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多元化多業態發展 川渝攜手做“活”恐龍文章


普安雲陽龍復原圖。(重慶市地礦局208地質遺跡保護研究院供圖)

  雲陽恐龍國家地質公園綜合建設一期項目施工現場。(雲陽縣普安恐龍化石管委會供圖)

  李氏蜀龍復原圖。(重慶市地礦局208地質遺跡保護研究院供圖)

  自貢恐龍博物館。(自貢市委宣傳部供圖)

  八年前,雲陽縣一個農民在普安鄉老君村一處山坡上,發現了少量骨頭狀石頭,由此揭開了雲陽恐龍化石的神秘面紗,此後發掘了世界最大單體侏羅紀恐龍化石墻、綿延18.2公里密集分布的“恐龍化石長城”。

  11月23日,記者從雲陽縣獲悉,該縣目前已啟動恐龍化石遺址館建設,將打造與自貢相媲美的世界級侏羅紀恐龍園區。

  自1915年在四川自貢首次發現恐龍化石以來,百余年間,自貢蜀龍動物群、馬門溪龍動物群、雲陽恐龍動物群相繼被發現。川渝兩地為何頻頻發現恐龍化石及恐龍動物群?兩地在恐龍化石科學研究、保護利用等方面將進一步開展哪些合作?近日,重慶日報記者進行了採訪。

  自貢恐龍“活”起來,新鮮“耍事”越來越多

  “2024年自貢國際恐龍燈會已進入籌備階段,將集中體現産品創新、演藝創新、商業創新和模式創新四大特點。”前不久,在第30屆自貢國際恐龍燈會總策發布會上,自貢市文化旅遊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宋青山表示。

  自貢恐龍化石最早的科學發現可以追溯到1915年,發掘的物種類型極其豐富,是研究中侏羅世恐龍演化最重要和最主要的材料。修建于1984年的自貢恐龍博物館更是與美國國立恐龍公園、加拿大恐龍公園齊名,並稱為世界三大恐龍博物館。

  “如果單單只是看恐龍化石,自貢恐龍博物館不到半天就可逛完,專門跑一趟,行程上顯得比較單調。”來自重慶九龍坡的遊客劉鑫,曾兩次到自貢旅遊。他告訴記者,現在去自貢,不僅可以參觀恐龍博物館,還可以遊自貢方特恐龍王國、逛自貢國際恐龍燈會,圍繞恐龍的耍事越來越多,可謂老少鹹宜。

  近年來,圍繞恐龍産業多元化、多業態發展,自貢走出了一條“以恐龍為媒,以節慶會友”的路子。2022年,當地舉辦了首屆自貢國際恐龍文化旅遊節,打造出以恐龍為主題的嶄新文旅節會品牌。

  今年6月18日,開園一周年的自貢方特恐龍王國也收獲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一年來累計接待遊客逾130萬人次、實現營收近3億元,並拿下“成渝十大文旅産業新地標”等榮譽。

  “四川恐龍多,自貢是個窩”。自貢恐龍盡管聲名大噪、由來已久,但在過去,幾乎只有真正的恐龍化石愛好者才了解,自貢是目前世界上收藏和展示侏羅紀恐龍化石最豐富的地方,大多數年輕群體更青睞位于江蘇常州的中華恐龍園。

  自貢很快理清了發展思路——加快建設獨具特色的世界文旅名城、打造世界級恐龍文化旅遊品牌,加快推動恐龍産業“活”起來:

  2016年底,自貢市政府與深圳華強方特集團簽約,宣布共同打造自貢方特恐龍王國;

  2017年9月,負責恐龍文化科技産業園建設的自貢市文化旅遊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成立;

  2018年3月,自貢恐龍文化科技産業園一期項目(即自貢方特恐龍王國)動工;

  2022年6月,毗鄰自貢恐龍博物館的自貢方特恐龍王國開門迎客——得益于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等技術應用,一個“可聽、可看、可觸、可感”的恐龍世界,正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前來體驗。

  圍繞恐龍主題做文章,2022年自貢“動作”不斷:作為四川省文化旅遊融合示范項目的自貢“夜遊釜溪”在完成全面升級後重新開放;主打科技感的自貢恐龍博物館二號館“恐龍探秘館”面向公眾開放;以自貢恐龍博物館、自貢方特恐龍王國、中華彩燈大世界為支撐的首屆自貢國際恐龍文化旅遊節正式舉辦。

  江姐故裏、千年鹽都、恐龍之鄉、中國燈城……依托四張獨特的文旅名片,自貢正加快建設具有國際范、中國風、巴蜀韻、鹽都味的世界文旅名城。數據顯示,今年中秋、國慶雙節期間,自貢17家A級景區共接待遊客94萬余人次,其中圍繞恐龍主題的自貢恐龍博物館和自貢方特恐龍王國是絕對主力,接待遊客逾30萬人次。

  雲陽建世界級侏羅紀恐龍園區,力爭明年9月開園

  相比自貢恐龍化石,雲陽恐龍化石也不遜色,其恐龍動物群研究成果填補了恐龍演化序列關鍵環節,至今已發現並命名了普安雲陽龍、磨刀溪三峽龍、普賢峨眉龍、元始巴山龍等4個新屬新種恐龍。其中,元始巴山龍生活于1.69億年前,是亞洲最古老的劍龍,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劍龍之一,元始巴山龍的發現,為劍龍起源于亞洲增加新證據。

  雲陽將如何保護利用好這些恐龍化石資源?

  根據規劃,該縣將建設集生態型、原始型、科技型及參與性、互動性、體驗性于一體的世界級侏羅紀恐龍園區,打造世界恐龍之都,並明確了打造國際恐龍學術交流高地、全國知名研學營地、國家5A級景區旅遊目的地、古巴蜀湖恐龍文化主要陣地、以AI恐龍為引領的産業基地等係列目標。

  目前,雲陽恐龍地質公園已被國家林草局授予國家地質公園稱號,正向國家文旅部申報首批中國特品級資源名錄、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報世界地質公園,積極為雲陽爭取第一個世界級品牌和重慶第一個世界地質公園,以恐龍化石資源提高城市知名度和影響力。

  雲陽縣相關負責人透露,設置有遺跡展陳、平臺展陳、恐龍復原三大區域的雲陽恐龍化石遺址館,預計將于明年9月28日建成開館。

  該縣還將引入社會投資規劃打造重慶侏羅紀科普基地,加緊規劃編制侏羅紀商街、侏羅紀電影博物館、滄龍科普館、暴龍科普館、迅猛龍科普館、翼龍科普館的實施方案。

  記者了解到,位于恐龍園區的恐龍博物館以“恐龍與生命、恐龍與宇宙”為主題,設置“雲陽恐龍大發現、什麼是恐龍、恐龍從哪來、恐龍哪去了、回到古巴蜀湖”5大展區,通過場景融入、多媒體互動、全景體驗等手段帶領遊客穿梭恐龍時代,揭開史前生物的神秘面紗。恐龍化石遺址館則設置遺跡展陳、平臺展陳、恐龍復原三大區域,通過復原恐龍裝架模型和生活場景,打造恐龍三維模型互動體驗區,使震撼的化石遺跡實景得以全方位、立體式、原生態呈現。

  雲陽縣普安恐龍化石管委會副主任李志明告訴記者,截至目前,雲陽恐龍國家地質公園主體結構基本形成。園區內外道路已經貫通,恐龍博物館、恐龍化石遺址館、遊客中心、觀景平臺、停車場等場館設施均按時序節點推進。

  共建共用實驗室,研究川渝恐龍歷史淵源

  自貢和雲陽為什麼有這麼多恐龍化石?

  “川渝地區在中生代侏羅紀時期有著非常適宜恐龍生存的環境。”11月20日,川渝共建古生物與古環境協同演化重慶市重點實驗室主任代輝告訴記者,川渝恐龍化石資源豐富,僅重慶就有20多個區縣發掘出恐龍化石。他説,恐龍化石的形成,除了生存環境適宜,還取決于當時的環境有形成化石的條件,以及賦存化石的地層能夠得以保留,其中蘊藏的化石才有機會在人類活動中被發現。

  代輝告訴記者,自貢蜀龍動物群屬于過渡性質的動物群,物種類型極其豐富,包含李氏蜀龍等蜥腳類、建設氣龍等獸腳類、大山鋪曉龍等鳥腳類和太白華陽龍劍龍類等主要恐龍類群。由于中侏羅世的恐龍化石分布非常有限,在北美洲幾乎沒有記錄,在南美洲、非洲和大洋洲有少量報道,而亞洲中侏羅世的恐龍化石記錄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因此,自貢蜀龍動物群中的恐龍化石,是研究中侏羅世恐龍演化最重要的、也是最主要的材料。

  雲陽恐龍動物群則橫跨整個中侏羅世,是重慶侏羅紀時期恐龍化石的典型代表,也是全市目前發現恐龍化石分布最密集的産地之一,兼具時代跨度大、分布范圍廣且密集、恐龍種類豐富多樣等特點。還填補了早-中侏羅世恐龍演化的空白,銜接了恐龍演化過程中缺失的鏈環。代輝説,他們在發掘過程中形成的恐龍化石墻,其展布面積1320平方米、展露化石近5000件,被古生物界譽為“恐龍化石長城”。

  為了更好保護利用川渝恐龍化石資源,2021年,重慶市地質礦産勘查開發局208水文地質工程地質隊(重慶市地質災害防治工程勘查設計院)、自貢恐龍博物館、四川省地質礦産勘查開發局區域地質調查隊共同組建了川渝共建古生物與古環境協同演化重慶市重點實驗室。2022年5月,自貢恐龍博物館與雲陽縣普安恐龍化石管理委員會、川渝共建古生物與古環境協同演化重慶市重點實驗室簽約合作研究恐龍,推動巴蜀文化走廊建設。

  “實驗室將依托重慶雲陽和四川自貢兩大恐龍動物群稟賦,以及新發現的白堊紀恐龍化石群,圍繞恐龍集群死亡同地質事件之間的關係、恐龍係統演化、恐龍遷徙、化石埋藏區域古地理古環境等方面,深入開展古生物研究、化石保護研究及古環境和地質演化研究。”代輝表示,通過共建共用實驗室這一平臺,川渝兩地將借助開展學術交流活動、建設研究生研學實踐基地、設置開放課題和共用儀器設備等形式和手段,共同開展化石和地質遺跡的保護與研究,深入挖掘兩地恐龍文化資源與價值內涵,助力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

  科普小貼士>>>

  川渝兩地曾是恐龍生活的樂園

  川渝共建古生物與古環境協同演化重慶市重點實驗室主任代輝介紹,早在4.38億年前的志留紀早期,以我國長江流域為主的華南板塊曾是一片廣闊的海洋。大約2億多年前,該區域發生了被稱為“印支運動”的劇烈地殼運動,導致四川盆地邊緣逐漸隆起成為群山,隨著盆地整體抬高,被海水淹沒的地區逐步升起,由海盆轉變為湖盆。湖水幾乎覆蓋了現在的四川盆地,形成了一個被稱為“巴蜀湖”的巨大湖泊。

  得益于這片廣大的湖泊,遠古時代的重慶地區氣候溫暖濕潤,隨著盆地抬升以及蒸發作用影響,巴蜀湖的面積逐漸縮小,古巴蜀湖區域的生態環境變得十分宜居,其周邊自然而然成為恐龍生活的樂園。

  隨著時間推移,巴蜀湖進一步縮小,水源匱乏導致四川盆地不再廣泛適宜恐龍生活,僅局部湖泊、洼地或大型的山間盆地等水源豐富區域能滿足恐龍生存需要。然而湖泊、洼地或山間盆地正是極佳的化石形成環境,恐龍等古生物死亡後,可能在河水衝刷或者泥石流裹挾之下匯集到湖泊當中,被後續沉積的物質逐漸掩埋,在地質作用下形成化石。

編輯: 王龍博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