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全球“設計之都”!重慶“新名片”背後的故事

  前不久,重慶喜提世界級名片——全球“設計之都”,成為深圳、上海、北京、武漢之後的中國第五、西部第一個“設計之都”。

  “設計之都”,是聯合國“創意城市網絡”授予某些“創意城市”的七大主題榮譽稱號之一,也是全球設計領域中最具影響力的城市榮譽。在今年名單公布之前,全球僅有10個城市獲得這一榮譽。

  在激烈的競爭中,重慶是如何申請成功的?這張名片的“含金量”到底有多高?它又將為工業重鎮重慶帶來哪些新的機遇?

  據了解,博眾城市發展管理研究院自2019年起受重慶經開區委託,開展向聯合國申請“設計之都”的前期研究工作,並編制《重慶世界設計之都創建行動計劃》等,對來龍去脈頗為了解。為此,記者專訪了博眾城市發展管理研究院院長閻佔斌,揭秘重慶申請“設計之都”背後的故事。

  赴北京、深圳等多地“取經”

  翻譯申請文件近百萬字

  “接到這個課題研究的時候,既興奮又感到壓力山大。”閻佔斌回想起接到重慶經開區委託時的心情,讓他興奮的是,重慶工業基礎雄厚、門類齊全,摩托車、汽車等工業設計文化有很長時間的沉淀,建築設計方面也有一定的基礎,申請“設計之都”有先天優勢。

  興奮之余,閻佔斌帶領團隊查閱大量資料發現,在聯合國創意城市網絡七大主題榮譽稱號中,“設計之都”的競爭最為激烈。在已經加入和正在申請加入該網絡的城市中,有1/3都意在這一稱號,而從申請情況來看,“設計之都”申請成功的概率極低。

  “有些城市申請很多年都沒有成功,重慶若要申請成功,絕不是簡單交個申請材料就行,前期大量的準備工作必不可少。”閻佔斌説。

  為進一步弄清申請條件和申請注意事項,閻佔斌和團隊決定前往北京“取經”。彼時,北京是國內最新獲得“設計之都”的城市。閻佔斌帶領團隊先後拜訪了北京市科委(北京市申請“設計之都”承辦單位)、中國建築學會(全國建築設計學術組織)、北京工業設計促進中心等,請教申請程式、申報注意事項等。

  隨後,團隊還前往深圳、成都(美食之都)等地調研。結束全國調研後,大家帶回了整整幾大箱申報材料和相關資料,涉及設計行業的政策、設計産業園區、不同類型的設計企業、知名設計師等。

  “剛拿到申報材料時有點懵,材料是全英文的,如果不能準確係統地翻譯出來,最後很可能功虧一簣。”閻佔斌幾經周折,經多方比選,與重慶市工程師協會找到了曾經給政府部門做翻譯、具有高級翻譯職稱的團隊。“單就翻譯工作,我們前前後後差不多花了3個月時間,翻譯了三大本文字,近100萬字。”

  此外,為更清楚掌握重慶設計産業的發展情況,閻佔斌和團隊聯合中國勘察設計協會重慶民營企業分會、四川美術學院、重慶市工程師協會等,針對建築設計、工業設計、創意設計等進行了長達近一年的分類型研討。

  2019年底,團隊將數萬字的調研報告和完整的申請資料譯文移交給相關政府部門。2022年初,《重慶市創建“設計之都”行動方案》(以下簡稱《行動方案》)正式出臺,其中大部分內容,包括市場主體壯大、人才引育、品牌活動塑造等內容,均直接或間接源于閻佔斌和團隊的調研報告。

  “看到《行動方案》出臺,特別是當申請成功的消息傳來時,我們深感驕傲和欣慰,能助力重慶申請到這張世界級名片,對我們來説也是一份巨大的榮譽。當時,我們還向北京市科委打去感謝電話,他們也深感高興並表示祝賀。”閻佔斌感慨道。

  名片“含金量”十足

  為重慶制造業帶來巨大利好

  巴黎時間2023年10月31日下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官方網站公布:重慶市正式入選2023年全球創意城市網絡“設計之都”!

  閻佔斌告訴記者,名單公布當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阿祖萊表示,入選城市在提供文化機會和利用創造力促進城市發展和韌性方面走在世界前列。

  “對重慶來説,這是一種認可。為什麼重慶能入選,我認為離不開重慶近年來付出的努力。”閻佔斌説,為推動設計行業高品質發展,重慶既有“自上而下”的政策體係,也有“自下而上”的産業布局。

  重慶是國內第一個與工信部簽訂設計行業“部市合作”協議的城市,先後出臺《重慶市創建“設計之都”行動方案》《重慶市加快創建“設計之都”若幹政策》等多項政策舉措。産業布局方面,重慶相繼建成重慶設計公園、重慶工業設計産業城、金山意庫等設計行業的産業園區、眾創空間、孵化基地等載體300多個,形成設計企業5萬余家,從業人員超過50萬人,全市文化創意與設計服務業總産值超過2000億元。

  在閻佔斌看來,作為全國重要制造業基地,重慶入選全球“設計之都”,更是重大利好。

  “首先,它能夠帶動設計産業的聚集,像工業設計、建築設計、創意設計等領域産業。”閻佔斌在北京調研時就發現,自2017年北京獲全球“設計之都”後,到2019年之間,北京的設計文化創意産業規模基本按照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長,上海的創意設計産業同樣也是如此。

  設計包含的領域很廣,不同的“設計之都”各有側重,深圳側重創意設計,上海建築設計較強,重慶的優勢則在于工業設計。

  工業設計是現代制造業産業鏈上重要一環,是制造業的先導環節,位于價值鏈的起點。美國工業設計聯合會的一項調研顯示,其本土工業設計每投入1美元,銷售收入將增加1500美元。全球”設計之都“還能很好地帶動設計文化的普及,比如城市設計、工業設計,能形成一個城市豐富的文化資本。

  此外,基于重慶雄厚的工業基礎和工業設計文化沉淀,很多企業也十分看好重慶。在閻佔斌和團隊調研的設計企業中,不少企業和機構都主動表示願意到重慶來落戶。“深圳的一家大型上市設計集團,在‘設計之都’落戶重慶後,該集團負責人又向我們表示了來重慶的意願,或將西南總部能落戶重慶;中國城市發展研究院負責人也表示,將加大在重慶的設計服務。”閻佔斌説。

  如何讓名片發揮最大價值

  重慶未來仍任重道遠

  拿到這張珍貴“名片”,如何擦亮它,讓其發揮最大價值,對重慶來説,還面臨很多挑戰。

  在前期大量調研中,閻佔斌發現,重慶與之前獲此榮譽的城市相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包括設計企業的數量、設計人員培育、設計品牌等多個方面。

  米蘭,世界時尚藝術中心、世界設計之都,設計産業非常發達,尤其以高附加值的奢侈品聞名,世界近半數奢侈品大牌都來自米蘭,還包括一些高端家具品牌。同時,米蘭的設計教育也很完善,有很多世界知名的設計學校,各地學生慕名前往求學。

  反觀重慶,還缺少一些設計特色的産品,雖然有一些汽車設計品牌、創意設計機構,但數量還太少,在設計教育方面有所建樹的學校,也是寥寥無幾。

  如何追趕?閻佔斌建議,重慶設計産業的水準要再提升,不管是工業設計、創意設計,還是建築設計,要打造強有力的設計品牌。同時,重慶要加大對設計人才的培育力度,抓好設計專業、建築專業人才培育。

  同時,重慶可以發揮好“設計之都”這張世界級名片,開展係列設計創新活動,打造“一獎、一賽、一展、一會、一節”活動品牌。

  在閻佔斌看來,工業設計、建築設計和創意設計應該是融合發展,建議重慶多部門聯合助推設計産業發展,形成多元化發展格局。

  當前,重慶正持續培育 “33618”現代制造業集群體係,憑借“設計之都”這張世界級名片加持,未來重慶也有望在全球工業設計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記者 梁浩楠/文

編輯: 李海嵐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