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人草大戰”:剿滅“雜草之王”

  通過開展技術防控,璧山區七塘鎮四合村四季香生態果園的空心蓮子草基本得到清除。(圖片由市農業農村委提供)

  空心蓮子草。

  空心蓮子草作為外來入侵物種,被稱作“雜草之王”。它遍及我國黃河流域以南各省,危害面積達2300萬畝,每年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1.5億元。在重慶,這株草也是發生面積最廣、危害最大的雜草。

  蓮草直胸跳甲在啃食空心蓮子草。

  空心蓮子草由于極強的生命力,以及爭光、爭肥等特點,它對生物多樣性和糧食安全帶來不小挑戰,2003年被列入我國首批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黑名單。昆蟲蓮草直胸跳甲是空心蓮子草的天敵。

  通過套作紫花苜蓿防控空心蓮子草。

  劉世堯(左)在給韓世明講解如何在果樹下套作麥冬防控空心蓮子草。(本版圖片除署名外由記者趙偉平攝)

  核心提示

  10月27日,全國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空心蓮子草)防控技術交流及現場滅除活動在我市璧山區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100多名代表共同探討如何防控空心蓮子草。

  空心蓮子草是一種典型的外來入侵物種。由于極強的生命力,以及爭光、爭肥等特點,它對生物多樣性和糧食安全帶來不小挑戰,2003年被列入我國首批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黑名單。

  近年來,全國不少省市相繼出現空心蓮子草,重慶也不例外。空心蓮子草為什麼會被稱作“雜草之王”?它會給生産生活帶來怎樣的影響?又該如何防控?近日,重慶日報記者進行了採訪。

  韓世明種了八年柑橘,其中前七年都在和雜草作鬥爭。而且在這七年間,他連“對手”的名字都叫不出來,更摸不清它的秉性,因此只能在交鋒中連年落敗。

  直到今年,他才反敗為勝!

  通過市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站副站長易廷輝和西南大學園藝園林學院副教授劉世堯支招,韓世明獲得了打敗雜草的“秘笈”,最終贏得了這場“人草大戰”的勝利。

  小雜草帶來大麻煩

  2015年,韓世明回到璧山區七塘鎮四合村流轉了520畝土地種柑橘。“當時,整個果園全是雜草,由于從小生活在農村,這種草他經常在水渠、池塘、河邊看到,也就沒當回事,覺得找人把它剷除就行。”11月10日,韓世明向重慶日報記者回憶。

  然而,就是這看似不起眼的雜草,給他的果園帶來了大麻煩。

  這種草生命力極其頑強,一年四季都長得很茂盛,整個果園像被一層綠色的地毯覆蓋,嚴重影響了柑橘生長。為了快速除掉這些草,韓世明在果園噴灑了除草劑。

  “這種方法成本低,見效快,但缺點也很明顯。”韓世明説,長期使用除草劑會殺死土壤裏的微生物,還會污染土壤,影響柑橘品質。

  無奈之下,他只好買了30多臺割草機,請來50多名工人,採用“人工+機械”的方式除草。“這種方法雖然生態環保,但每年要多付30多萬元工錢,而且效率很低!”他説。

  雜草繁殖能力極強,無論割草機把它絞得多碎,它都能長出新的植株,且生長速度極快,地裏只要還殘留一株,用不了多久就能生長出一大片。

  這種雜草到底有什麼來頭?怎樣才能剷除?韓世明找到了市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站副站長易廷輝尋求幫助。

  通用防控技術“水土不服”

  易廷輝告訴韓世明,這種草叫空心蓮子草,有的地方叫水花生、革命草、空心莧等。它的祖籍是巴西等南美洲國家,被稱作“雜草之王”。

  這種草在20世紀30年代進入我國,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並沒有認識到它的害處,而是把它當作馬的飼料。

  但沒多久,它就表現出猙獰的面目:它繁殖能力極強,除了靠根可以生長外,依附莖也可生根。它具有爭光、爭肥等特性,擠佔其他植物的生長空間,對生物多樣性破壞大。同時還會造成農作物減産、水體富營養化、傳播寄生蟲病、阻塞航運等。

  經過近一個世紀的傳播,目前,這種草在我國已遍及黃河流域以南各省,危害面積達2300萬畝,每年造成直接經濟損失達11.5億元。在重慶,這種草也是發生面積最廣、危害最大的雜草。

  如何剿滅這種草?從20世紀80年代起,中國農科院環發所專家團隊針對水陸兩棲的空心蓮子草,分別制定了相應的防控技術措施。

  “但由于各地地理氣候差異,這套通用技術在有的區域‘水土不服’,其中就包括重慶。”易廷輝解釋。

  以生物防控為例,昆蟲蓮草直胸跳甲是空心蓮子草的天敵,但重慶冬季氣溫偏低,蓮草直胸跳甲無法正常越冬,會出現大量死亡的情況。而且重慶以山地丘陵為主,如果採用人工或機械的方式物理防控,投入成本較高,見效也比較慢。

  如何找到一種在重慶行之有效的防控手段?

  2021年,農業農村部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總站遴選10個省市,開展外來入侵物種防控技術試驗示范,其中,重慶承擔的課題就是研究果園環境下空心蓮子草的防控。為確保該項目順利推進,我市成立了專門的課題組來攻克這個難關。

  以“草”治草實現有效防控

  西南大學園藝園林學院副教授劉世堯是承擔研究果園環境下空心蓮子草的防控課題組成員之一。劉世堯有著20多年植物保護經驗,他首先否決了單純依賴生物防控手段的辦法。

  劉世堯解釋,蓮草直胸跳甲在重慶無法越冬,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建立越冬保種場,不斷馴化培育蓮草直胸跳甲,使其適應重慶的地理氣候環境,但需要較長的時間。必須對空心蓮子草作進一步的研究,才能找到因地制宜的有效防控手段。

  劉世堯經過深入了解提出了他的解決方案:在果園套種其他植物,去擠佔空心蓮子草的生長空間。劉世堯和團隊先用化學防治的手段滅掉土壤表層的空心蓮子草的莖和葉,隨即在林下套作了經濟價值較高的白芍,但由于白芍生長速度較慢,在與空心蓮子草的競爭中,很快敗下陣來,這次嘗試也以失敗告終。

  2022年,他們又在林下套作了既有經濟價值,且生長速度快的麥冬、紫花苜蓿等。這些植物長勢旺盛,壓制了空心蓮子草生長,取得了防治效果。

  今年初,在韓世明的邀請下,劉世堯將這一技術運用到他的果園。經過大半年的治理,韓世明果園生長的空心蓮子草基本得到控制,歷時七年的“人草大戰”,終于取得成果。在全國“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空心蓮子草)防控技術交流及現場滅除活動”中,韓世明的果園成為參觀點之一。

  在果園套作替代防治模式取得成效的同時,劉世堯對蓮草直胸跳甲的馴化和繁育也有新的進展,目前他已在合川、西南大學建立了兩座保種場。

  如今,通過不斷地摸索總結,我市初步形成了空心蓮子草果園套作替代防治、蓮草直胸跳甲生物防治、低毒低殘留除草劑化學防治、人工或機械物理防治等綜合防控技術,並在渝北、石柱、長壽等區縣進行推廣,空心蓮子草得到有效防控。

  今年10月,劉世堯將這套防控技術進行了整理,報送到了農業農村部,有望面向西南地區進行推廣。

  相關新聞>>>

  重慶全面防控外來入侵物種

  空心蓮子草、鱷雀鱔、加拿大一枝黃花、美國白蛾、松材線蟲……近年來,不斷有媒體報道這些外來入侵生物在各地出現,引發人們對外來入侵生物的關注。

  我們身邊還有哪些外來入侵生物?它們對生態環境會造成什麼影響?該如何防治?近日,記者採訪了市農業生態與資源保護站副站長易廷輝和西南大學園藝園林學院副教授劉世堯。

  全市共發現250余種外來入侵物種

  近年來,在我市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以及對外開放水準不斷提高的同時,外來入侵生物通過人員攜帶、物流運輸等多種途徑進入我市。

  易廷輝説,最新調查數據顯示,全市共發現外來入侵物種250余種,其中入侵植物198種,入侵病蟲害47種,入侵水生動物5種。

  具體而言,這些外來入侵物種可分為四類:

  一是入侵昆蟲類,典型代表就是紅火蟻;二是入侵動物類,包括巴西龜、福壽螺等;三是入侵病害,有松材線蟲病等;四是入侵植物,主要有空心蓮子草、紫莖澤蘭、加拿大一枝黃花、菟絲子、水葫蘆、水白菜等。

  “這些外來有害生物,按照其危害、防治難度,又可分兩類。”劉世堯説,一類是檢疫性有害生物,這類外來有害生物危害性較大,防控困難,按國家規定,是嚴禁在出入境貨物中攜帶的;另一類是危險性有害生物。現今,國家共列出192種,其引種栽培、推廣使用等有嚴格要求,大家所熟知的加拿大一枝黃花、紫莖澤蘭等屬于這一類。

  會造成物種減少糧食減産等危害

  隨著外來入侵物種的流入,它們擴散蔓延的風險也在不斷提高,帶來的危害也逐漸增大。

  加拿大一枝黃花是讓劉世堯印象深刻的一種外來入侵物種。這種菊科植物在我國南方極易滋生,近年來,在重慶一些公園也曾發現它的蹤跡。“看上去不起眼,危害驚人:它的種子像蒲公英一樣隨處飄灑,風一吹漫天遍野,扎根之處不給其他植物留下任何生長空間,直至其他植物死亡,對生物多樣性構成嚴重威脅。”劉世堯説。

  “所到之處寸草不生。”這是易廷輝對另一種外來入侵物種——齊氏羅非魚的評價。這種魚吃水草能力極強,幾條魚一兩周就可以吃光一水池的水草。他舉例説,廣州四大生態調蓄湖之一的東山湖,因用于凈化水質的水草被齊氏羅非魚破壞殆盡,導致東山湖水質凈化工作陷入停滯狀態,水質曾一度淪為劣V類。

  除了對生態環境造成破壞,外來入侵物種給糧食安全也帶來挑戰。

  草地貪夜蛾危害嚴重時可導致玉米、小麥等作物産量損失達50%以上;番茄潛葉蛾危害嚴重時可導致番茄減産80%—100%;在1平方米的玉米地裏,30—50株豚草苗可導致減産30%—40%。

  防控外來入侵物種是場持久戰

  “外來入侵物種種類多、分布面積廣、入侵渠道多。”易廷輝説,這些特徵給我市防控工作帶來不小壓力。

  如何防控外來入侵物種?我市打出了一套防控組合拳。首先是全面開展我市外來入侵物種的普查,進一步摸清家底,建立臺賬,做好外來入侵物種的有效管理;其次是通過宣傳教育,提升市民對外來入侵物種的認識;最後是借助高校的力量,開展重點外來入侵物種防控技術的試驗示范以及配合農業農村部在璧山開展為期五年的重點項目。

  如今,我市已累計投入資金265萬元,在石柱、璧山、長壽、渝北等地開展空心蓮子草與福壽螺綜合防治技術試驗示范,探索農業外來入侵物種綜合防控技術,有效預防、控制和管理外來入侵物種對農業生物多樣性的威脅。

  通過這套組合拳,目前,重慶外來入侵生物高發、頻發態勢已得到遏制。

  “但我們仍不敢松懈,做好外來入侵物種防控是一場持久戰。”易廷輝表示,重慶作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聯結點以及內陸開放高地,處在“渝新歐”國際鐵路聯運大通道的起點,做好外來入侵物種防控十分重要。

  “接下來,一方面我市將建立區縣鄉鎮外來入侵物種監控點,做好動態管理;另一方面,將優化出臺我市重點外來入侵物種管理清單,進一步細化防控措施和手段。”易廷輝説。

  本報記者 趙偉平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