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戚先生的書屋
2023年11月09日 17:33 來源: 七一網

  作者:張倵瑃 汪茂盛

  一捧菊花、一壺清茶,依偎著層層黛瓦順流而下的秋日暖陽,坐在龔灘古鎮“先生書屋”內品書飲茗,時光似在這裏拉長進度條,放緩了往來的匆匆腳步。

  書屋之遇,是我們一行人在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龔灘古鎮調研時的意外之喜。

  何出此言?這個每層不足30平方米的3層木質小樓,見證了龔灘文旅融合的高速發展,更是龔灘對外文化交流,對內文化傳承的“交匯點”。而書屋的主人,戚玉龍,竟是一位來自甘肅隴南的異鄉人。

  我們很好奇,他帶著妻女在這個烏江小鎮扎根的原因。

  “整理吳冠中先生和龔灘的淵源,不知不覺10年就過去了。”戚玉龍的回答很簡單,但做起來甘苦自知。

  談起古鎮龔灘的千年歷史,中國國畫大師吳冠中則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20世紀80年代,吳冠中過三峽,出夔門,後溯江而上,中途改道,沿烏江泛舟在“百裏畫廊”採風,意外發現了鳳凰山麓絕壁之上的古鎮龔灘。瓊樓玉宇、絕壁聽濤,古鎮仙居給了他極大震撼,返京後,他創作了《老街》和《烏江人家》等十余幅水墨作品。同年,他在散文《風光風情説烏江》中用“是唐街,是宋城,是爺爺奶奶的家”來形容古鎮。

  烏江小鎮在國師巨匠的筆下風光更盛,遊人紛至遝來。2013年,與吳冠中同樣熱愛魯迅,同樣有著藝術“叛逆”勁兒的戚玉龍,第一次踏足龔灘便被這裏深深吸引。

  彼時的他,正困于人生的漩渦之中。

  從四川美術學院美術專業畢業,端上世人眼中圖書館古籍修復“金飯碗”的戚玉龍,卻辭去工作,開始追尋生活的另一種方式——

  帶著畫具和一本書,走在古鎮的石板路上,戚玉龍倣佛看見吳冠中手執畫筆的樣子。“來龔灘寫生,我遇見了美好時光、生活苦難,當然,也成了我青春的轉折點。”熱愛藝術與閱讀的他,就此定下在龔灘開間書屋的念頭。

  近年來,酉陽縣委、縣政府大力推動龔灘古鎮文旅融合發展,成立重慶市山水畫廊旅遊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全方位推動古鎮煥發生機,僅1—10月,景區接待遊客338.85萬人次,同比增長14.66%。戚玉龍和妻子丁小艷做的古鎮明信片、字畫、裝飾品等文創産品,也趁著文旅東風,帶給他們收益,也帶來了追尋理想生活的底氣。

  一身布衣,戴著木質黑色圓框眼鏡,頭髮直愣愣立著,頗有“魯迅”之感的戚玉龍,在書屋內挂著張聞天的一句名言,“生活的理想,是為了理想的生活”。

  隨行供職于山水畫廊公司的解説員駱顏對著戚玉龍感嘆:“你的生活,我的夢。”類似的話,戚玉龍聽了不少。

  有來自高考失利的大學生、來自高強度工作的女白領、來自經歷中年危機的公務員……還有我們這群不速之客。

  在我們看來,戚玉龍擺脫按部就班的“打工”生活並非就是理想,他想要的是思想、文化上的包容,而龔灘古鎮正是這樣的存在。在這裏,書屋不只是他詩意的棲居地,也是五湖四海疲憊旅客的避風港。

  書屋倣佛是一個巨大的引力場。

  一進門,屏風墻的後方,挂著由戚玉龍手繪的巨幅龔灘油畫,極具衝擊感,右手邊的墻上貼滿了遊客留言便箋。五顏六色的便箋紙連成一片五彩斑斕的海洋,向二樓延伸。沿木梯而上,二樓環屋滿是書籍。在這裏你可選一處隨意坐下,挑一本喜愛的書,細品慢嘗。

  不收費,是戚玉龍開設書屋的初衷。在他看來,最好的閱讀是共用。他將自己的藏書分享給“到此一遊”的人們,令他沒想到的是,如今書屋內的書,許多也來自這些人的捐贈。

  今年世界讀書日期間,戚玉龍為“閱讀一小時”活動的參與者頒發證書,證書是印了又印,卻還是有人沒領上,其中就有一對來自吉爾吉斯斯坦的夫妻。

  夫妻倆用俄文在朋友圈號召捐書,戚玉龍自是不知,直到他們帶著兩大箱徵集到的童書專程來龔灘捐贈時,戚玉龍才知此事。更令他吃驚的是,這些書來自不同國家的捐贈者,他們將照片和寄語附在扉頁上,一場愛的共用悄然完成。

  書屋又像是一個文化的放大器。

  戚玉龍在書屋內放置了一個留言簿,一扎扎厚厚的留言簿引起了重慶師范大學學生易海玉和譚鴻文的好奇,你來我往間,他們將書屋的文創模式納入到他們的本科畢業論文,更有研究民族學的中南民族大學學生林嬋娟,將戚玉龍為古鎮民宿“董氏客棧”改造的過程記錄了下來,作為烏江流域民族學研究的案例。“我能代表被戚先生影響的很大一部分人,他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師。”林嬋娟説,書屋本身就是不同文化的交融。

  更重要的是,書屋孕育了一片肥沃的土壤,讓追尋理想的種子在這裏肆意生長。

  我們站起身,在書屋內轉悠,抬頭定睛一看,天花板上寫滿了對人生的感悟,對生活的眷戀,對未來的期望。

  一行行貼在天花板的童詩,有描寫家鄉美麗風景的“古鎮初醒,雲層越積越厚”,有頗具哲學意味的“美夢有個敵人是噩夢,夢想的敵人,是真實的現實”,有奇思妙想的“我總喜歡一個人在山上看雪,我是這山上的精靈”……青澀的字跡也抵擋不住這股衝破“天花板”的力量,那是來自民間的涓涓細流,也是文化共用的魅力。

  傳承少不了老師,“先生”本是老師的稱呼,“先生書屋”的另一層含義,則是戚玉龍在古鎮當“先生”。

  “這裏的每一首詩,都是我的學生寫的,孩子們的想法不受語法規則的束縛,比如用‘棉花’和‘石頭’來造句。”戚玉龍説,光今年暑假,他就收集了66首童詩,並自掏腰包為優秀學生頒發獎狀和獎杯。

  起初免費開辦童詩社時,鎮上不免有些“雜音”。

  “搞藝術的都是搞形式主義”“這是為他書屋攢人氣攬生意的吧”,此類流言爾爾,戚玉龍就當耳旁風,依然堅持每周一三五,每天一小時的面授,一晃就是7年。

  如今升入小學六年級的得意門生楊睿沁,每逢寒暑假還回書屋學詩。孩子的飛速成長,也讓家長對這名異鄉人從抵觸到接受再到尊敬。

  如今,書屋開蒙啟智的工作,還在繼續,而先生身份的影響,更在言傳身教中被放大。

  四川省遂寧市的一名遊客拜訪書屋後,在自家社區開了一家書店,生意還不錯。重慶市南岸區途山悅書房的老板,也是受到“先生書屋”的啟發……正是應了書屋門前的題聯,“風載書聲來知己,雨醒詩夢見先生”。

  戚玉龍還兼任龔灘吳冠中紀念館館長,他不疾不徐地向我們講述起吳冠中在龔灘的故事,還談到了吳冠中的兩句話,令我們印象深刻。一句是“丹青負我”,另一句是“我負丹青”,這是吳老先生的自謙。不論是吳冠中大師,還是“先生書屋”的主人戚玉龍,都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只要你熱愛生活,生活也一定不會負你。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