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陸海新通道讓更多“重慶造”跨“越”山海 向“南”而行

  瞬間1

  2018年3月16日,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從沙坪壩區團結村中心站發出,途經廣西南寧,再由憑祥口岸出境,直達越南河內。

  瞬間2

  2018年8月31日,南向通道鐵海聯運越南國際貨物集散中心成立,標誌著南向通道鐵海聯運服務網絡覆蓋越南主要物流樞紐城市。這有利于進一步提升南向通道鐵海聯運轉机分撥效率,助力南向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形成全球性物流網絡。

  瞬間3

  2022年3月26日,陸海新通道中越國際跨境貨運班列首發。

  瞬間4

  2022年5月31日,全國首趟陸海新通道中越鐵路跨關區“鐵路快通”出境班列開行。

  越南海防港集裝箱碼頭,一輛大卡車轉運集裝箱。記者 周奇 攝/視覺重慶

  數讀>>>

  78.67億元

  截至2023年9月底,重慶經陸海新通道累計與越南運輸40369標箱,貨值78.67億元,2023年1—9月,鐵海聯運運輸6596標箱,貨值10.66億元。

  22781標箱

  截至2023年9月底,跨境公路班車越南方向累計發運10125車次,發運國際標箱22781標箱,貨值超75億元,其中2023年1—9月發運越南1956車次,發運國際標箱4401標箱,貨值超18億元。

  10月25日,越南海防南亭武工業園區。

  這片園區所在地,多年前還是一片汪洋,距離越南北部最大的港口——海防港僅有幾公里。如今,經過填海造陸,這裏已聚集了很多制造企業,成為投資的熱土,其中不乏中資企業。

  園區裏的越南新時代工業有限公司(下稱新時代工業),正是重慶環松科技工業有限公司(下稱環松工業)在越南投資的全資子公司。環松工業有底氣越過山河、南向出海,得益于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如今,經由陸海新通道,越來越多的“重慶造”跨越山海,向南而行,越南也成為陸海新通道在東盟運輸貨物最多的國家。

  零部件生産在重慶

  整車組裝在海防

  位于長壽區的環松工業是一家專業從事ATV、UTV全地形車研發和生産的大型民營企業,整車産品以出口為主,其中出口到美國的産品比例佔全部出口的90%。

  為了更好地發展出口業務,2019年6月,環松工業決定在越南投資建廠,當年9月便建成投産。

  “對于來自重慶等中國企業的投資,我們十分歡迎並提供一係列的優惠政策。”越南計劃投資部外國投資局北方投資促進中心主任杜氏瓊娥介紹,中資企業在越南投資能夠享受前4年免除稅收,之後9年稅收減半等扶持政策,如今在越南投資的中資企業越來越多。

  當重慶日報記者來到新時代工業的車架生産車間時,只見整齊排列的機械臂正在空中揮舞,電光石火之間,一個個零部件就焊接完成,從一道工序進入下一道工序。這些零部件,正是半個多月前從重慶運輸而來——

  9月30日,裝載了120臺全地形車零部件的8個集裝箱,從重慶團結村中心站出發,搭乘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經廣西欽州港,于10月9日抵達越南海防港。

  陸續被送上生産線的零部件,經過焊接、噴涂、組裝等工藝流程,“變身”為一輛輛酷颯的整車,然後將從海防港直接發往美國。

  “接到客戶訂單後,重慶工廠下料生産零部件20天,將零部件從重慶運輸到海防10天,然後在越南工廠進行生産組裝,再分批裝箱發貨。前前後後只用了1個多月。”新時代工業總經理陳華鋒估算道,“這個流程在過去要兩個月以上。”

  節省時間,正是物流方式的改變帶來的。

  陳華鋒告訴記者,起初,重慶工廠生産的零部件,大都走江海聯運,從重慶果園港出發到上海、再轉運到海防,運輸時間在20天以上。從2020年起,所有零部件開始搭乘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運輸時間至少縮短了一半。

  “雖然鐵海聯運和江海聯運的物流成本大體相當,但運輸時間大幅下降,讓我們可以早生産、早發貨,減少了資金佔用時間。”他表示。

  得益于此,新時代工業在成立一年後,決定擴大産能規模,在園區內重新選址建廠,廠房面積從1萬平方米增至5萬平方米,建起車架生産、車輛噴涂、車輛組裝三大生産車間,擁有越南員工300余人、中方員工約30人,達到年生産10萬輛全地形車的能力。

  “工廠規模擴大,我們就把大部分生産環節從國內搬了過來。”陳華鋒説,比如,全地形車的車架體積大,原來在重慶工廠生産好後整體發貨過來,物流成本較高。如今,越南工廠配備了焊接、噴涂設備,車架零部件發過來後,再進行加工組裝,物流成本降低了三四成。

  2021年8月,西部陸海新通道長壽直達班列首發,讓環松工業進一步享受到通道“紅利”——從重慶工廠生産出來的零部件,直接從長壽上車,抵達廣西欽州港,再轉運至越南海防港,企業物流成本進一步降低。

  即便是在新冠疫情期間,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仍然暢通運作,保障了所有零部件的持續穩定供應,極大地減少了企業的後顧之憂。“2021年,公司業務量逆勢猛增,年産值達到近3億美元。”陳華鋒介紹。

  截至2023年8月底,環松工業經陸海新通道發運貨物13799標箱,越南工廠累計出口全地形車20余萬輛。

  鐵海聯運方便快捷

  帶來更多發展機遇

  10月的海防港,天空與海水都是炫目的湛藍色。

  新海豐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海豐集運)一艘貨輪停靠在海邊一處碼頭卸貨,幾臺巨大的桁架式岸橋正將幾百個集裝箱由貨輪轉移至碼頭堆場。

  這些集裝箱中,就包括經由重慶團結村中心站,搭乘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經廣西欽州港,最終運抵海防港的貨物。

  “以前來自重慶等西部內陸地區的貨物,往往通過江海聯運的方式運抵海防。”新海豐集運越南公司市場部經理姜子健介紹説,江海聯運全程時長約20-25天,“陸海新通道開通後,實現了鐵海聯運,貨物一般一周內就能由重慶運抵海防。”

  自陸海新通道開通以來,由該公司承運的越南進出口業務量逐年增長。

  “特別是疫情期間,經由欽州港始發至海防港的貨輪,由此前的每周2班增加到了每周5班。”姜子健介紹,為了滿足貨物激增的運輸需求,公司與西部陸海新通道保持緊密溝通,增開重慶至欽州的貨運專列,“兼顧時效性和成本的鐵海聯運模式,受到了顧客的一致好評。”

  姜子健記得,2021年重慶至海防的貨量大幅增長。新海豐集運在一周內調運貨輪至欽州到海防航線,最大程度保障了客戶的貨運需求。

  “正常情況下,貨輪是定點定線定班,要在短時間內調運其余航線的貨輪難度較大。”姜子健介紹,目前,新海豐集運在海防每周有10班,欽州至海防每周2班船,“我們也通過鐵海聯運的方式,將越南的農産品運往重慶等地,貨物運輸量逐年遞增。”

  如今,海豐已在海防港擁有了24萬余平方米的集裝箱堆場,也是海防港最大的集裝箱堆場。

  “我們期待通過陸海新通道,將更多來自重慶等中國西部內陸地區的貨物運輸至越南。”姜子健介紹,目前越南當地企業正與來自重慶及成都的企業展開深度合作,將會有更多貨物在中國與越南之間流通。

  此外,近年來越南正著力發展半導體等電子産業。姜子健相信,“接下來會有更多重慶企業通過陸海新通道投資越南,也會有更多‘重慶造’經由陸海新通道來到越南,這一切都將帶給我們更多的機遇,帶來更好的發展前景。”

  跨境公路班車輻射東南亞

  多品類貨源物暢其流

  10月11日上午,幾輛西部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從南彭保稅物流中心緩緩駛出。兩天後,這幾輛滿載著筆記型電腦配件、發電機組件等産品的公路班車抵達約1400公里外的越南。

  西部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運輸方式是物流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重慶公運東盟國際物流公司總經理曾意介紹,跨境公路班車越南方向是最主要的運輸方向之一,主要的運輸線路為重慶經廣西憑祥至越南河內。

  “該線路在2016年4月開通後,我們的業務量直線上升。”海豐邦達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河內分公司副總經理阮廷旺介紹,雖然這條線路全長約1400公里,但全程公路運輸時間僅需兩天,與傳統物流方式相比,可為企業節約物流時間約15天,為企業降低物流成本約25%,“不僅中國的業務到越南更為便捷,越南的貨物到達歐洲、中亞地區也更為便捷和快速。”

  如今,越南貨物經由公路運輸至重慶,再通過鐵路轉運至歐洲,全程不超過30天,相比此前經海運至歐洲縮短了15天以上。

  截至今年9月底,跨境公路班車越南方向已累計發運10125車次、22781標箱,貨值超75億元。

  如今,跨境公路班車越南方向線路已覆蓋越南北部、中部、南部的所有一、二、三線城市及郊區,並能通過越南過境進一步輻射柬埔寨、寮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貨物種類實現了單一品類貨源向多品類貨源的轉變,由主要服務重慶的通用機械等,發展到服務社會更廣大的生産和貿易企業,貨源地進一步拓展到四川、陜西、湖北、江蘇、廣東等地,貨源類型也拓展到汽摩及其配件、機械設備、筆電産品、百貨、包材、化工原料、紡織品等。

  “特別是疫情期間,由于車次太多,跨境公路班車甚至在憑祥友誼關口岸堵了兩天。”阮廷旺記得,有很多越南貨物經公路運抵重慶後,通過鐵路發往歐洲,“當時,因為公鐵聯運時間短、價格合理,選擇公鐵聯運進行貨物運輸的客戶大量增加,我們與重慶的合作也是日益緊密。”

  目前,海程邦達集團經手的由重慶發往越南的貨物主要為汽車配件及太陽能設備,且貨運量呈不斷上升趨勢。

  阮廷旺介紹,目前跨境公路班車在越南地區供客戶選擇使用的海外分撥倉已達11個,分布在越南峴港、海防港、平陽、胡志明、同奈、河內、順化、海陽、北寧、諒山等城市。他希望跨境公路班車能夠新增重慶至越南的線路。“比如重慶經雲南天保口岸進入越南,或者重慶至廣西東興口岸進入越南,這樣可以緩解憑祥口岸的通行壓力,進一步縮短公路運輸時間。”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