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3 04/ 13 07:29:10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掉隊”縣中實現“V型逆襲” 廣西鹿寨中學“振興記”

字體:

  “兩年後,我校高考一本上線人數達不到200人,我就不穿泳衣跳進洛清江游泳。”在2019年底的教職工大會上,廣西鹿寨中學(以下簡稱“鹿中”)新任校長藍樹民立下軍令狀。

  背水一戰,在藍樹民和全校師生的奮力拼搏下,2021年鹿中一本上線人數躍升至207人,比2019年增加了76人。

  藍樹民避免了縱身“跳江”的尷尬,鹿中人也再次揚眉吐氣。回顧鹿中近30年的發展歷程,一本上線人數在柳州市縣域高中排名中實現了“V”型逆襲,讓許多鹿中人不勝唏噓。

  老師競相跳槽,學生“不翼而飛”

  鹿寨縣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中部,經濟總量也處于全區中遊,是享譽廣西的“書法之鄉”“山歌之鄉”和“民間藝術之鄉”。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鹿中一度輝煌。每年都收到全國一流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高考成績名列原柳州地區縣域高中前茅。

  和大部分縣中一樣,當時的鹿中能夠創造不俗成績,得益于優質的師資和生源。2000年調入鹿中的劉桂芝説:“那時每年都有廣西師大畢業的新教師分配過來,老師的素質沒得説;至于學生,除了少數考上柳州市重點高中外,全縣絕大部分優秀初中畢業生盡入鹿中。”

  好景不長。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尤其是地方高中招生政策的放寬,包括鹿中在內的許多縣中,優秀師資和生源被周邊中心城市“虹吸”。

  短短幾年時間,鹿中流失了一大批優秀的骨幹教師,就連一些剛“教”出點名氣的年輕教師,寧願毀約也鬧著要走。“大家也都理解,在哪裏不是教?既然有收入高的學校伸出橄欖枝,又能在大城市生活,何樂而不為?”

  幾乎在優秀老師競相跳槽的同時,優秀初中畢業生也“不翼而飛”。長期擔任重點班班主任的劉桂芝發現,班上竟然連續多年沒有鹿寨縣中考成績前200名的學生,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

  一件事劉桂芝至今難忘:有一年招生報名,朋友的兒子説好就讀她所在的班,居然在她的面前,被柳州市某所高中的招生老師“截了胡”。

  除了優質師資和生源的流失,部分學生和家長對教育的“不上心”更是雪上加霜。已離任鹿中校長的藍樹民説,有一次他帶隊下鄉家訪,詢問家庭情況,被訪學生一動不動地趴在桌上,眼睛盯著電視,連“嗯嗯哈哈”都懶得應付。所有的問題,都讓喝得迷迷瞪瞪的爺爺代答……

  鹿中,在多重不利因素疊加後墜入了低谷:即便高三班級數量從6個增加到18個,一本上線人數卻沒有成比例增長,考上名牌大學的學生更是近乎絕跡。

  為留老師“拉郎配”,3年促成4對“鴛鴦”

  “一個地方只有把教育辦好了,才能留住人,才能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鹿寨縣教育局局長黃堅説,2012年前後,鹿寨縣就確立了“把鹿中打造成柳州市縣域最優質高中”的目標,教育局為此四處奔走招聘優秀教師,千方百計引進治校人才。

  鹿中科研處副主任賓昕2012年應聘鹿中的過程,就“離奇”得不可思議。

  已經工作了10年才考取廣西師大中文係研究生的賓昕,一天從圖書館出來,撞見了校園招聘會上的鹿寨縣教育局展臺。

  懷著好奇,賓昕問:“像我這樣年齡的行嗎?”

  “行!行!當然行!”

  “可我現在沒有簡歷。”

  “沒有簡歷沒關係!只要你願意,我們現在就可以簽!”

  貌似“輕率”的招聘,折射的是鹿寨對優秀教師的渴求。

  鹿中,低谷多年後,緩慢而堅定地走上突圍之路。其“觸底反彈”,離不開縣教育局從柳州市連續引進的覃衛東、曾懿和藍樹民三位校長。

  “教學品質是一所學校的生命線。”2014年9月,已是廣西特級教師的覃衛東,一到任就牽住了教學品質提升這個“牛鼻子”:轉變教學方式,倡導老師研究教材,建構課程知識體係,不僅要熟知考了哪些題,而且還要洞悉為什麼考這些題;立足學情施教,鹿中85%的學生來自農村,這其中又有高達40%是留守孩子和單親子女,老師不僅要傳授書本知識,還要做好學生思想工作;實施分層教學,根據考試成績將學生分層,搜尋相同層次學生的共性問題,探索分層次教學和輔導的辦法……

  與提升教學品質同步,新的鹿中領導班子,將目光瞄向了優質生源。一到招生季,鹿中校領導就奔波于全縣各所初中,“王婆賣瓜”鼓動學生“錨定”鹿中,並爭取縣裏支援,也學習其他學校為優秀學生提供免生活費、住宿費和發放獎學金的優惠條件。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藍樹民説,正是幾年來師生們的接續努力,鹿中的辦學品質才漸有起色,高考一本上線人數終于突破百人大關,高一新生中也終于出現了全縣中考前50名的身影。“不管辦學如何艱難,全校師生都喜歡用這句詩相互打氣。鹿中要學習苔花的精神,即便生長在不起眼的角落,也要吐露自己的芳菲。”

  為了留住老師,藍樹民想盡了辦法。沒有物質獎勵,就挖空心思精神激勵,“十佳青年教師”“十佳班主任”“十佳科研骨幹”……“只有想不到,沒有獎不到”。男老師還好説,一位女老師的問題卻讓他莫名驚詫,“藍校長,我也舍不得離開,要是能幫我找個對象,我就可以‘搪塞’家裏了。”

  這位女老師的話,給了藍樹民啟發,學校領導班子專門開會,定下了3年助力30對青年男女教師牽手的“宏偉目標”,“我們的初心是,解決30對老師的婚姻問題,就保住了近三分之一青年骨幹教師隊伍的穩定”。遺憾的是,無論校領導們如何“拉郎配”“開綠燈”,3年來也只促成了4對。

  學校的新愁:到底選哪一名好學生

  2022年高考,鹿中一本上線人數再次突破200大關。就在這個金秋,王梓鈺也迎來了開心一刻——拿到了華南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3年前,以全縣30多名的中考成績從鹿中初中部畢業的王梓鈺,陷入了“高分的煩惱”:是去柳州上高中,還是繼續在鹿中?

  “許多同學都在炫耀去了市裏哪所高中時,我心裏也煎熬掙扎。”王梓鈺説,反覆權衡下,她遵從了內心深處的聲音——“鹿中”。

  選擇源于信任。從校長辦公室深夜的燈光,從老師起早貪黑地輔導,從課堂內外你追我趕的學習氛圍,王梓鈺越發堅定了對母校的信任。

  事實亦如此。物理實驗操作板塊較為薄弱的王梓鈺,受益于鹿中迭代升級的教學品質改革。運用信息化技術,鹿中將每一名學生的每一次測驗建檔立卡,標“紅”沒有掌握或者掌握程度不夠的知識板塊,由任課老師一對一強化補差,實現了對學生學習成績的個性化診斷和精準化輔導。

  “如果不是物理老師不厭其煩地主動找我補課,我的高考成績不會這麼理想。”王梓鈺説,與那些中考成績差不多的去柳州上學的同學比,她的成績並不遜色。

  親身經歷這一過程,這位19歲的女孩明白一個道理:一個人能否成功,好的學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個人的努力和奮鬥。

  努力書寫人生精彩,奮鬥鑄就青春底色。而這,正是鹿中試圖傳遞給每一名師生的價值觀,也是鹿中全力挖掘的校園文化的核心基因。3年來,鹿中沒有建成一棟現代化的教學樓,但比建成高樓大廈更讓鹿中人對未來有底氣的是,3年裏鹿中在踔厲奮發中凝聚和提煉出的以“勤學奮進、自強不息、開放包容、樂于奉獻”為內核的校園文化,正潤物無聲地融入和影響師生們的工作和學習。

  人們看到的是學生高考成績的光鮮,看不到的是教師隊伍素質的持續提升。“從低谷到振興,這幾年的實踐表明,教師成長才是鹿中的核心競爭力。”藍樹民説,從覃衛東校長的倡導開始,鹿中廣泛開展了課題研究活動。

  2015年,賓昕受命牽頭研究《高中語文選修課“專題”探究教學的實踐研究》課題時,許多老師並不理解,“選修課又不考,有什麼好研究的?”

  然而,當這個後來被評為自治區級課題的研究成果顯示,選修課不僅考而且重點考了哪些內容時,老師們震驚了。

  如今,鹿中已經完成和正在推進的自治區級課題研究成果有5項、柳州市級課題研究成果高達21項,鹿寨縣級和鹿中校級課題研究成果每月的數字都在變化,幾乎每一名老師都在課題研究中,每一名老師都是課題研究主持人。

  星光不負追夢人。2021年以來,鹿中先後獲得“自治區星級特色普通高中立項建設學校”“普通高中新課程新教材實施自治區級示范校”“廣西中小學勞動教育示范校”等6項自治區級榮譽,鹿中聲譽日隆,在鹿寨縣群眾心中的印象日深。

  2021年,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了《“十四五”縣域普通高中發展提升行動計劃》,要求各地“著力構建規范有序和監督有力的招生機制,堅決杜絕違規跨區域掐尖招生,防止縣中生源過度流失,維護良好教育生態”,並“優化教師資源配置,加強教師培訓,保障教師待遇,努力建設一支數量充足、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相對穩定的縣中教師隊伍”。

  2022年,辦學成績蒸蒸日上的鹿中,又能如願招收全縣優秀的初中畢業生了。一個直觀對比是,同樣是面向全縣各所初中提供的10名推薦生名額,以前愁的是“好學生無人問津”,現在愁的是“到底選哪一名好學生”。(記者黃書波、覃星星)

【糾錯】 【責任編輯:劉陽 】
閱讀下一篇:
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8691129517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