。甘肅省環保廳的回復稱,欣鑫爐料因不具備危廢處置資質,便將中鋁蘭州分公司的廢渣等擱置下來,露天堆放在山神溝內,不做處理。

  “這種危險廢物,企業自己處理不了的,應交由專業的固廢管理中心處理。”對此,中國政法大學環境法專家王燦發表示,如果不依法處置遺留問題,反而非法處置,就涉嫌違法。

  依據2016年12月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非法排放、傾倒、處置危險廢物3噸以上的”,構成刑法第338條“污染環境罪”的嚴重污染情節,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後果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舉報後清理徹底?

  被關合舉報前,中鋁蘭州分公司曾多次因為環境污染問題被批評或處罰。

  2013年,環保部環保專項行動督查發現,該公司未安裝在線空氣檢測裝置,將廢礦物油違規加入燃煤中焚燒,廠區內長期露天堆放保溫材料等。2015年,該公司因為顆粒物超標排放,被蘭州市環保局罰款6萬元。2016年,它又收到蘭州市環保局的罰單,原因是陽殘極破碎防塵措施不到位。關合説,這是一個問題不斷的企業,因此環保組織對它格外關注。

  2017年9月中旬,關合所在的環保組織牽頭組織了黃河流域(隴海蘭新線)大氣環境工作小組,開展以大氣污染為主題的環境生態綜合調查。在甘肅,他們發現了山神溝裏的中鋁蘭州分公司固廢堆棄點。其中堆放著大量廢陰極炭塊,但沒有任何防護設施。

  關合認為,即使廢陰極炭塊此時未被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企業也要依據環保部的《危險廢物鑒別技術規范》《危險廢物鑒別標準》等進行危險特性鑒別。“按照鋁廠的環評報告要求,處理含氟廢料的正常程序,應先在廠內把廢料磨碎,用石灰石和混凝土攪拌澆築,再運到填埋場填埋。”

  但從紅古園區到蘭州最西邊的西固區,沒有一個垃圾填埋場。紅古區環保局文局長告訴新京報記者,近兩年,中鋁蘭州分公司曾經提交過5000萬建造垃圾填埋場的方案,因為選址涉及山洪易發地質災害區而沒有通過審批。

  在沒有填埋場的情況下,把危險廢物扔在一條山溝裏,顯然不符合環保部門的要求。

  9月22日,關合直接向環保部進行了舉報。很快,甘肅省環保廳接到了環保部傳達下來的舉報材料。“當時正值十九大召開前,廳領導立即與蘭州市分管(環保的)副市長做了溝通。”甘肅省環境監察局局長王鑫告訴新京報記者,一個由副市長任組長的調查處置工作領導小組迅速成立,並制定出《中鋁蘭州分公司涉嫌環境違法問題調查處置方案》。

  方案依據屬地原則,要求蘭州市環保局、紅古區環保局具體調查中鋁蘭州分公司的環境違法問題,甘肅省環境監察局指導調查處置工作。經過調查,關合舉報的事實客觀存在。王鑫説,以堆放體積估算,山神溝內約有廢陰極炭塊1500噸。

  由于鋁電解槽廢渣在2016年才被列入危廢名錄,而危廢的處理程序與普通固廢差異很大。所以山神溝內廢陰極炭塊的傾倒時間,對此次環境違法行為的定性至關重要。“2016年以後傾倒,屬于違法犯罪行為;之前是行政違法行為。”王鑫解釋。

  經過對中鋁蘭州分公司出庫記錄、中鋁蘭州分公司與欣鑫爐料委托合同的核實,調查處置小組認定山神溝內的廢渣傾倒時間為2015年。因此,中鋁蘭州分公司被責令依法處置遺留的1500噸廢陰極炭塊,並被處以10萬元罰款。此外,中鋁蘭州分公司的6名主要責任人被追責,其中1人被撤職;2名政府工作人員受到行政處分,其中1人是平安鎮鎮長。

  中鋁蘭州分公司清運整改時,將山神溝的廢陰極炭塊拉往公司南廠區的一處閒置車間,“拉一車過秤一車,然後入庫”。最終,入庫的全部廢陰極炭塊、與炭塊接觸的土壤總量為1700噸。

  “當時山神溝清理現場花了一周時間,但集中清理是三天。”紅古區環保局副局長朱玉峰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整個清理周期內,市、區環保局都有人員在現場監督,他本人也在場,“但並不是一直守在那裏”。

  10月2日,中鋁蘭州分公司稱已完成廢陰極炭塊的清運工作。11月26日,甘肅省環保廳就整改情況、企業監管處罰情況等,對關合進行回復。關合説,沒想到處理速度那麼快。

  “後來村民舉報,原來企業只清運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是被掩埋了。”但這一説法,未得到環保部門的確認。

  如今,被清走的廢渣廢土仍被鎖在中鋁蘭州分公司南廠的車間內。大小不一的炭塊和渣土混在一起,黑沉沉一片。車間的大門上,有甘肅省固廢管理中心監制的“危險廢物大修渣分類識別”標識牌,並標注了“有毒”“三防措施”等字樣。在危廢處理中,“三防”指的是防揚撒、防流失、防滲漏。

  張得教説,這1700噸的處置方案還沒走完審批程序。廠裏處理不了的,就交給省固廢管理中心處理。“不算運費,每噸的處置費為4800元。”

  另一山溝長期為垃圾場

  除了山神溝,崗子村村民還在另一山溝內發現了廢陰極炭塊。

  那條山溝叫撒拉溝,位于山神溝西側1公裏多,與山神溝平行。

  在崗子村村民口中,撒拉溝就是一個“垃圾場”。溝內有一道由工業垃圾、生活垃圾堆起的斜坡,約200米長。斜坡遠離溝口的一側呈土黃色,滿是破布、瓶瓶罐罐、塑料袋等,中間摻雜著破碎的廢陰極炭塊。靠近溝口的100米斜坡略顯灰白,土層裏半露著成片的黑色廢陰極炭塊,炭塊表面附著一層白色粉塵。

  關合説,這些白色粉塵可能是鋁灰——一種電解鋁過程中産生的有毒浮渣。在《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鋁灰的代號為331-025-48。

  垃圾場老板叫瞿學順,崗子村人。2001年,中鋁蘭州分公司在崗子村南側的河灣村建起南廠區,瞿學順就勢在崗子村裏做起廠裏的生意。“那是南廠建廠以後,大概2002年,撒拉溝還是荒地。”

  瞿學順向崗子村交了點錢,在村幹部的協調下,廠裏把垃圾倒在這片荒地裏。“廠裏不給我錢,收益就是撿垃圾賣錢。”瞿學順説,崗子村、南廠都沒和他簽協議,“就那麼説了一下”。南廠拉來的垃圾中,有破舊衣服、紙板塑料等生活垃圾,也有耐火磚、廢陰極炭塊等固廢,從溝內一點一點往溝口堆。

  “斜坡裏的廢陰極炭塊最多的是在溝口那一段,大概是2007年、2008年、2009年這三年裏的一年,具體記不清了。”瞿學順回憶,當時,5噸的東風翻鬥車斷斷續續運了半年,有時一天一車,有時幾天一車,沒人通知,司機拉來倒下就走。拉來的都是廢陰極炭塊。

  對此,張得教表示,他從沒聽説過撒拉溝,更不知道溝裏的廢陰極炭塊來自哪裏。“我可以承諾,2009年我到公司生産部後,就再也沒有往外亂倒過東西。但2009年以前我不知道。我猜多少與廠裏有關。”

  炭塊被拉來後,七八年裏一直露天堆放。大約兩個月前,瞿學順在炭塊上蓋了兩次土。他想把這裏平整綠化一下,以後種樹、養雞。

  瞿學順不知道,這些炭塊遇水後會生成氟化物、氰化物等有毒物質,對動植物造成危害。

  雖然附近雨水少,但撒拉溝是山洪易發區,溝口有地質災害危險區警示牌。溝裏受到廢陰極炭塊污染的雨水等,流入2公裏外的湟水河。在河灣村東側,湟水河蜿蜒3公裏後匯入黃河。

  再次舉報,連夜清運

  12月8日,關合向蘭州市環保局再次舉報中鋁蘭州分公司的污染問題。一是污染范圍除山神溝外,還有撒拉溝;二是山神溝的清理不夠徹底。

  第二天是周六,中午,張得教給關合打了電話。他説周末無法安排挖掘機工作,山神溝的清理要等到周一上班後才能進行。但就在當天下午,蘭州市環境監察局的工作人員便前往山神溝調查。

  此前,張得教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很清楚非法傾倒3噸以上危廢要入刑。山神溝裏後來發現的廢陰極炭塊,可能是上次清運時被機器帶到土裏的。“那是個別的,我敢保證真沒填埋。廠裏已經被罰款了,還花了很大精力清運了1700噸危廢,沒理由還要偷偷掩埋。”

  下午四點多,太陽還沒落山。山神溝的大土丘前,突然開來了2輛裝載機和5輛雙橋貨車。

  從下午6點開始,裝載機和雙橋貨車全面開始清運。從山神溝溝口到大土丘處的兩個路口均被車輛堵住,不許外人靠近。中鋁蘭州分公司的施工現場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9日晚間的清運工作直到10日淩晨1點才停止。天亮後,他們又陸續進行了收尾工作,一直忙到中午12點。不到一天的時間裏,5輛雙橋貨車總共拉了40多趟。

  新京報記者按最保守的方式計算,一輛雙橋貨車一次能拉24立方米土石。如果一立方米土石重量1噸,一車就是24噸。雙橋貨車前後拉運40多趟,拉走的土石重量在一千噸左右。

  與之前相比,清理過後的大土丘北端縮進約3米,南端縮進約5米,頂部下降約1米。

  “山神溝的清理還在繼續。包括那些土坡下面的,只要發現有跟山體的土不一致的覆土就會清理,”朱玉峰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會把廢陰極炭塊連同渣土一起運到廠裏,篩掉渣土後,再將炭塊過秤。“炭塊的數量,現在還沒有最後統計出來。”

  此外,山神溝內新發現的廢陰極炭塊確切來源,紅古區環保局正在調查。

  至于撒拉溝的垃圾場,清理工作正在展開。

  12月13日下午,在紅古區環保局的要求下,瞿學順從垃圾場斜坡的西南角開挖,截至發稿時,已清理出上百噸廢陰極炭塊。“我們在斜坡上打了幾個探坑。需要清理的土方混合廢陰極炭塊的量更大。”朱玉峰説。

  劉旻 蘭州報道

  記者 陳傑 通訊員 關琦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山西迎入冬首場降雪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海軍三大艦隊40多艘艦艇東海同臺競技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紅外相機記錄雪豹分食畫面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自貢燈會”彩燈制作如火如荼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124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