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留住吊腳樓 百年古寨觸景生“金”

  

11月23日,酉陽縣酉水河鎮河灣村全貌。特約攝影 辛飛/視覺重慶

  11月22日,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酉水河鎮河灣村,蜿蜒流淌的酉水河將河灣村分為東西兩寨。從明朝洪武年間起,土家族人便在此建寨聚居,距今已有600余年光景,鱗次櫛比的吊腳樓成為其獨有的風景。

  然而,這些極具土家文化特色的吊腳樓,過去在村民眼中只是老舊的“木房”。一些村民甚至將其推倒重建。

  2018年,重慶一家家政公司董事長單一來到河灣村,成為當地的鄉村“CEO”(即農村職業經理人),通過打造吊腳樓民宿及土家族傳統建築藝術博物館,喚起河灣人保護土家文化的意識。

  今年,在單一的帶動下,河灣村30余家吊腳樓民宿老板成立民宿聯盟,抱團發展鄉村旅遊,讓百年古寨觸景生“金”。

  最美土家山寨長出水泥“傷疤”

  土家族有自己的民族語言,但沒有本族的文字,什麼東西最能體現這個民族的文化特徵?

  單一今年53歲,土家族人,他從兒時起就在思考這個問題。在文獻資料中,他發現,木石結構的吊腳樓是土家族傳承最久且有形的文化載體。

  而在酉陽,有一個村落保留著500多座土家族吊腳樓,其規模在武陵山區極為罕見,被譽為“中國最美土家山寨”和“土家文化發祥地”。

  這個村落,就是河灣村。

  2017年,單一來到河灣村。整個河灣山寨呈階梯式布局,層次分明,錯落有致,讓他眼前一亮。

  “河灣山寨依山臨水而建,體現了吊腳樓隨形就勢的建築特點。”單一説,從遠處看去,山寨保留完好,但走進村裏,他的心涼了一大截。

  彼時,在河灣西寨,有著40多座新建的水泥房民居,而在河灣東寨,也有6座這樣的房子。

  “這些水泥房矗立在吊腳樓群當中,看起來很不協調,就像古寨中長出了塊塊‘傷疤’。”單一惋惜地説。

  “土家族有2000多年的歷史,這些吊腳樓要靠你們守護,民族文化才能傳承。”在走訪中,單一勸導村民,回應他的卻是反對的聲音。

  村裏的幹部告訴單一,早在2010年,河灣村就對全村近百戶吊腳樓進行修繕保護,一些村民還辦起了吊腳樓民宿,頭幾年賺了不少錢。然而,由于缺少運營管理能力,加上沒有配套相應的旅遊基礎設施,河灣村的鄉村旅遊發展停滯不前,大家也不再願意住吊腳樓。

  留住土家文化的“根”與“魂”

  吊腳樓是土家族最為顯著的文化特徵之一,留住吊腳樓,就是留住土家文化的“根”與“魂”。

  這次經歷,讓單一萌生出在河灣村修建吊腳樓的想法。他開始在酉水河鎮尋找修建吊腳樓的工匠,但結果卻讓他憂心忡忡。

  “當地年輕的工匠都不會修建吊腳樓,而那些懂手藝的老師傅,平均年齡在70歲。”單一説,留住吊腳樓,已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當時,單一在重慶經營著一家家政公司,年營業額有2000多萬元。不顧家人反對,2018年初,他辭去董事長職務,回到了河灣村。單一決定實施兩個項目:一是建設吊腳樓民宿,通過自身示范喚起河灣人對土家文化的保護意識;二是建造土家族傳統建築藝術博物館,為村裏旅遊産業配套文旅項目,助推河灣村旅遊産業發展。

  耗時近6年,民宿總體完工,博物館目前仍在建設中。

  跟隨著單一的腳步,記者來到這處名為“兩河書院”的民宿。

  民宿主體是一座三層樓高的正三間式吊腳樓,在其側配套建設了一座懸空式吊腳樓,作為餐廳及會議室使用。在兩座吊腳樓內,找不出一顆鐵釘,屋柱、房梁、墻體、門窗等構件均採取榫卯工藝加固,屋頂轉角處專門設計有飛檐翹角的造型,懸柱下端還精雕有魚、瓜等裝飾。

  “土家族吊腳樓營造技藝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我們想用先人的技藝智慧和建築審美,來喚起河灣人對本族文化的保護意識。”單一説。

  在“兩河書院”的不遠處,村民白俊友正組織工人新建房屋,修建的正是一座吊腳樓。

  “我在‘兩河書院’建設中負責部分石匠工作,幾年下來見證了這座吊腳樓從無到有的過程。”白俊友説,參與建設後才了解吊腳樓的建造不易,“很多工藝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我想把吊腳樓留下來。”

  河灣村黨支部書記彭明表示,去年河灣村已有20戶村民主動修繕吊腳樓。

  成立民宿聯盟抱團發展

  “留住吊腳樓的同時,河灣村也要引來看吊腳樓的遊客,以土家文化之根,拓寬鄉村文旅共富路。”單一説。

  在建設吊腳樓民宿和土家族博物館之初,單一就規劃將項目打造成大學生社會實踐基地,為鄉村旅遊匯聚人氣。

  事實上,在項目實施過程中,已有不少海內外師生慕名來到河灣古寨觀光,在施工現場調研考察土家族吊腳樓的非遺技藝。“光是暑期,就有幾千名大學師生來到河灣村觀光。”單一説。

  這幾年,河灣村相繼完善了停車場、公共衛生間、文化長廊等旅遊基礎設施,並拆除了村上所有的違建釣魚平臺,提升旅遊接待能力。

  今年,河灣村酉水河灣景區被確定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單一的土家族博物館也被評為酉陽縣非物質文化遺産生産性保護示范基地,上半年全村遊客接待量超過10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100余萬元。

  “面對如此規模的遊客量,河灣村的民宿若想持續運營發展,一定要‘抱團取暖’,共同提升服務品質。”單一説。

  為此,今年單一與30余位民宿老板成立民宿聯盟,統一民宿接待標準。

  “過去,個別民宿老板存在坐地起價的不良行為。聯盟成立後,30余家民宿統一制定了住宿收費標準。同時,我們還定期為聯盟成員開展酒店管理培訓,提升他們的服務管理水準。”單一説。

  今年8月,酉陽縣為單一頒發“共富鄉村職業經理人”證書。單一説,這是對他過去近6年工作的認可,也激勵他接下來要更好地為河灣村的發展出謀劃策。

  談及未來河灣村的發展,單一説,要讓青年參與村上的鄉村旅遊産業。

  在“兩河書院”內,幾名青年正在制作西廚糕點。單一告訴記者,民宿在招聘時優先考慮培養年輕人,目前“兩河書院”的員工有1位“90”後,兩位“00”後。

  “預計在2025年之前,博物館將整體完工,除了展示各類土家族吊腳樓建築外,還將建成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屆時將為更多河灣青年提供工作崗位,讓他們的視野與國際接軌。”單一説。

編輯: 陳雨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